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笔直的通道直达金氏禁地的核心部位,圆形的盆地中,一座座精巧华美的宫殿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

    这些宫殿的地基部位有着明显的损坏,很显然,这些宫殿都是千眼邪魔从外面的那些匠城和农城中强行拆卸而来。这些宫殿被暴力整体的拔了出来,重新安放在了这里。

    无数身材高大、通体眼眸起码在一千只以上的千眼邪魔泾渭分明的,各自组成了一个个大小不等的队伍,围绕着一座一座的宫殿手舞足蹈的跳着祭祀之舞。

    他们不断发出‘唷唷’的怪叫声,不时‘咳咳咳咳’的大声欢笑。

    华美的宫殿旁是大堆大堆的篝火,这些千眼邪魔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就好像一群没开化的野人一样活蹦乱跳。

    篝火上架着烤得金黄流油的各种大型猛兽,空气中飘荡着浓烈的美酒香气。

    好些千眼邪魔一边蹦跳,一边捧着酒坛子大口大口的吞咽酒水,好些千眼邪魔显然喝醉了,他们步伐蹒跚、摇摇摆摆的围着篝火乱晃,就嬴秀儿打量他们的这一小会儿功夫,起码有百来个千眼邪魔一脑袋扎进了篝火中,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无数千眼邪魔‘咳咳咳咳’的疯狂笑着,不小心扎进篝火中的千眼邪魔嘶声尖叫着,狼狈无比、连滚带爬的从篝火中冲出,慌乱的跑到了远离篝火的地方,喝得醉醺醺的他们,又傻乎乎的‘咳咳咳咳’的笑了起来。

    群魔乱舞,乌烟瘴气,这些千眼邪魔正在尽情的享受这场战争带给他们的红利。

    嬴秀儿甚至还看到,好些千眼邪魔身上缠着一匹一匹的绫罗绸缎,将自己裹得和粽子一般!

    很显然,他们的体型太过于庞大,正常人的衣衫他们是穿不上的,想要缝制新的衣物,似乎他们也没这个手艺,但是他们爱死了这些光洁溜滑、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所以他们干脆将这些珍贵的衣服料子直接裹在了身上!

    嬴秀儿很想笑——这些家伙最厉害的就是浑身的眼睛,他们缠着这么多这么厚的绫罗绸缎了,他们就不怕看不清东西么?

    正在琢磨这颇有点荒诞的问题,带路的千眼邪魔突然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上,双手笔直的向前伸出,掌心贴地,行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参拜大礼。

    十几个身形和正常的天族男子差不多,身躯几乎呈透明状,只是色泽不同,身上眼眸并没有密密麻麻上千只甚至数千只这么多,只有寥寥数十颗,但是每一颗眼眸体积都颇大、都很亮、瞳孔内光泽极其深邃的千眼邪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来到了嬴秀儿面前!

    嬴秀儿和几个族老同时一惊——他们没有一个发现,这些体型堪称苗条、娇小的千眼邪魔,是如何出现的!

    不过,很明显,这些千眼邪魔的年龄可都不小了。

    他们的皮肤松垮垮的颇有皱褶,没有一根毛发的头颅上,头皮也堆叠起了数百层细小的纹路。

    甚至他们的腰身都有点佝偻,明显能够感受到他们体内散发出的一丝苍老气息,但是他们身上那些眼眸中释放出的力量威压,却比那些正活蹦乱跳、乱唱乱舞的千眼邪魔强出了百倍、千倍。

    “雌性,见过诸位尊贵的大酋长!”带路的千眼邪魔转过头来,恶狠狠的向嬴秀儿吼了一声。

    嬴秀儿深吸一口气,肃然向这些大酋长行了一个古秦的宫廷礼仪。

    下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四周地面‘轰’的一声下陷了数寸,嬴秀儿和几个族老被这股可怕的威压打得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提防的重重跪倒在地。

    伴随着脊椎骨发出的可怕碎裂声,嬴秀儿和几个族老痛呼出声,被可怕的威压碾压到了地面,几乎是平贴在了地上,摆出了和带路的千眼邪魔几乎一模一样的怪异参拜姿势。

    “混……”商霊身后,一名商族的族老怒啸一声,他猛地抬起头来,腰间佩剑‘铿锵’震鸣,已经自行出鞘三寸。

    “住手!”嬴秀儿听到剑鸣声,她急忙回头向那族老呵斥了一声。

    一名大酋长胸口正中拳头大小的眼眸骤然闪过一抹寒光,那位族老身体一僵,突然被一层厚厚的玄冰包裹。下一瞬间玄冰碎裂,这位族老的身体连同玄冰碎成了一地的冰渣。

    出手的大酋长手指一勾,这位族老唯一保存完好的大脑带着森森寒气飞到他手中,他满意的点点头,笑呵呵的手指一划,将一整个脑子分成了十几块,一块一块递给了身边的其他大酋长。

    当着嬴秀儿的面,一名商族的族老就这样被十几个大酋长分食殆尽。

    商霊、商雲身体剧烈颤抖着,他们想要奋起一搏,和这些异族分一个生死,但是他们看了看跪在地上、面孔赤红的嬴秀儿,几个族老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就和被打断了脊梁骨一样,静静的趴在了地上。

    吧嗒着嘴,一名大酋长笑了起来:“咳咳,美味,真是美味,而且,对我们很有好处!咳咳,真好!雌性啊,听说,你要投靠我们?你说,你能帮助我们?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嬴秀儿看着地面上那一滩冰渣,赤红的面皮渐渐的恢复了白嫩红润,她微笑着,就这么趴在地上,向这些大酋长温和的说道:“秀儿别无所求,只求秀儿帮助贵族征服这一片天地之后,能给我们划出一片土地,让秀儿的族人能够在其中繁衍生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嬴秀儿沉声道:“这块广袤无边的大陆名曰天陆,秀儿愿意辅助贵族征服整个天陆……秀儿所求的,只是天陆之外,那无边无际的大洋中的那些岛屿。”

    “岛屿?咳咳!有趣……这块陆地,叫做天陆,没错,是叫做天陆,那些被我们转化的族人,他们说,这块大陆广袤无比,庞大得让人绝望!可是对我们来说,这是多么肥沃、多么美好的土地!”

    一名大酋长悠悠感慨道:“你能辅助我们征服这一方天地?你要天陆之外的那些岛屿供你的族人繁衍生息?可是,你只是一个雌性,雌性,软弱、无力、只能作为雄性的私产,是附庸,是繁衍后代的工具,仅此而已……你一个雌性,怎么可能帮助我们?”

    嬴秀儿抬起头,向这些大酋长笑了笑:“很快,诸位尊贵的大酋长,就能见识到秀儿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