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更不要说,天族可是神佑之地的死敌,双方之间可是有着无数年的血海深仇。

    他们怎可能因为战王的一番话,就放弃当年的仇恨,追随战王去联手天族并肩作战?

    偌大的神佑之地啊,唯有对上代大长老的遗言坚信不疑的战王,他忽略了天族和神佑之地之间的仇恨,坚定的站在了楚天这一方!

    他亲自跑回了神佑之地,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游说各部族长和长老,换来的结果是一次次的被人围杀,被人重创,如果不是他的修为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或许他还有护卫他返回神佑之地的血卫们,早就被人剁成了肉酱,献给了那些异化的诸神当做祭品!

    最终,战王只是勉强从神佑之地带出了绝大多数战神山的子民!

    除开对战王忠心耿耿的战神山子民,也只有极少数火神山、药神山等曾经得到过楚天好处的部族,他们分别有一部分族人在几个长老的带领下,偷偷的跟着战王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天陆最东端。

    “楚天不会怪你们的。”珞儿很冷静的说道:“战王,你已经做得足够好。留在神佑之地的那些人,他们迟早会后悔的,只不过,这和我们就没什么关系了。”

    战王在伤心流泪,但是珞儿其实也很想哭啊!

    只是作为三家联军的最高统帅,珞儿不能哭!

    虽然她已经伤心憔悴无比,虽然她已经恨不得拔剑杀人,但是,她不能哭,不能怒,不能慌,不能乱,她必须强迫自己始终保持在一个冷静近乎冷酷的心态中。

    珞儿眸子里神光闪烁,背后的时间宝轮缓缓旋转,凝成了天道宝轮,登临天人之境,珞儿的实力提升无数,某些能力更是提升到了非人境界。

    她遥望西方,目光跨越无边的虚空,看到了一座规模巨大的城池内乱成了一团。

    这座城池,属于天族上位家族阴家所属,城中聚居的阴家族人只有不到十万人,但是为他们服务的各种仆役,还有豢养的私兵,以及依附他们的各种附庸族群的子民人数超过三亿!

    珞儿的撤退令已经传到这里超过了半个月,但是城内的阴家族人依旧没有撤离。

    他们在忙着打点行装,他们从一处处宝库中将自家无数年来积攒的堆积如山的财富清点出来,不紧不慢的登记造册后存入一枚枚编号的纳镯。

    更有甚者,他们居然还在开会争吵,讨论那一座园林比较精美,那一座宫殿比较舒适,他们开启了一件件小型的洞府灵宝,争吵要将那一座园林、那一座宫殿塞入洞府灵宝带走!

    这些已经从骨子里烂掉的天族嫡系,他们根本不明白这次他们面对的敌人是谁,他们也不关心前线的战局狼狈到了何等境界。

    他们只是锱铢必较的计算着自家的鸡毛蒜皮,哪怕是一块儿下品灵晶都不舍得丢下,拍着桌子的咆哮着一定要将自家的所有财物,包括那些园林、宫殿、药山、兽苑等不动产都带走!

    就算被逼无奈要离开天陆,哪怕要被逼遁去堕星洋九大岛圈避难,这些家伙依旧想要维持他们在天陆的奢华生活!

    只是,他们的动产不动产数量太庞大了,他们的储物法器、洞府灵宝根本不可能带走这座城池他们想要带走的那些东西,只能带走十分之一就算不错了!

    所以他们在争吵,他们在咆哮,他们在谩骂,他们在相互的指责怒吼,最终他们联合起来,疯狂的诅咒下达了撤退命令的珞儿!

    珞儿的目光越过了这座城池,看向了百万里外,另外一座濒临的城池!

    同样的情况在这座城池内发生——这座城池内聚居的是上位家族雷阀的一支族人,城内的雷阀族人大概有十五万上下,伺候他们、服务他们的下人数量超过五亿人!

    他们同样在不紧不慢的打点行装,不紧不慢的收拾各种财物,完全没把珞儿的命令放在心上。

    城内到处充斥着各种抱怨之词——他们都在指责,都是因为珞儿的无能,才有了今天的动荡。

    他们根本不相信会有什么冥角一族打过来!

    他们根本不相信高高在上的天族可能失败!

    高贵的、强大的、至高无上的天族,怎么可能输给一群从来没听说过的异族?

    如果真的输了,那一定是指挥作战的珞儿是个废物,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解释?

    “始祖在上,我们天族,居然要被逼着放弃自家的领地,背井离乡的去投奔那些堕星洋的下贱种!”

    珞儿的目光落在了更西边一点的一座属于风阀的城池中,这座城池的城主,也就是这一支风阀分支的家主正站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很感慨莫名的仰天惊叹着。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位一脸酒色过度模样的分支家主不以为然的挥动着珞儿下发的撤退令,故作惊讶的笑道:“我们在和谁作战?我们输了么?什么敌人,能够击败至高无上的天族?”

    “这位……紫天玺少主,呵,是还没有断奶的娃娃吧?她不会看到了几个生得丑恶一点的邪魔余孽,就吓得让我们全部撤离天陆吧?”又一名分支家族的长老很不满的咒骂起来。

    “战王,你能看到么?这就是我的族人!”珞儿收回目光,冷声道:“敌人不断在攻城掠地,我们损失惨重,我下令让他们撤退,但是他们却反而质疑我……相比起来,你能带走这么多忠心耿耿的族人……我其实挺羡慕你的!”

    战王默然不语,只是有点怜悯的看着珞儿。

    他当然知道这些天,天族内部发生了什么。

    珞儿的命令可以约束三家联军,却无法约束广袤天陆大地上,那些分散四处的数量庞大的天族族人!

    法不责众,就是这个道理了,他们一个个都在磨洋工不肯撤退,珞儿能怎么样?

    她手中的军力,必须拿来抵挡那些可怕的冥角族人!

    她根本抽不出力量去逼迫那些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撤退,他们不愿意动,珞儿拿他们根本没办法!

    她总不能下令,让戒律司的那些人去杀死这些抗令不遵的该死家伙吧?而且青阳、黑针身边的戒律司所属就这么一点点人,他们也无法面对天陆大地上数以百万计巨型城池中的天族族人!

    一声可怕的巨响从东边海面上传来。

    珞儿和战王骇然回头望了过去,他们猛地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海面上掀起了一道绵延数百万里、高有数百里的黑色巨浪,呼啸着向岸边的临时码头还有那些海船、飞舟打了下来。

    在浪头顶部,数万名周身缠绕着海浪的异化神灵正不断发出巨大的吼声!

    他们是,海洋诸神!

    他们是从青铜神木中逃出来的太古海洋诸神!

    他们不知道用什么秘法,跨越了茫茫天陆,在这么短时间内来到了东方海滨,直接斩断了珞儿为天陆上那些天族族人建造的撤退路线!

    退路断绝,天陆上所有的天族族人,都成了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