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万鬼朝宗图的恶鬼冒险进入了这一方海域深处,在水底一个洞穴中,他们找到了一块残缺的匾额。

    ‘逆天剑宗’!

    楚天明白了这处有着数十柄巨型古剑存在的遗迹属于谁!

    逆天剑宗,这不就是灵境剑门在太古之时的名字么?楚天如今还身怀他们的至高传承《逆天剑典》呢,这可是一门真正的强悍绝伦的杀戮传承,是这一方天地最巅峰的剑道传承!

    如此强大的宗门,他们太古之时的山门,居然是被战神亲手一掌摧毁的?

    汰风巨舰向南方疾驰,楚天站在船艏的三头六臂神魔雕像头顶,背着手看着前方茫茫无边的海域。

    太古之时,难不成爆发了修士和天神的大战么?

    那些天族所谓的‘禁忌之战’,就是这场战争吧?

    事情的结果很明显,那些太古的强大宗门,他们的山门都被摧毁了,他们的门人弟子离开了被毁灭的山门,远渡重洋,前往天陆东边的堕星洋,在那边继续繁衍壮大。

    而这一片曾经汇聚了无数强大宗门的南方海域,则是被那些灵修彻底遗忘了。

    或许,还有人记得这里曾经是他们先祖的根基所在!

    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唯独这些遗迹,这些幸运保存下来的遗迹,在无声的向大家宣告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最终,太阳天尊他们这些天神,被禁锢在了青铜神树中,六道封魔大结界内,他们成为了太古邪魔,他们的名字也被天族和灵修联手抹煞。

    除了神佑之地的这些诸神后裔还在顽固的等待着他们的回归,再也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岁月如刀,将他们留下的痕迹彻底剥除。

    “恨不能早生……多少年呢?”珞儿轻盈的跳了过来,她很自然的一把抓住了楚天的袖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明亮的眸子里尽是憧憬和恼火:“如果,能生在他们当年大战之时,那是多快活的事情?”

    楚天笑着点点头,然后又笑着摇摇头:“那,你可就不一定能碰到我了!”

    珞儿呆了呆,眼睛眯起,两眼犹如两轮弯月一样笑了起来:“也是哦,打打杀杀也没什么意思,再来一首好听的词儿呗?嗯,能符合我现在心境的就好!”

    楚天沉吟了片刻,他回头看了看逆天剑宗太古山门遗迹所在的方向,突然沉沉念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珞儿呆住了,她翻来覆去的将这首词念叨了数十遍,突然伸出手指,掐着楚天软肋上的软肉狠狠一旋:“长江是哪里的江水哩?没听说过!快说,这长江,肯定有来由的!”

    楚天双手抱在胸前,强忍着皮肉之痛,很风轻云淡的笑道:“长江……我不知道哩!这首长短句,是当年我在乢州鱼庄,见到一个路过的……”

    “快饿死的乞丐?”珞儿的脸色阴沉下来,这是楚天碰到的第几个如此有才学的乞丐了?

    “不,快饿死的寡妇……”楚天很深沉的看着珞儿:“她丈夫颇有才学,奈何命运不济,死了……这寡妇快要被饿死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饿死?所以我给了她三块馒头,她把她丈夫的这首长短句说给了我听,然后就跳江殉情而死!”

    珞儿呆愣愣的看着楚天:“跳江殉情而死?呃?你说的,是真有这么一个寡妇?”

    楚天抬起头来,很深沉的看着蔚蓝色的天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珞儿啊,你要相信我的话啊!”

    一阵海风呼啸吹过,几头白色的大鸟慢悠悠的飞过,它们飞过楚天头顶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抖,几泡鸟屎飞坠而下,距离楚天头顶还有百丈多远,太岳巨舰表面一层明亮的光华闪过,‘嗤嗤’几声,几缕青烟冒出,就再也没有了痕迹。

    珞儿呆住了,她重重的叹了一怄气:“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要看穿了岁月春秋的老人才能做出来的东西……也是,你还年轻呢,说不出这样的话。若是老祖在,他肯定会喜欢这几句。”

    随后的好些天,珞儿都在船甲板上摆放了一张书案,翻来覆去的用各种字体书写这一曲《临江仙》,俨然有点走火入魔的架势。

    尤其是沿途不断的发现一处又一处的宗门废墟,更是让珞儿陷入了某种迷茫的境界中。

    让楚天骇然的就是,珞儿分明是读书读得走火入魔了,但就是在这样的迷茫状态中,他能清楚的感应到珞儿对于空间、时间和命运之力的掌控越来越强,珞儿的实力在突飞猛进!

    “发呆都能境界大涨?”楚天看着如醉如痴的珞儿,无奈的抬头看天。

    如此又向南方奔驰了三个多月,前方画面上,一座通体黑黝黝的大岛终于出现。

    楚天能感受到,在那岛屿上,一个细微的,但是很清晰的呼唤声——就好像一条和他分离了很多年的小狗崽子,他感受到了楚天的气味,正欢天喜地的在原地蹦跶蹦跳着,‘汪汪’叫着欢迎楚天的到来。

    太岳巨舰急速逼近这座大岛。

    通体漆黑的岛屿方圆数万里,岛上寸草不生,尽是近乎琉璃态的火山岩。

    大大小小的死火山口点缀在岛屿上,海风吹过,空荡荡的火山口中发出‘呜呜’的声响,就好像无数太古的亡灵在悲戚的哭喊。

    楚天一跃而起,他离开了太岳巨舰,脚踏七彩变幻的流光,来到了岛屿正中,也就是那个召唤传来的位置。

    无数道极细的、黯淡的,有气无力好似随时可能熄灭的七彩流光很艰难的穿透厚重的黑色岩层,慢吞吞的向楚天汇聚了过来。

    楚天能清晰的感应到,在这下方近万里的深处,一个微弱的存在正在艰难的穿破岩层,艰难的向他飞来。

    楚天深吸一口气,他头顶一轮直径数百丈的皓月清影浮现,茫茫清光向下照去,黑色的岩层无声无息的粉碎,狂风大起,将黑色的粉尘吹出了老远。

    一条直径数百丈的甬道被急速破开,楚天顺着甬道笔直的向下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