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那青铜神树中关押的……”楚天指着西方,下意识的询问珞儿。

    “太古邪魔!”珞儿长眉微微蹙起,思忖了一会儿,这才细声细气的低声说道:“按照我从族中几个老祖的书房中乱翻看到的秘典,青铜神树中关押的,当为太古邪魔。”

    冷笑了一声,珞儿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这都是糊弄小孩子的东西。我极年幼时,在始祖闭关修炼的秘窟中,有一座极其广大的藏经殿,我在里面找到了一些珍藏的典籍残片。”

    “他们是什么?”楚天急忙问珞儿,他是真心好奇。

    那金色人影那等声势,那样的神威,你说他是太古邪魔?可一点儿邪魔的邪气都没有呢。

    “他们……是……‘天’!”珞儿犹豫了一阵子,这才皱着眉嘀咕道:“那些残片,破损得厉害,东一句、西一句,想要看清,也是困难。他们是,‘天’。他们是,‘规则’。他们是,‘道理’。他们就是……‘一切’!”

    拍拍手,珞儿看着楚天,眸子里闪过一抹极大的惊怖之色:“我还翻看了一卷始祖记载自己生平杂事的传记,一桩桩事情,都是始祖亲笔记录下来的。在那传记中,始祖措辞颇为凄惨……感觉,就是被整日里追杀,日日不得安宁,经常九死一生的样子。”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珞儿无奈的看着楚天:“平日里,始祖的那些传记,都被极大的力量封禁着。那一次,也是始祖临时有事,没来得及封禁那一卷,被我打开偷偷瞥了几眼。结果就是,本来我一直被始祖养在身边的,后来被教训了一顿,就放回族里。”

    楚天看着珞儿一眼的无辜和愤懑,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小时候,定然极淘气的。”

    珞儿说的东西零零碎碎的,只是她年幼时偷看到的一些零碎记载中的东西。但是楚天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那金色人影如此可怕可怖的力量,他们是‘天’?

    紫阀的始祖有多强?

    看看现在的天族有多强大,不说风阀、雷阀这些上位天族,就说五行部族金氏、水氏等等,他们的势力已经可怕到了极点。

    紫阀的势力更是深不可测,紫阀的始祖,得是多么修为通天、深不可测的存在?

    而紫阀的始祖,曾经被无穷无尽的追杀,日夜不得安宁,甚至随时处于九死一生的绝境。太古之时,曾经发生过什么?

    楚天看着西方,不由得悠然神往——难不成,是紫阀的老祖逆袭,将那金色人影为代表的一众太古存在统统击败,然后用秘法封印在了那株巨大的青铜神树中么?

    这得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又是何等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经历?

    正神思遐飞时,珞儿袖子里一道金光涌出,太上至尊令自行从她袖子里飞了出来,一道夺目的灵光急速扩散开,瞬间一片金灿灿的光幕浮现在两人面前。

    一名面容‘绝美’的青衣男子,悄然从金色光幕中浮现。

    虽然用‘绝美’一词形容一个男子颇有些不合适,可是这男子实在是生得美轮美奂,精致完美的面容找不到任何瑕疵,气息更是温润如玉,好似一块绝品的玉印,通体宝光萦绕、有瑞气万条缠绕周身。

    哪怕是隔着光幕,不知道他的本尊在何处,楚天都能看到这男子一举一动,甚至是眼皮眨动之时,四周虚空都一阵阵的翻滚波动,更有无量奇光从扭曲的虚空中喷出,其气势宏大至极,更是神圣、威严到不可思议之境。

    普普通通的一件青色长衫穿在身上,却好似帝皇身穿衮服一般威严。披散着一头长发,眉心镶嵌着一颗青色宝珠,内有缕缕灵光喷涌而出,气息更是比世俗帝皇多了百倍尊贵的青衣男子温和的笑了笑,随后端正表情,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行了三跪九叩参拜大礼。

    楚天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

    能引动太上至尊令的异变,这青年定然是三仙门的人。

    如此模样,如此气息,这青年在三仙门的身份定然是尊贵无比,烈阳老祖、苍月老祖、寒星老祖三位怕是都远不如他。

    他参拜的人只能是珞儿,可不会是他楚天。

    所以,还是避开点好,楚天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惹麻烦,万一这男子以为楚天站在珞儿身边受了他的参拜大礼,是故意的折辱他而记恨在心,这不是平白给自己招惹是非么?

    “你是谁?莫名引动太上至尊令,有何事情?”珞儿双手揣在袖子里,气息骤然变得清冷无比,她眯着眼,微微挑着下巴,一副矜持、骄傲的模样看着大礼参拜自己的青衣男子。

    “弟子三仙门六代弟子青阳见过老祖。”青衣男子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很是温和的说道。

    楚天咧了咧嘴,好得很么。

    烈阳他们只是三仙门第十八代弟子,这就已经是让整个灵境无数超级势力敬畏无比的老祖宗级别的人物。这青阳却是三仙门六代弟子,烈阳他们在青阳面前,可都是灰孙子级别的后生晚辈啊!

    “青阳啊,起来吧!”珞儿不紧不慢、不冷不热的说道:“我一向极少出门,也不知道你在门中是什么身份,什么职司,反正,我也不关心,谁让老祖这么喜欢我呢?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等青阳开口,珞儿微微摇头,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呢,我这次出来,只是散散心,顺便招揽几个中用能干的家臣而已,不想惹麻烦……所以,太麻烦的事情,没好处的事情,就不要给我说了。”

    眯了眯眼睛,珞儿朝着站起身来的青阳笑了笑:“不过,如果有很大的好处,比如说,能弄到手三两件至尊天器之类的事情,你尽管给我说,虽然我这个人懒散了一些,呵呵……有好处,不拿白不拿不是?”

    三言两语之间,珞儿将一个合格的顶级纨绔应有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青阳干笑了一声,他毕恭毕敬的、找不到半点儿可挑礼之处的给珞儿抱拳行了一礼,沉声道:“弟子斗胆,请您主持和天族议和之事。太古邪魔破印而出,这件事情,当及时处置了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