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03章 再决幻术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06.html
    骨傀!

    与秦墨在内门候补弟子试炼中,所遇到的瓷傀截然不同,并非是以机关之术,将骨头拼接,制成的傀儡。

    一般来说,凡是以机关术制成的傀儡,无论所用的材质如何,皆属于机关傀儡的范畴。

    而所谓的骨傀,与机关术中的傀儡,则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骨傀的炼制,牵涉到骨族的一部惊世奇典【帝骨十术】,其中记载着这种诡绝可怕之技。

    炼制骨傀,乃是以生物之骸骨,最佳是骷髅头骨,施以绝大的力量,将头骨中残余的神魂复苏,并与制造的躯体融合,形成的一种傀儡。

    这种骨傀,实则近乎于是一种再生的生物,不仅拥有生前的记忆,武学,并且,依照制造者的修为,骨傀的实力亦有不同。

    能够炼制骨傀的骨族强者,至少是逆命境界的绝世强者,而刚才那四具骨傀,竟然全部是逆命境界的战力。

    可以想见,制造这四具骨傀的存在,到底有多么恐怖,绝不仅是天境绝世那么简单。

    因此,银澄察觉到四大骨族强者,竟然是四具骨傀的时候,它的第一反应,就是掉头就跑,溜得越远越好。否则,一个不好,惹出这四大骨傀背后的强者,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当银澄看到胡三爷的表现,这头狐狸又改变主意了,一起合作上演了一出双簧。

    胡三爷、银澄坐在地上,栖息片刻,镇定了心神,而后开始检查一车队的宝物。

    这一车队的箱子,总共有九个,皆以玄奥强大的阵法封锁,若是贸然开启,会遭到阵法反噬,并且,还会毁去箱中宝物。

    这种阵法锁,乃是强大势力保护财物,司空见惯的手段。

    不过,镇天国皇室布置的阵法锁,却又很不寻常,每一个箱子上封锁的阵法,竟是都有九重之多,环环相扣,极是繁复。即使是阵道宗师亲至,想要破解这种阵法锁,也要耗费很大一番力气。

    于是,胡三爷、银澄开始比拼破解阵法的速度,从车队的两端,各自破解一个个箱子上的阵法锁,看谁的破解速度更快。

    不得不说,这一人一狐在破解阵法方面的造诣,已是近乎登峰造极,九个箱子上的阵法锁,只用了半刻钟,便是破解殆尽。

    一人一狐各自,都破解了四个半箱子的阵法锁。

    “你这老家伙,看起来有些门道嘛!本狐大人破解阵法的速度,自认当世无双,想不到你竟能跟得上我!”银澄眯着眼睛,神情有着惊异。

    “哪里,哪里,我老人家就是仗着年长一些,经验丰富一些而已。”胡三爷笑眯眯说道,那模样看起来却是越发猥琐了。

    随即,将一个个箱子打开,刹那间,整座山谷中宝光四溢,光辉冲天而起。

    其中有几个箱子中的宝物,更是嗡嗡作响,疯狂颤动,似是要飞遁而出。

    银澄早有准备,狐尾青焰跳动,交织出一张青焰之网,将直径百米的范围封锁,防止这些宝物的遁走。

    只见,九个箱子里,总计盛装了近百件玄级中阶的宝物,玄光交织一片,升腾如霞,无比绚烂。

    “乖乖,镇天国栾皇,为了笼络羿武狂,也是费尽心思啊!”胡三爷两眼迸发绿光,不断吞咽口水。

    “确实,确实,这些宝物固然都是玄级中阶的品质,但是,真正的作用却是远超玄级上阶的宝物啊!”银澄亦是点头,垂涎三尺。

    对于这一人一狐来说,可谓是见惯了奇珍异宝,除非是地级神物在面前,才会怦然心动。

    寻常的玄级宝物,在他们面前,根本难入他们的法眼。

    可是,这九个箱子里的玄宝,却是不同凡响,镇天国皇室为羿帅寿宴选择礼物时,无疑是耗费了很大一番心思。

    这九箱宝物,分别是九套玄宝,分别能组成九套玄级大阵,有的主防御,有的主攻伐,有的聚集地气,有的是幻阵等等……

    由一套玄宝构成的大阵,其威力已是堪比地级阵法,等于说,这九个箱子里盛装的,乃是九套地级大阵的阵器。

    这份礼物的价值,可谓是价值连城,足以让任何一个五品宗门倾巢出动,誓死抢夺。

    “再看看这两个家伙的尸首!”银澄忽然叫道。

    “是,快看看,快看看!”胡三爷连声附和。

    一人一狐迅速搜寻两具尸体,片刻,也是搜出一堆宝物,虽然无法与九个箱子的宝物相比,但是,素袍老者和黑甲中年人都是逆命境强者,所藏的物品又岂会简单。

    这两具尸体衣物中,有着十数瓶玄级上阶丹药,七本玄级上阶秘籍,以及六件玄兵。

    这些宝物的价值,亦是难以估量,足以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不过,与九个箱子的九套玄宝相比,两个逆命境强者的遗产,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最后一件……”

    这时候,胡三爷、银澄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半空中,悬浮的一件衣袍,那是栾海擎的衣物。

    刚才检查箱子宝物时,一人一狐分别施以禁制,将这件衣袍禁锢在半空,由一层光罩笼罩。

    事实上,从头到尾,一人一狐的心神,有九成都在这件衣袍上。

    “狐族的这位大人,你我刚才也算是共过患难的同伴,不如,这里的宝物,咱们平分,如何?”胡三爷鼠目眯着,说道。

    “平分?不行。”

    银澄断然拒绝,道:“老家伙,上一次在西城北地,本狐大人与你比拼惑心之术,输给了你!本狐大人不服,要再和你比拼一次,谁赢了,将这里的宝物统统带走!”

    “这……”闻言,胡三爷面露难色,道:“这怎么行!我老人家若是再将宝物全部拿走,那多不好啊!”

    丫的,说你这老家伙胖,你还喘上了!

    银澄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实则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当场发难,将胡三爷一记青焰烧死。

    “哼哼……,我身为狐族的绝世天骄!从哪里失败,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老家伙,士别三日,必须刮目相看!更何况,是我这等绝艳天骄,本狐=大人在幻术上的造诣,比之数月前,已是提升太多了。”

    这头狐狸昂着脑袋,无比高傲,“到时候,你这老家伙输得连裤子都没了,可别怪本狐大人不留情面!”

    “呵呵……,既是如此!那就比上一比吧。”狐三爷莞尔一笑,脸上的皱纹盛放,就如同一朵盛开的老菊。

    随即,如同上一次的对决,一人一狐对视,彼此的眼眸霍然变幻,眸光流转,似有万千景象纷呈,演绎世间的时光浮沉。

    一刹那,四周的景物晃动,开始模糊起来,竟是受到了幻术的影响。

    仅是眸术的对决,竟使得现实的情景,产生幻境的效果,这等幻术确实惊世骇俗。

    片刻,银澄端坐在地,身躯一动不动,却是呆住了。

    而胡三爷则是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却是勉力站了起来,喃喃道:“好险!差点就陷入【青焰七幻】的恐怖幻境中,幸亏我老人家定力非凡,及时脱身出来。”

    显然,这一场幻术对决,又是胡三爷占据上风,胜出了。

    环视一圈,看着九个箱子的宝物,还有两大逆命境强者的遗产,以及栾海擎的那件衣袍,胡三爷不由笑起来:“小狐狸,你非要比拼幻术,那我老人家就却之不恭,将这些宝物都取走了。至于你身上的东西嘛,我老人家就再发一次善心,不动了!”

    正嘀咕着,忽然,在胡三爷身后,一道血红身影出现,无声无息,双臂猛地挥出,在挥动过程中,手臂不断变幻,竟是化为两块血色板砖,长宽各是两尺,拍向胡三爷的后脑勺。

    砰!

    闷响传出,如同铁锤狠狠敲在皮鼓上,胡三爷后脑勺受到重击,顿时一个踉跄,眼冒金星,晃动着脑袋,却是没有当即昏倒。

    “还不倒!这老家伙的脑袋,是玄金铸造的吗?”

    这个血色身影,正是秦墨的血煞分身,见到两记凶猛的血色板砖拍下,竟是拍不晕胡三爷,不禁大吃一惊。

    当即,秦墨毫不犹豫,抡着双臂幻化的血煞板砖,一顿狂砸,左右开弓,又是砸了16下。

    终于,砰得一声,胡三爷跌倒在地,脑门上隆起18个大包,生生被18记血煞板砖,给砸得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