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在青阳‘养伤’的偏殿后方,有一片精致的小花园。

    小桥流水、鲜花飞瀑之中,一块巨石旁码放了四五个石墩子,楚天和青阳坐在石墩子旁,有两个生得玉雪聪明的女童儿奉上了香茶、松子,在十几丈外点了一炉好香,随后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楚天坐在巨石旁,静静的倾听青阳在那里侃侃而谈。

    青阳就好像一个说书人,翘着二郎腿,挥洒着一把折扇,很轻松的说出了一桩桩足以将这片天地搅得风云变色,吓得无数人肝胆俱裂的话来。

    “三位老祖,还是很讲情分的。就算是养条狗,养得久了,也有了感情,就算犯了病,也是不舍得轻易打杀的。”

    “所以,给了他们机会了,真的,过去十万年时间,给了他们无数次机会,旁敲侧击的想要让他们整肃家风,整肃门人弟子。”

    “可是没用啊!该骄奢淫逸的,他们继续骄奢淫逸;该目无规矩的,他们依旧目无规矩;该不求上进的,他们依旧不求上进……林林种种,各种各样稀烂的事情,他们做了无数。”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青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眸子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的精光。

    “老祖自己承认,或许是当年制造他们的时候,用的一些材料不是很好。他们的血脉中,就遗传了一些不是很好的……‘因子’!”

    “随着他们一代代的繁衍,族人数量逐渐增加,三位老祖赋予他们的起源血脉逐渐稀薄,他们血脉中的不好的‘因子’,就逐渐发挥了威力,所以很明显的看得出来,这些家伙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百万年前,其实就已经有点不堪入目了。”

    “念旧情嘛,所以老祖们忍了他们这么多年。可是,忍无可忍了。”青阳举起折扇,向偌大的天地划了一圈:“整个天地的修炼资源,虽然我等在天外战场不断的劫掠资源,反馈这一方天地,可是这一方天地的修炼资源总是有限的。”

    “用有限的资源,去养活无限的废物?三位老祖何等睿智圣明,养废物,这种事情是做不得的。”

    “这一方天地,是我等当年豁出去身家性命,与天地诸神决死而战,血战亿万年打下来的基业。”

    青阳手中折扇重重的敲了敲自己的膝盖,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一抹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那么多的兄弟姐妹,那么多的同门就这么陨落了,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血和肉铸成的基业,不能让他们这么糟践。”

    “所以,他们都被清理掉了?”楚天双手捧着茶盏,很认真的问青阳:“他们的,长辈?”

    楚天很好奇的看着青阳:“如果说,他们的起源血脉逐渐稀薄,血脉中的不好的因子发挥了影响,让他们逐渐变得不堪入目。但是,他们的长辈呢?”

    青阳看着楚天,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变得更坏!”

    沉默了一会儿,青阳淡然道:“他们各家各族的始祖,力量越来越强,境界越来越高,他们血脉中的恶的‘因子’,爆发出的破坏力可比这些废物强太多了。”

    “百万年前!”青阳冷哼了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凶光:“在天外战场,三位老祖亲自坐镇,迎战强敌之际,这些家伙当中,居然有人想要效仿当年逆天戮神之事,算计三位老祖!”

    “正是那一次,三位老祖动了心思。”青阳双眸中有棱光闪烁,周身瞬间充满了肃杀之意,他压低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些大逆不道之辈,固然被斩尽杀绝,但是我方元气,也是伤损极重。”

    恼怒的用折扇轻轻拍打着手掌,青阳皱眉道:“若非那一次的事情,以我三仙门之力,应付冥角一族,又哪里需要和荧惑天主那蠢货身后的势力结盟?”

    楚天大致明白了这里面的前因后果,那荧惑天主,楚天不觉得他有多强,而且这厮穷困得很,身上都没有什么强力重宝,代表着他身后的那个势力似乎也不怎么强大。

    楚天还奇怪,为什么天族要和荧惑天主代表的势力结盟,感情是这样的缘故。

    “前因后果颇为复杂,我也懒得在这里详细解说。总之,你要明白一件事情,这些废物,必须被销毁。”青阳淡然道:“三位老祖,已经设计出了取而代之的完美造物,所以他们是必须要被销毁的。”

    “这些事情,本来你根本没资格知晓。但是你是珞儿看中的人,所以你的身份就不同了。”青阳饶有深意的说道:“珞儿,是不同的。她深受三位老祖宠爱、看重,你是珞儿看上的家臣,你就有资格知晓一些真正的内幕,这样你才能更好的为珞儿效力。”

    “珞儿和紫天尊相比……”楚天很好奇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紫天尊!”青阳讥诮的看着楚天,他冷声道:“道阀、法阀,也只是三位老祖的造物。唯有紫阀,才是真正纯正的老祖血脉。紫天尊的母亲是道灵荺,你觉得,身怀一半造物血脉的他,有资格和珞儿相提并论?”

    楚天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难怪,青阳能当众摧毁道灵荺的肉身,感情在他们心中,道灵荺也好,道灵荺身后的道阀也好,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东西啊!

    青阳语气变得很清冷:“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造物就是造物,是没有资格和造物主相提并论的。紫天尊也好,道灵荺也好,他们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标榜而已。你真以为,紫天尊有资格继承紫阀?”

    不等楚天开口,青阳轻描淡写的说道:“等他成年了,按照老祖制定的规矩,唯有进入天外战场的紫阀子弟,才有资格继承紫阀家主之位……紫天尊若是能活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会在天外战场陨落的。”

    楚天不再吭声,这里面的水太深了,而且似乎也太黑了一些。

    他不愿意再听下去,反正,只要珞儿好,这就很好了。

    青阳却来了兴致,他很认真的看着楚天笑问道:“听了这些东西,以你的心智,当能猜出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所以,我来问你一个问题。”

    楚天打起精神,同样很认真的看着青阳:“请问?”

    青阳笑了,他拍手笑问道:“所以,堕星洋为何丹师稀少?连高明的炼器师、炼阵师,似乎也颇为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