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山崖上开凿的山洞内,当面一座岩石雕成的屏风挡住了山洞内明亮的灯光。

    屏风两侧,只有零碎的光线照了出来。

    山洞内传来了少女凄厉的哀嚎声,更有各种诡异的、可怕的声响传来。如果有经验丰富的屠夫在这里,他会告诉你,这山洞里的一些声响,是尖刀穿透皮肉特有的声响。

    嬴秀儿静静的站在山洞外,双手揣在袖子里,眯着眼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天空。

    一颗直径百五十里的巨型眼眸慢悠悠的从高空飘过,无数千眼邪魔驾驭着数十条从匠城中缴获的大型飞舟,警惕的伴随在这颗巨型眼眸旁。

    前线有消息传来,这一方世界的土著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进攻,好几个大型部落受到了不小的损失。只不过反攻的敌人距离金氏禁地的核心部位还很遥远,千眼邪魔的核心力量还没动用。

    并没有太多大型战争经验,或者说根本对‘大型战争’没有任何概念的千眼邪魔们还是很轻松的享受着这一方世界的美好。

    包括作为战略性武器的这些巨型眼眸,它们都很悠闲自在的在高空缓缓巡弋,并没有投入前线进行增援。更多的千眼邪魔更是在好奇的尝试各种缴获的大型军械,完全没有将这些飞舟和其他大型器械投入战场的意思。

    嬴秀儿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一丝讥嘲的冷笑。

    愚蠢的千眼邪魔。

    没开化的原始人!

    很好,越蠢越好。如此,当他们在灵修和天修的疯狂进攻下遭受巨大损失,甚至是可能被赶回他们原本的世界时,嬴秀儿出面力挽狂澜,才能更凸显出她的价值!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嬴秀儿突然轻声说道:“我的价值,就是带领大秦重新走向辉煌,让大秦之名,响彻整个天地。”

    淡然一笑,倾听着山洞内传来的少女越发凄厉的哀嚎声,嬴秀儿从袖子里伸出手,右手拇指、食指捻着一朵稚嫩的雏菊,手指一旋,小小的花朵被她用力的捏成了粉碎。

    “而王兔儿……她的价值就是迷惑寒山少君,让寒山少君成为我们的人!”嬴秀儿拍了拍手,将手指上细碎的花瓣、花粉碎末拍得干干净净,很是冷淡的说道:“能够为大秦的重新崛起献身,对于资质差劲的她而言,她的价值,就是这么点了。”

    站在嬴秀儿身后的商霊、商雲两位族老没吭声。

    王兔儿是大秦门阀王族的旁系族女,并非他们商族的族人。当年为了算计乢山书院,他们连自家嫡亲的族女商雁儿都能牺牲,区区王兔儿,如斯渺小的一个小女人,哪怕她遭遇再惨,那又如何?

    在恢复大秦荣耀的伟大目标之前,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雌性,你们的族人真有趣。”坐在一旁的一块大石头上,那尊主动请缨跟随嬴秀儿来到这里的大酋长用颇为悦耳的声音沉声道:“雌性,在我们族中是私产。既然是私产,每一头雄性战士,都会保护自己的雌性,不让她们受到其他雄性或者野兽、毒虫的伤害。”

    “山洞里的那个雌性,你称呼她是‘王兔儿’的雌性,她现在应该算是那个寒山少君的私人财产!为什么他会伤害自己的私人财产?为什么他会伤害自己的雌性?”大酋长很困惑的摇着头:“这是一种浪费!太浪费了!”

    “这就是,贵族和我族之间,风俗人情的不同。”在王兔儿,嬴秀儿是可以随手将她打下地狱的上位者。但是在大酋长面前,嬴秀儿表现得格外的有礼、格外的谦虚,甚至是近乎谦卑。

    她满脸是笑的看着大酋长,细声细气的解释道:“在我们的文化中,女人,也就是你所说的雌性,是一种非常有用的工具。如果利用得当,女人可以轻松的摧毁一个国家,一个皇朝,一个城池,一个家族……一如寒山少君,他在我们族群中,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势力所属的重要人物!”

    轻轻一笑,嬴秀儿带着几分矜持和骄傲,得意洋洋的说道:“若是以我们大秦的实力,想要用暴力生擒活捉寒山少君,我们或许要付出数十万人的死伤才能做到。而女人,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他以为真心爱上他的女人,就轻轻松松的让他坠入了陷阱!”

    “我只用一个没有多大价值的女人,就做到了可能要付出数十万条勇士生命才能做到的事情!”嬴秀儿颇有感触的轻声感慨道:“作为一个并没有多少天赋资质,在族中的地位也不怎么重要,就算拿去联姻,也只能用来笼络一些中下层将领的旁系庶女而言……”

    摊开双手,嬴秀儿满不在乎的说道:“她这次的牺牲,能够换回数十万条勇士的生命,她的价值已经成功的放大了无数倍!我想,她就算是死,也应该是满心欢喜吧?毕竟,她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大秦的荣耀!”

    在这一刻,有一种名之为神圣的奇异光晕在嬴秀儿身上涌现。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秦,都是为了大秦的亿万子民,她禅精竭虑的谋划,绞尽脑汁的算计,不顾‘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古训,轻身冒险和这些异族谈判……

    一切都是为了大秦!

    山洞内的哀嚎声逐渐的轻了下去,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在飘浮。

    寒山少君冷冽如刀的冷笑声从山洞中传了出来,渐渐地冷笑声就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疯狂大笑,有少女轻轻的哭泣声传来。

    “贱人!真是该死的贱人!”寒山少君‘嗤嗤’的笑道:“这个时候,还说什么爱不爱的破烂东西?嘿,你这种贱人,也配说出这个‘爱’字?你也配爱上我?”

    又有奇异的尖刀穿透皮肉的声音传来,细微的哭泣声伴随着间断的低声细语。

    寒山少君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山洞内的怪响再次响起,空气中的血腥味又浓厚了一些。

    嬴秀儿笑得越发威严,一如一尊高高在上的天神女帝,她身上的气息在那一瞬间变得如此的威严却又诡异,以至于那位大酋长和一众强大的千眼邪魔都猛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他们生平第一次生出了,‘雌性’也能如此可怕的怪异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