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楚天嘴里不断流出青色的,和清水一样质地的血浆。

    青色的血浆落在甲板上,立刻冻成了碎冰,‘叮叮当当’跳得满地都是。

    从指尖、脚趾尖开始,寒气逐渐向全身扩散,楚天在一点一点的失去对身体的掌控。体内的法力也被冻结,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片无边的大海,正在冰川时代中快速的结冰。

    水波不兴,一片冰面白茫茫的彻底冻住。

    随后是天魂,高有九尺许的天魂面对这种奇毒也是毫无反抗之力。一丝一丝的冰痕在天魂上快速的蔓延开来,就好像一张白色的大网,将整个天魂笼罩在了里面。

    楚天身体一软,重重的坐在了甲板上,他背靠着护栏,无奈的看着紫万重。

    “天魂也动弹不得了?只能保留最基本的灵智,是不是?”紫万重微笑看着楚天,缓缓说道:“前些天,给你用的紫霄补天髓里面,就加入了极阴寒魄的引子。”

    “那药引子对天魂是大补,服用之后,给你足够的时间,等药引子彻底吸收融合了,你的天魂质地还会变得更加纯净、纯粹。”

    “唯独在彻底吸收融合之前,若是碰到极阴寒魄,你的天魂也被会冻结。”紫万重笑看着楚天,很温和的说道:“你的丹道造诣也是不错的了,毕竟,你得了七巧天宫的丹道传承,那是很了不起的传承。”

    “只不过,和我紫阀相比,你还是太嫩了一些。见识,也太少了一些,我们紫阀在天外战场厮杀了这么多年,吃过的亏,上过的当,呵呵,稍微用两招在你身上,你就这样了。”

    紫万重咧咧嘴,反手用力的摸了摸自己的脊背。

    “啧……真痛啊!我是负责狙杀道无法的人,结果他居然偷偷摸摸的从天外战场潜回了天陆,不大不小的还给我们添了些麻烦!啧……老祖亲自下令用鞭子狠抽了我一顿。”

    “没被打死,真是命好!”紫万重笑看着楚天,他蹲下身体,双手按在楚天的肩膀上,微笑道:“所以这次老祖让我亲手对付你,你没有道无法那么老奸巨猾,我若是让你脱了手去,怕是老祖会亲手用鞭子打死我!”

    楚天全身冰冷,他的每一个毛孔内,都渗出了一颗细小的青色冰渣子。乍一看去,楚天身体好似被一层薄薄的青色玄冰包裹。他艰难的张开嘴吐了一口气,居然喷出了一团浓浓的寒气,将空气都冻成了冰渣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天魂彻底冻结,一如紫万重所言,只有最基本的一缕灵智保存,让楚天可以勉强说话、思考,仅此而已。除此之外,他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一点法力都调动不得,正如一具被冰封了无数年的僵尸。

    看着自言自语的紫万重,楚天喃喃道:“我终究,还是忽略了你们天族……不,紫阀的本性!”

    紫万重呆了呆,他好奇的看着楚天:“哦?你觉得,我们紫阀的本性是什么?”

    楚天苦笑看着紫万重:“需要我说破么?珞儿或许是你们当中唯一的例外,也正是珞儿这唯一的例外,让我放低了对你们的警惕。其实,我应该早点警醒的。”

    楚天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在青阳起居的大殿后花园内,青阳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那些话,楚天曾经以为是青阳在敲打他!

    但是今天想起来,青阳的那些话,或许是在警告他!

    不是那种恶意的警告,而是带着一丝善意的提醒,告诉他危险正在迫临的警告!

    青阳不断的向楚天强调,是因为珞儿的关系,楚天才受到紫阀的重视和看重;青阳其实在提点楚天,楚天的一切安全依仗都在珞儿身上!

    这种依仗,是如此的脆弱,当珞儿无法为楚天提供庇护的时候,事情就像眼前这样了。

    重重的呼出一口寒气,楚天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紫万重:“能否告诉我,你们想要什么?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你们窥觑的?或者说,还是其他的原因。”

    紫万重微笑看着楚天,一柄遍体透明的尺许长小匕首悄然从他掌心冒出,锋利无比的刀口轻轻的按在了楚天的脖颈上。楚天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柄奇形匕首的锋芒,他毫不怀疑,只要紫万重的手掌稍微一用力,他的脑袋就会被割下来。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几个身披长袍的紫阀长老悄然走来。

    他们站在紫万重身后,肃然上下打量着楚天。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紫阀长老掏出了一块三寸见方的圆镜,放出一团灵动的明光照耀楚天全身。

    楚天的身体变成了透明状。

    天地熔炉、无量神珠、太阳造化钟、太阴万化轮、紫霄金阳炉诸般宝物在楚天透明的身躯内放出道道神光,清晰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甚至就连楚天的神窍天境中的天魂都袒露人前,通体被金色太阳烈焰和灰白色太阴之气缠绕的天魂被青白色的寒气冻结,死气沉沉的悬浮在一片黑漆漆的虚空中。

    唯有大梦神典所化的白琉璃灯盏不见踪影,不仅如此,楚天神窍天境中的诸般异象也消失无踪,唯有天魂孤零零的飘浮在那里。

    “好大的造化!”手持圆镜的紫阀长老讥诮的冷笑了一声:“四件在太古一战中损毁严重,我们都以为彻底崩毁的至尊天器,居然都到了他手中,而且还修复得七七八八,回复了不小威能。”

    “气运滔天,但是这气运,其实应该属于我紫阀。”另外一名紫阀长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气运,来自于珞儿,所以,这小子不能留在珞儿身边。这气运,应该加持在我紫阀的年轻俊彦身上。”

    紫万重摇摇头,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厚厚的案卷,重重的拍在了楚天的胸口上。

    “这里,是从你出生,一直到今日,你的所有事迹的记载。”紫万重微笑看着楚天:“很惊人,不足百年,凝聚七十二道天道宝轮,这滔天的气运啊,我紫阀的三位老祖,当年都没你这样的造化!”

    案卷一页页的无风自动,无数细小的字迹一闪而过。

    楚天苦笑。

    果然,从他出生到楚氏沦陷,他被鼠爷带着逃走,被镇三州悍匪收养,一直到他孩童时被送入大狱寺的训练营,后来潜伏乢州城外鱼庄……

    从他出生到今日,楚天经历过的那些事情,都记载在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