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太岳巨舰在海面疾驰。

    得到太阴万化轮后,楚天原意在南方海域多搜索一些时日,多找一些太古宗门的山门废墟,多挖掘一些好东西。

    珞儿对此颇感兴趣,第一个跳出来支持楚天的想法。

    可是刚刚第二天,珞儿突然脸色一变——这一方天地的秩序被破坏了,某种极其可怕的,充满破坏力的力量侵入了这一方天地。

    比千眼邪魔的入侵可怕百倍、万倍,对这一方天地的存在根基都造成了不小的威胁。珞儿能清楚的感应到命运长河掀起了滔天巨浪,无数生灵的命运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不是被扭曲,不是被破坏,而是瞬间消失了,湮灭了,不见了踪影。

    异常滔天浩劫,无数人会在这一场浩劫中灰飞烟灭,彻底湮灭无形。

    珞儿感应到命运长河巨变的瞬间,她就好像被狂雷命中的小树苗一样,身体摇摆了两下,就重重的倒在了甲板上。

    正笑呵呵看着老黑指挥着海蟒、海蛇大妖们从海底捞出各色宝物的楚天悚然大惊,他一把抱住了珞儿,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瞬间惨白几乎透明的小脸蛋。

    “回去,大灾变!”珞儿猛地睁开了眼睛,右手指向了北方。

    太岳巨舰在海面上疾驰,吞噬了大量神料,稍微回复了几分元气的太阴万化轮静静的悬浮在太岳巨舰最高的一栋船楼上,洒下无数缕清光裹住了庞大的船身。

    被太阴万化轮放出的清光包裹,太岳巨舰庞大的船身简直变成了一条没有任何实质重量的幻影,无比轻盈的穿过虚空,荡起了一道道朦胧可见的虚空涟漪。

    比起来时,太岳巨舰向北返回的速度快了最少十倍。如此一来,也就是大半个月的功夫,他们就能返回天陆。

    楚天搂着珞儿站在船头,默默的操控着太阴万化轮。

    可惜太阴万化轮受损太严重,楚天的修为也太低了一些,否则以至尊天器的神威,只要一弹指间,偌大的太岳巨舰就能直接回到天陆。

    只不过此时也挺好。

    楚天握着珞儿冰冷的小手,担忧的看着她瞬息万变的表情。

    “有些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一个因,引出了很多果,而且结果都不好。最大的恶因,居然是她!”珞儿额头有冷汗渗出,她在命运长河中遨游,结合她对时间之力的掌控,她终于从漫漫长河中找到了这一次大灾变的罪魁祸首。

    指尖一缕灵光弹出,一轮明光浮现,嬴秀儿俏丽的身影出现在明光中。

    “是她!”楚天愕然看着嬴秀儿那张熟悉的面庞:“这女人,她可真能折腾!但是,不是我小看她,以她的实力……就算加上她身后的整个古秦,也折腾不出什么大动静来。”

    楚天有自信,此刻的嬴秀儿完全已经被他丢开了十万八千里。

    不要说区区一个嬴秀儿,就算是整个古秦皇朝数以亿计的子民加在一起,楚天自信也是反掌可灭。

    甚至不需要楚天自己动手,就海虎怒牙他们这群虎崽子组成的白虎节堂,就能轻松的屠灭整个古秦。区区一嬴秀儿,她如何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引发这么大的破坏,让珞儿都为之色变?

    “不,她只是恶因之首,真正的因……是他!”

    珞儿的声音变得很轻、很柔、很飘忽,明光中一团黑气突然出现,黑气中一尊人影若隐若现,无数黑色的锁链犹如黑色的毒蛇一样在那人影身后摇晃不定,好似随时能从明光中钻出来,给人致命的一击。

    “他是……”珞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眉心一座拳头大小的三角形三层小塔悄然浮现。造型奇异的小塔精美绝伦,小小的一座小塔看似玩物,却散发出让楚天差点无法呼吸的恐怖压力。

    至尊天器!

    楚天骇然看着这座三角三层的小塔,这赫然是一座至尊天器级的重宝。太阴万化轮微微颤抖着,一缕清晰的意识传了过来——这座小塔的能级绝对达到了至尊天器级别,但是……太阴万化轮不认识它!

    在这座小塔上,似乎集中了时间、空间、命运三大本源之力。

    但这小塔绝对不是这一方天地时间、空间、命运三大本源所化的至尊天器,却又有着太阴万化轮颇为熟悉的气息。似乎,是某些碎片经过极其巧妙、高明的手段,重新组合成的一件新的重宝。

    “滚出来!”珞儿长眉一挑,一抹锐气一闪而过,眉心小塔上九条神光席卷而出,狠狠扎进了面前那一轮明光,洞穿了那一片厚重的黑气。

    黑气破裂开来,一名面容俊朗,身披邪异甲胄,周身邪气森严的青年出现在明光中。

    青年身后的黑色链条似乎感受到了珞儿冥冥中的攻击,无数黑色链条呼啸着向四周冲出,似乎想要找到珞儿存在的痕迹对她发动反击。

    奈何珞儿是以时间之力,跨越时间、命运两条大河,于命运的某个节点抓出了嬴秀儿身后的角将军。

    以角将军的修为和手段,他还没资格和珞儿进行较量。

    “破!”珞儿眯着眼,看了一眼明光中的角将军,双手结印猛地向明光按了下去。

    明光粉碎,一尺见方的一小块虚空也被珞儿硬生生碾碎崩毁。珞儿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身体猛地一晃,有气无力的软在了楚天手臂上:“哎,哎,这家伙,还没死……看来,要努力修炼了呵!”

    珞儿抬头看着楚天,‘呵呵’的憨笑了几声。

    她终于意识到,似乎修为这种东西,有时候还是很重要的,如果她实力足够的话,这一次她就能让角将军吃不了兜着走。

    实力啊,珞儿蹙起眉头,轻轻说道:“一些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还有更多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我们要小心,菡翠崖暂时是安全的,但是很快,或许会受到波及。要早点做准备咯!”

    楚天的心微微一沉。

    菡翠崖都不安全了?

    那么,这一次的敌人不是天族,不是灵境,也不是神宫,更不是神佑之地的诸神后裔,而是其他更强悍、更可怕的敌人?

    一片黑漆漆的虚空中,端端正正坐在一块悬浮着的黑色陨石上的角将军正笑吟吟的和嬴秀儿说话,猛不丁的他浑身甲胄突然寸寸碎裂,身体表面横七竖八的多出了数十条深可及骨的伤口。

    角将军一口血喷出老远,随后浑身血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