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神佑之地,战神山外。

    漫天乱飞的箭矢击落了无数的火鸦,体积庞大的火鸦重重的坠落在地,还不等它们挣扎拼命,大群如狼似虎的战神山战士飞扑了上去,刀枪剑戟狠狠的砸下,将它们打得浑身骨头碎裂,再也动弹不得!

    “鸦王!你们想要干什么?”战王双手紧握战锤,目光凶狠的盯着当代汤谷鸦王,愤怒的咆哮着:“你们,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脑壳坏掉的家伙来?你们,想要故意侮辱我们战神山?想要挑衅我们的信仰?”

    风长老、火长老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战王身后,他们手持长戈,犹如两座大山巍然矗立,通体散发出可怕的精血气息。他们头顶大片血云翻滚,真龙、玄龟、六牙神象的虚影轮番出现,最终化为一尊和他们几乎生得一模一样的虚幻身影!

    三力合一,是为战神之力!

    风长老、火长老每一次呼吸,都掀起了一场小型的风暴,吹得四周丛林‘呼呼’作响。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大群战神山的战士就已经将在场的汤谷战士合围,战神山上更是有无数条巨大的符文浮现,一个厚重的血色光罩从天而降,将方圆十万里的山林彻底锁死!

    “该死的……后裔!”鸦王没吭声,被战王一锤子打飞的金皮男子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用力的甩了甩脑袋。

    战王的锤子很不好受,金皮男子的鼻梁都被砸得凹陷了下去,或者说,他整个面皮都变成了一片平坦。他恼羞成怒的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回来,点点滴滴的金色血浆不断从他的下巴上滑落。

    金血沉重异常,‘嗤’的一声落在地上,立刻在地面上熔开一个直径尺许的凹坑,坑底是一层浅浅的岩浆。

    战王的瞳孔凝成了针尖大小,肃然看着这个金皮男子。

    这厮的血浆温度如此之高,他……汤谷从哪里找来的这种高手?而且,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虽然很不中听,但是他话里的意思,却让战王生出了浓浓的不安!

    不会的,不会的!

    不可能是战王猜测的那个结果!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是汤谷?他们战神山的祖神呢?他们战神山的先祖呢?

    “你,是谁?”战王看着一步一步走近的金皮男子,骤然大吼了一声。

    “我是谁?”金皮男子一步一步逼近到距离战王不到十丈的地方,他咬着牙狞笑道:“我是谁?卑贱的后裔,你们居然能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

    “干!”战王长啸一声,身体犹如出膛的炮弹激射而出,双手挥动战锤,重重一锤轰在了金皮男子的胸膛上。

    金皮男子还沉浸在自己营造出的那种莫名其妙的虚幻威严中,他做梦也没想到,战王在给了他一锤子突袭后,居然还会第二次的偷袭他!

    刚才的第一锤,战王还手下留情,只用了一成的力量。

    但是这第二锤么,战王没有丝毫的留手,他将十成十的力道都发挥了出来,倾尽全力的轰在了金皮男子的胸膛上。战锤上的所有禁制轰然发动,战锤瞬间剧烈的高频震荡着,弹指间起码有上亿道高频震荡轰入了金皮男子的胸膛。

    金皮男子身上的金色甲胄‘嘎吱’一声裂开了无数细细的裂痕,可怕的震荡力轰穿了他的甲胄后,直接轰入了他的身体。

    所有的力量没有一丝浪费,没有丁点的外泄,结结实实的全部轰入了金皮男子的身体深处。

    金皮男子的身体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那一锤的巨大力量在他体内完全爆发出来,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金皮男子的上半身犹如气球一样膨胀起来,每一个毛孔中都喷出了细细的血浆。

    金皮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战王:“你,敢,打,我?两次?”

    一边说话,金皮男子嘴里不断有粘稠的血浆喷出来,里面混杂着清晰可见的内脏碎片。

    金皮男子的内脏都是金灿灿的,而且并非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反而有点像是凝固的岩浆,在不断的燃烧着、不断散发出金色的光辉和高温。

    战王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金皮男子:“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不过,你可真够结实的!”

    战王的脸色沉了下去,他的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他心知肚明他如今拥有多强的力量,更知道楚天给他铸造的这柄大锤有多强的攻击力!

    倾尽全力的一锤,居然只是将这个金皮男子打伤,没有按照战王的预估那样将他一锤子打死……这家伙的身体得有多结实?他的生命力得有多强悍?

    “你,到底,是谁?”战王很严肃的看向了金皮男子身后站着的,一直不发一言的鸦王。他虽然是在问这个金皮男子,实则他是在问鸦王!

    “他是,尊贵的,至高无上的太阳之神麾下巡天战将大日烯!”鸦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报出了这个金皮男子的身份:“战王,太阳之君已经降临,太阳之神的光辉笼罩汤谷……他是降临的唯一太古天神,他是唯一的‘天’……我们……”

    鸦王凝视着战王,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

    太阳之神是唯一降临神佑之地的太古天神,所有的诸神后裔,都必须归附太阳之神麾下!

    大日烯之所以来到战神山,不就是为了宣布这件事情么?

    只是鸦王都没想到,战王能连续给了大日烯两锤子!

    “我等体内,流动的是战神的血脉!”战王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回头看了看风长老、火长老,转过身来沉声道:“我不管什么太阳之神!我们只会,也只能跪倒在战神的脚下,我们绝对不会向别的神灵屈膝!”

    虚空中一道金光蓦然一闪,金光来得极快,快得战王都没能反应过来。

    一声怒吼,一支婴孩手腕粗细的金色箭矢洞穿了战王的胸膛,从他身后飞射而出,在战王胸膛上硬生生开凿了一个拳头粗细的透明窟窿!

    一个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好了!战神的子孙们,跪下!或者,你们选择,死?”

    战王大口大口的吐血,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

    几乎百里外的山林上空,一名身披金色甲胄,背后有六支金色羽翼的俊美青年冉冉飞起,他手持长弓,冷傲无情的看着倒地不起的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