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黑袍收尸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04.html
    咔嚓、咔嚓……

    密林阴影处,传出一阵骨骼爆裂的声音,只见四具身影剧烈颤抖,体内骨骼爆鸣,仿佛炒蚕豆一样脆响。?.?`

    下一刻,四具身影的头颅,却是骤然裂开,冲出四道幽白光柱,直达数十丈。

    而后,四道幽白光柱逸散,如同盛放的幽白花朵,层层叠叠,将这片密林笼罩其中。

    一时间,从密林外望去,这片树林一阵模糊,竟是逐渐消失了。

    “咦!这是……”

    密林另一处,银澄的七条尾巴摇曳,七缕青焰升腾,正准备动手,却是立时住手,神情凝重,惊异道:“骨火封域阵!封天绝地,这是骨族的绝世强者?”

    轰隆……

    这个时候,密林中央的营地中,已是传来阵阵暴喝,战斗已然爆。

    只见,四道身影横空而至,戴着诡异花纹面具,浑身萦绕冰冷气息,见人便杀。

    四个身影战斗的方式,极其诡异,四肢忽长忽短,竟是可以伸缩,根本不受关节的限制。

    并且,四个身影根本是不畏刀剑,皇室护卫的玄级刀兵砍在身上,竟是连一丝效果都没有。

    树林中央的营地中,惨叫声迭起,不断有皇室护卫惨死。

    片刻,营地中的皇家护卫是已是死伤过半,面对这四个神秘强者,根本无人是一合之将。

    “啊……”

    一声惨叫响起,一个魁梧身影连连后退,半边身体已是被扯断,仔细辨认模样,赫然是那夜在铁柳树林,欲强掳秦墨的那个将领。?.`

    刚才,这个将领躲在暗处,瞅准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穿心,贯穿了其中一个神秘强者的心脏。

    然而,这个神秘强者却是毫无所觉,骤然转身,将这个将领的半边身体,生生给扯断。

    远处的阴影中,银澄眯着眼睛观战,目光越凝重。

    “喂!小子,有些麻烦了,有骨族的四大强者,来此袭击栾海擎那蠢货。这四个家伙的修为,大概是四大逆命境界的绝世强者。”银澄以心念传音说道。

    此时,远在主城帅府寿宴上的秦墨,正与羿武狂举杯相迎,身躯微微一颤,暗中很是吃惊。

    “骨族的四大逆命境强者,为何会突然袭击栾海擎的车队?难道是想杀人夺宝?不至于吧……”秦墨以心念传音回应。

    这样的变故,倒是出乎秦墨的意料,本来以为栾海擎被赶出主城,狼狈而去,暗中肯定有一些强者,想打这支皇室车队的主意。

    但是,真正有实力出手的人,却是不多。

    毕竟,栾海擎身边的素袍老者,乃是实打实的逆命境强者,修为绝世,深不可测。

    况且,这个十七皇子身边,是否还有其他隐藏的高手,亦未可知。

    却是想不到,竟是有四大逆命境界的骨族强者,突然来袭击皇室车队。

    “银澄阁下,有四大逆命境强者在,你还是回来吧。免得出现意外。”秦墨又以心念传音说道。

    毕竟,秦墨的真身是在帅府之中,并且,为了防止宴会上的诸多强者瞧出破绽,这头狐狸将【青焰琉璃火】分出一成,暂时注入秦墨体内,以此来模拟绝世强者的气息.??om

    现在,主城郊外的银澄身上,实则只有不足三成的青焰之力,即便配合血煞分身,对付一名逆命境强者,或许还能抗衡片刻。

    四大逆命境绝世强者,秦墨若是在密林中,根本不用考虑,当即就逃之夭夭了。

    “丫的,本狐大人现了一个老混蛋!这老货竟敢在这里出现,丫的……”

    忽然,秦墨耳边,传来狐狸气急败坏的吼叫,旋即心念断开。

    ……

    与此同时。

    密林的营地中,一位面无表情的老者突兀出现,他穿着一袭黑袍,气息若有若无,却是足不沾地,在营地中飘移。

    这个黑袍老者,仅是看上一眼,就如同看到一口深潭,难以测度,令人心中惊悸。

    在每一具尸体旁,黑袍老者都会悬空伫立,衣袍挥动,将尸体上的百宝囊,以及值钱的东西拿走。

    这等搜寻尸体,掳走财物的举动,本是极端下三滥的行径,但是,这位黑袍老者的一举一动,却是充满了一种庄严,一种肃穆,仿佛是在进行世间最高尚的行为,竟是透着一丝神圣。

    这位黑袍老者的模样,落在银澄眼中,后者立时狐眼圆睁,怒火腾起,这老头的模样,化成灰它都认识,不是胡三爷是谁。

    只是,此时胡三爷的衣着、气质,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同一位不可测的绝世强者,令人忌惮。

    不过,在银澄看来,一个精通无双幻术的高手,想要模拟出这种绝世强者的气势,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丫的,你这老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夜遇到本狐大人,看我怎么收拾你!”银澄眯着眼睛,眸子里跳动着炙热的战意。

    这个时候,营地中间,正在爆激战,一个素袍老者,一个黑甲中年,两人正联手,与四大骨族强者激战。

    一圈圈气劲余波,如同是怒海狂涛,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扑腾,将一切有形之物,皆是震成齑粉。

    唯一保持完好的,则是盛装宝物的箱子,箱子表面刻有强大的防御阵纹,能够抵御逆命境强者的战斗余波。

    旁边,栾海擎一脸惊惶的伫立,手持一件圆盘样的阵器,其中释放一圈乳白光罩,将他笼罩其中,抵御战斗余波的侵袭。

    那件圆盘状的阵器,极其精致,其上的阵纹有若龙纹,散着森严如狱的气息,分明是一件地级的防御神器。

    此刻,战斗已至白热化,素袍老者、黑甲中年人的修为,皆是逆命境中期,都可谓是一方豪雄。

    但是,面对四大逆命境的骨族强者,两人早已没有还手之力,皆是被震得口中喷血,面如金纸,已是身受重伤。

    “海擎殿下,你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素袍老者喷出一口鲜血,猛地提聚全身力量,拍出如山般的掌式,将四大鬼族强者暂时震退。

    “谁都可以走!栾海擎,镇天皇朝的皇子,必须留下。”

    其中一个骨族强者忽然开口,声音嘶哑空洞,磨牙般刺耳。

    这是交战以来,骨族强者第一次开口,却是令人心中寒,原来四大强者此行的目的,乃是冲着栾海擎来的。

    这时,战团之外,忽然出现一个黑袍老者,立地三尺,悬空而立,漠然注视在场众人。

    此人是谁?

    在场骨族强者、素袍老者,以及黑甲中年人,都感到震惊,六大逆命境的绝世强者,竟是无一看清,这黑袍老者是如何来的。

    “尘归尘,土归土,你们快点打完,我来给死者收尸。至于那些宝物,也算是死人之物,老夫一并带走!”黑袍老者眼帘低垂,这般说道。

    闻言,栾海擎则是面容惨变,他只觉此刻的自己,如同是一只待宰羔羊,生命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身为镇天国皇子,栾海擎何时有过这样的遭遇,他深深感到,此次西翎战城之行,实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哼!以为出动逆命境的绝世强者,就能抓住本皇子吗?”

    突然,栾海擎目光一凝,眼中掠过狠戾之色,一块玉牌悄然滑落在手中,玉牌上印刻着他的名字。

    这种玉牌,唯有镇天国的皇子才能持有,乃是危急关头的保命手段,只要捏碎之后,就如同启动一座【大地轮盘】,立刻就能传送走。

    不过,这块玉牌无比珍贵,其价值比地级神器还要珍贵,并且,镇天国皇子一生,也只能拥有一块,等于是多了一条性命。不得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去使用。

    砰!

    下一刻,栾海擎已是捏碎玉牌,一道璀璨的光辉,从他手掌中迸射而出,将他整个身躯笼罩,身形渐渐模糊起来。

    “今夜之辱,我栾海擎记下了!将来,必定百倍奉还!”在身形即将消失前,栾海擎充满怨毒的话语响起。

    蓦然,远处的密林中,也是响起一道慵懒的声音:“将来?百倍奉还?你这蠢猪皇子也有将来?”

    嗡……

    一道清脆的弓弦响动传出,其声无比清越,直透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