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叹了一口气,楚天脑子里翻腾着各种靠谱不靠谱的念头,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盘算着如何恢复力量。

    哪怕一丝半点儿法力,总比现在这种病恹恹的模样好。

    系在木桩上,形如大牯牛,但是比楚天见过的最强壮的大牯牛都要壮上三圈,头生四只长角的大家伙匍匐了下来,它很友善的看了楚天一眼,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楚天的脸蛋,然后靠着他乖巧的趴着。

    天太热了,楚天身上凉沁沁的,就好像一块大冰块。

    这头大家伙可不蠢,靠着楚天趴着……这叫做一个舒坦!

    山猪父母走进了虫草乌田,帮着山猪三个小家伙对付那些每天清理、每天都长出来的杂草。他们穿梭在浓密的大叶子中,叶片划过他们的身体,发出‘簌簌’声响。

    楚天呆呆的看着天空,他直视三颗太阳,炽烈的阳光照在他蒙着一层青气的眼珠上,眼珠不觉得刺眼,反而有种温润的感觉,让他冰冷的眼睛舒服了不少。

    真是狼狈,因为阴极寒魄的关系,楚天的视力都变差了许多。

    曾经一眼可以轻松看遍数十万里的神目,现在都变得有点近视眼了,二三十丈外的东西都有点模糊。

    让太阳狠狠的晒一晒,眼珠还舒服一些。

    楚天盘算着,用什么药剂、什么丹药对自己的身体有帮助,他强行用各种丹方占据了残留不多的灵智,根本不敢去想天陆世界那些熟悉的人和事。

    整个天陆世界,崩了。

    第五岛圈,无风峡谷,菡翠崖上的那些人。

    还有神佑之地追随他离开的那些诸神后裔。

    还有珞儿,还有楚颉,还有楚野楚风等人。

    不过,楚天看到天陆崩掉的一瞬间,紫域似乎在快速逃离。

    不知道楚天担心惦记的那些人都身在何方,如果他们那时候在紫域的话,或许……能活下来吧?

    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嘴里干巴巴的,一点水分都没有;一点点分泌出的水分,也被体内的寒气冻成了冰渣子,很艰难的才吞咽了下去,反而弄得嗓子里很不舒服。

    楚天看了看左右手腕。

    无论是从水无痕手上抢来的那个纳镯,还是珞儿送给他的那个纳镯,都变成了两片华美的纹路深深烙印在了他的皮肉中。天魂动用不得,楚天也无法调动纳镯中的资源。

    而且看纳镯居然融入自身的架势,这两件纳镯也是受到了极大损伤,元气受损后,这才藏在了楚天体内,默默的吸收天地灵髓恢复自身。

    就算楚天如今能调动天魂之力,怕是也无法从中取出任何东西来。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楚天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步伐声。和楚天熟悉的,寨子里的那些前山贼们沉重的步伐声不同,这些人的步伐轻快矫健,而且一步轻松就能迈出七八丈远。

    艰难的转过头去,楚天看向了最近的一座直木桥。

    平日里倨傲无比的方总管正满脸是笑的佝偻着腰,陪着七八个脸上还带着稚嫩气息的少年快步走过了木桥,朝着这一片田地走了过来。

    这些少年和方总管一样身穿青色长衫,但是质地显然比方总管身上的青布长衫好了许多,带着一种丝绸、缎子特有的光泽,袖口更镶嵌了一条细细的绿色纹路,显然身份比方总管高出了不少。

    “这就是那个病秧子?”方总管带着几个少年来到了楚天身边,一个少年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楚天,冷笑一声,脚尖狠狠的踢了楚天一脚。

    ‘咚’的一声,楚天的身体坚硬如木石,他的身体根基可是正儿八经的天人境大能,是凝聚了七十二道天道宝轮,肉体坚固异常的神人之躯!

    沉重,坚硬,比普通石头难对付多了。这少年一脚踢在楚天身上,楚天毫无知觉,少年则是猛地瞪圆了眼睛,一只脚剧烈的抽搐着,差点没哭喊出来。

    如果不是身边有几个同门师兄弟看着,如果不是少年人的自尊心作祟,这少年肯定已经哭出来了。

    他的大脚趾都被震得脱臼了,这疼……疼啊!

    楚天‘茫然’的看着这少年,咬着牙将这少年的长相记在了心底!

    大狱寺的楚档头,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善茬儿,你今天踢了楚天一脚,回头楚天很公道的,还你一脚就是!

    当然,你是用了全力踢的一脚!

    等楚档头回复了全部修为,他也不过分,同样全力踢你一脚就是!

    这才叫做公平合理啊!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楚天很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僵硬的嘴唇缝隙里挤出了一句话:“方总管,几位,有何贵干?”

    方总管眉头一挑,笑看着楚天连连点头:“听你说话,不是那些山寨里没见识的蠢货。听说,你是落难被捡回去的?嘿,看你一身病恹恹的,小子,我给你说,你的好运道来了!”

    方总管蹲在了楚天身边,很热情的拍打着楚天的肩膀:“你知道的,我们这里是药王门嘛,门里都是顶顶高明的丹药师!嘿嘿,小子啊,你这病,不轻啊,正好这几位师兄呢,他们需要一个试药的人!”

    楚天眨巴着眼睛,装糊涂道:“只是,我的病古怪得很,怕是他们的药,不应症!”

    方总管瞪大眼睛,一脸大惊小怪的说道:“所以,才让你去试药啊,是不是?说不定,那一副药下去,你的病就好了呢?就算……药有不对,你这模样和死了有什么不同?嘿嘿!”

    楚天沉默不语,他说了几句话,体内的那一丝热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懒得再和方总管浪费口水。

    方总管笑得很灿烂,他看了看旁边的几块药田,突然指着旁边满天星药田中,正在给满天星除虫的两个前山贼,大声呼喝着,让他们来到楚天身边,架起了楚天就走。

    “得了,嘿,反正啊,是好事!小子,你,还有你们两个,都去给师兄们试药!”

    方总管一边走一边笑道:“做试药人,有好处啊!每天都是大鱼大肉,而且能住大瓦房,还有侍女伺候,可比在这里苦哈哈的照顾这些药材好多了!”

    一边说笑,一边走,七八个少年在四周琢磨了一阵,又点了几个‘幸运儿’,招呼他们一并跟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