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珞儿面前,是一个很宽厚的长辈?”紫万重手中小小的匕首轻轻的刮着楚天的面颊。

    一层细细的汗毛被刮走,然后是一片极薄的皮肤,很均匀的被紫万重刮了下来。楚天体内的血液都被冻结了,所以被削去了一层皮肤,却不见丝毫的血迹。

    慢慢的,很仔细的,紫万重将楚天整个面颊最外层的一层油皮给揭了下来。

    细细的将这一层油皮铺在了甲板上,紫万重微笑看着楚天说道:“我是天族大执法,大执法的意思就是,专门惩治那些犯错的倒霉蛋。所以,扒皮这种事情,我做过很多次。”

    轻轻拍了拍楚天的面颊,紫万重微笑道:“不要看人皮很薄,但是我的手艺,可以很均匀的,将你的皮扒成一百零八层!这种感觉,很奇妙,经常有人被我活活吓死……我紫万重的名声,在整个天族都是很响亮的……当然,这种凶名,珞儿是不知道的。”

    厚厚的案卷一页一页的翻过,从楚天攀爬镇魔圣殿,到他所在的六道封魔大结界崩毁,他和无数六道生灵被金氏一族偷偷摸摸的转移出来,再到他进入堕星洋,最终在无风峡谷安下了基业……

    他是如何得到七巧天宫的,他是如何找到太阴万化轮的,他是如何得到天地熔炉的,一切的经过,非常详细的被记载得清清楚楚。

    “嗯,看完了?看明白了?弄清楚了?”紫万重笑呵呵的对楚天说道:“你的所有事情,都被我们掌握了。对了,你最初的这些资料,是我们从两个女人那里弄来的……绿姑和红姑?她们是叫这个名字吧?你看,她们扛不住我的酷刑,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

    楚天闭上了眼睛。

    这份案卷中,好些信息,唯有绿姑、红姑知晓。

    紫万重他们弄到了这些资料,证明绿姑、红姑肯定是落到了他们手中。以紫阀的神通,绿姑、红姑怎可能扛得住他们的手段?

    “你们,究竟想要知道什么呢?”楚天喃喃道:“因为珞儿的原因?珞儿可以让她身边的人,得到冥冥中某些奇异造化之力的青睐?这种青睐,可以造就人?”

    “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紫万重微笑看着楚天,他眯着眼沉声道:“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你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珞儿真心亲近的人,就会得到莫大的好处,事情的确是这样。”

    “说开了吧,珞儿太亲近你,这不符合我紫阀的利益。她是紫阀少主,她的这种天赋神通,就应该为我紫阀所用,用来增强我紫阀的底蕴,而不是便宜了你这个下贱种。”紫万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看看你的造化吧,猪狗不如的下贱种,四件至尊天器!”紫万重由衷的叹了一口气。

    “包括进入冥角一族的巢穴后,同样和你一起进去的那些紫阀精锐,他们没什么发现,而你呢,随便挑一条道,都有天大的好处等着你。”手持圆镜的紫阀长老神色古怪的看着楚天:“这等造化,你怎配享受?所以,你必须离开珞儿。”

    楚天闭着眼,淡然道:“还有别的缘故吧?”

    紫万重就笑了,他手中锋利的匕首慢慢的刮过楚天的面颊,将他的眉毛一点点的削干净,然后将他的满头长发也削得光溜溜的。

    用力拍了拍被寒气冻结的光洁头皮,紫万重笑道:“好了,接下来的话就是最重要的了。你如果实话实说,我给你一个痛快,不然的话,我就先把你的头皮给扒下来,然后慢慢的,在你的脑壳上雕花!”

    紫万重笑得异常灿烂,他直截了当的说道:“你身上有秘密,楚天。”

    楚天微微睁开眼,看着紫万重冷笑:“我有什么秘密?”

    紫万重笑道:“珞儿可以让你变得气运冲天,让你得到几件至尊天器……但这就是极致了。你身上还有别的秘密……你的修为进度,太快。而且你在天弃之地,给那些太古余孽的修炼典籍……呵呵!”

    楚天的心沉了下去。

    紫万重死死的盯着楚天,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的悟性也太高了些,短短数月的时间,你悟透了三十六道太阴大道、三十六道太阳大道,凝聚七十二道天道宝轮!”

    透明的匕首缓慢的扎进了楚天的头皮,刀尖在楚天的头骨上缓缓划过,发出‘吱吱’的脆响。紫万重轻声道:“你的资质,不见得很好,我们掌握了你从出生一直到现在的所有经历,你的资质,在凡人下贱种中只能算是上品,却也算不得绝品,更不要说和我紫阀的那些绝世天才相提并论!”

    “可是就是我紫阀的那些从娘胎中就开始修炼,就被无数天才地宝灌注的绝世天才,他们也不可能有你的修为进度!几个月时间,七十二道天道宝轮!”

    紫万重和他身后的几个紫阀长老同时咧嘴摇头。

    一名紫阀长老沉声道:“当年太古一战,三位老祖在无数敌人的追杀下,修为进度也是极快的,也耗费了上千年苦修,才凝聚了三十六道天道宝轮,有了最初的自保之力。”

    “我紫阀的三位始祖何等人物,一举镇压了漫天神灵,掌控了一方世界天道运转,强行更迭一方天道法则的无上人物……他们也耗费了千年苦修,才凝聚了三十六道天道宝轮!”

    这紫阀长老目光凶残的盯着楚天:“楚天,说吧,你定然别有师承!你的根本修炼之法是什么?那些太古余孽的修炼典籍,你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紫万重笑得越发灿烂:“不提你占了珞儿逆天气运的事情,你也是该死的。混账东西,至尊天器何等至宝?连三位始祖都无法收服,宁可和三位始祖同归于尽的天地本源重宝,你区区一下贱种,居然能一连收服四件!你当我们都是蠢的么?”

    楚天苦笑:“是我大意了!”

    紫万重微笑道:“没错,你是大意了。你以为珞儿受到三位老祖的宠爱,你是珞儿的家臣,你就能安然无恙?可是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呵呵!”

    “珞儿也是可以牺牲的,是吧?”楚天说出了紫万重没能说完的话:“珞儿之所以受到宠爱,也是因为,她能影响身边人气运的缘故吧?”

    楚天的头骨被切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痕,紫万重淡然道:“是,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说吧,你的根本修炼之法是什么?从何而来?”

    楚天闭上了嘴一声不吭。

    巨舰厚重的防御结界外,鬼鬼祟祟的鼠爷趴在光幕上,凶狠的小眼睛里不断闪烁着猩红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