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紫万重和几个紫阀长老只是淡然一笑,没有接楚天的这个话茬儿。

    很显然,楚天说中了他们心头所想。

    不管怎样,哪怕是元气伤损极重的在至尊天器,那也是至尊天器。

    冒冒然然的对楚天搜魂,秘法失误漏掉了某些重要信息也就罢了,更倒霉的是,万一触动了这些至尊天器,让他们暴起伤人,那才叫做狼狈呢。

    幸好是重伤的至尊天器,天器的器灵或者趋于崩毁,或者干脆就陷入了沉睡中,灵性远不如巅峰时期。他们又用阴极寒魄冻结了楚天的天魂,让楚天无法主动调动至尊天器反击。

    为了确保万全,用紫万重的刑罚手段,逼迫楚天心灵崩溃、自行吐露真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似乎是报复楚天的这番话,紫万重很小心的,慢悠悠的将楚天左脚大脚趾的指甲盖取了下来。‘叮’的一声,楚天的脚趾甲犹如水晶雕成的薄片儿,落在甲板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浑身血管都被冻结,没有半点儿血水渗出,紫万重的刀尖在楚天粉嫩的血肉上轻轻划了划,笑呵呵的说道:“嗯,或许,先取出你的一块脚趾骨,做成一枚精巧的哨子,会让你……心情更坏一点?”

    楚天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虽然明知道紫万重在故意的挑起他心头的恐惧,但是他依旧忍不住盯住了自己的大脚趾,看着在自己的大脚趾上缓缓的划来划去的刀尖。

    若是真被取出了脚趾骨,真被雕成了一枚哨子……

    楚天脑子里不断闪过一幕幕怪异的画面——一个面容模糊的人,凑到他的耳朵边,吹响用他的脚趾骨制成的哨子。

    尖锐的哨子声,尖锐的哨子声,尖锐的哨子声!

    楚天死死的咬住了牙,看着紫万重的刀尖慢慢刺进了他大脚趾的血肉中,缓缓挑开了他的一根血管。

    脑袋动弹不得,无法侧过头去,楚天只能竭力的挪动勉强还有一丝热气的眼珠,让视线投向了斜侧下方的,他所属的那一方世界。

    从这里看下去,紫阀掌控的这个世界只有巴掌大小,天陆更是比枣核还要小了不少。在小小的天陆中间,被冥角一族巢穴撞出来的那一个大坑,黑色的斑点正在急速的扩大。

    楚天突然瞪大了眼睛,他骇然惊呼道:“天陆,天陆怎么了?”

    紫万重和几个紫阀长老表情淡然从容,实则心里无比紧张的盯着楚天体内的四件至尊天器。听到楚天的惊呼声,紫万重轻笑道:“天陆?天陆能怎样?冥角一族的巢穴已经被攻占了,冥角一族的族人死的死,生擒的生擒……天陆还能怎样?”

    笑声中,一名紫阀长老扭过头去,下意识的向天陆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的身体突然绷紧,他嘶声吼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天陆,天陆……这是……”

    紫万重和几个紫阀长老同时向那边望了过去,他们和楚天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样——天陆变黑了,整个天陆瞬间变成了一片漆黑,大片黑气正在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紫阀掌控的这一方天地,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有一半的空间变成了黑色。

    随后一声巨响远远传来,从那一方天地中,一点极细的光亮冲天飞起。

    “紫域!紫域为什么会脱离本土世界?”紫万重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甲板上,匕首弹动了一下,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后重重落下,刀尖刺穿了紫万重的靴子,透明的刀锋扎透了紫万重的脚掌。

    紫万重丝毫没感觉到痛苦,他只是惊恐的看着那一点急速脱离本土世界的细小光亮:“紫域脱离了本土世界……这是,紫域在逃跑?这是发生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话音未落,那一点脱离本土世界逃跑的明光,楚天曾经在里面短暂停留的紫阀根本要地,耗费了无数人力财力打造的洞天福地‘紫域’就已经飞出了老远,甚至比这条巨舰距离本土世界的距离还要远了数倍。

    随后,整个本土世界化为一团夺目的光,一团纯粹的热,一团混沌的火,一团毁灭性的能量。

    整个本土世界爆发开来,在楚天视野中,巴掌大小的本土世界骤然膨胀到了丈许直径,然后急速的向四面八方扩张开来。百丈、万丈、十万丈……顷刻间就是一团恐怖的光和热覆盖了楚天的整个视野,恐怖的热浪铺面袭来,毁灭一切的能量洪流剧烈的冲刷着巨舰的防御结界。

    厚达十里的防御结界一层层的崩溃、粉碎,一层层的被不断削薄!

    眼前是无穷尽的光和热,身边是无穷尽的光和热,耳朵里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只有一声沉闷至极的巨响。绵绵绝响声声不绝,犹如重锤敲击着耳膜,紫万重和几个紫阀长老的耳膜爆开,道道血箭喷出老远。

    反而是楚天全身被冻结了,他的耳膜同样粉碎,但是他毫无感觉!

    他的天魂也被冻结了,在这震动灵魂的巨响声中,楚天的天魂也没有任何的痛苦,反正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唯独这强烈的光和热冲击他的眼珠,让他眼睛有点痒酥酥的刺痛,仅此而已。

    巨舰剧烈的颤抖着,犹如飓风中的落叶一样向远离本土世界的方向疯狂翻滚出去。

    巨舰内的防御阵法自行的全力爆发,一层层防御结界被摧毁,一层层防御结界不断新生,苦苦抵挡着外界毁灭洪流的冲击。

    ‘嘎吱’声不断出来,巨大的船体内,龙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外界的冲击太狂暴,新生的防御结界赶不上被损毁的速度,巨舰上的船楼外表已经开始快速的融化。

    紫万重和几个长老在高声怒吼狂呼,用尽神通向船上的紫阀子弟发号施令,让他们控制巨舰向远离本土世界的方向逃窜!

    逃,快逃,他们已经判断出,如果不快速远离,这条巨舰根本撑不了多久!

    “喔唷,鼠爷的机会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在巨舰上所有人的心头响起:“紫阀的小崽子们,你们把天哥儿伤得这么重,这可是鼠爷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娃儿,你们伤了他,就是伤鼠爷的心啊!”

    ‘嗡’的一声,巨舰的防御阵法突然崩解!

    巨舰最深处的防御大阵最重要的几条能量回路被人破坏了,大阵崩溃不提,庞大的能量冲破了大阵的阻隔,在下层船舱疯狂的肆虐着。

    厚重的船体爆开了,一个个硕大的窟窿在火光中不断出现,整条巨舰骤然一抖,硬生生断成了十八截!

    毁灭一切的光和热冲了过来,楚天身上,九耀甲自行浮现,团团裹住了楚天。

    一条银光卷起楚天,脱离了崩解的巨舰。

    紫万重一把向楚天抓了过去,但是只差了半尺远,他的手指无力的擦着楚天的身体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