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12章 镇天楼
    从分馆中出来,由萧雪晨做向导,两人并肩而行,在内城区闲逛起来,似是在漫无目的游玩着。

    两人口中,绝口不提前去找侯天从的事情,每到一个景观处,萧雪晨都会引经据典,说起那里的种种事情。

    不得不说,萧雪晨的见闻,谈吐,皆是最佳的向导。

    不过,秦墨有着前世的经历,对于很多事物的见解,则是往往一针见血。

    就是这样,两人边走边聊,来到内城运河附近。

    望着前方隐约在望的运河,秦墨驻足而立,皱眉道:“草先生,你不会是想说,能够找到侯天从的地方,就是华灯初上后,出没运河上的湖上青楼吧?”

    想到夜间,还与冬东咚三人相约,要在运河岸边碰头,一起登上湖上青楼,现在,却与萧雪晨又来到运河边,秦墨心中有些怪怪的。

    “当然不是,其实呢……”

    萧雪晨洒然一笑,忽然手中折扇点出,化为无数道虚影,直刺向秦墨全身要害。

    其出招速度之快,宛如闪电一般,并且,这一轮攻势如天边流云,充满了无穷变化。

    在如此近的距离,突遭这样的攻势,实是令人防不胜防,尤其是秦墨更是没想到,萧雪晨会突然出手。

    不过,他的身体却是率先做出反应,心脏中的那颗剑魂一颤,秦墨本能抬手,一指刺入那片扇影中。

    啪!

    脆响传出,扇影消失,秦墨的食指点在折扇的一端,这样的情景,仿佛是两个好友在玩闹一样。

    秦墨却是心里清楚,这一轮攻势之迅疾,简直是防不胜防,比他以前遇到的任何对手的攻势,都要迅疾三分。

    “草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墨皱眉,有着不悦。

    刷……,萧雪晨打开折扇,微微扇动,笑道:“二老板,请见谅!我只是测试一下,你是否有杀侯天从的实力。”

    “事实上,侯天从的实力,比刚才铁掌柜所说,还要强上一筹。若是二老板实力不够,我自不会让你去冒险。”

    秦墨撇嘴,淡淡道:“那测试的结果,草先生觉得我的实力过关了?”

    “嗯……”萧雪晨秀眉皱起,似是在思索,而后一笑,摇头道:“能够捕捉到我的扇影,二老板你的实力,足以抗衡侯天从。单凭这一点,我相信二老板能够处理好此事。不过,我有一点很奇怪……”

    端详着秦墨,萧雪晨露出奇怪之色,道:“二老板来自西翎,又是西城宗门的绝世天才,又是如此年轻。以你的资质,实力,早该跻身人榜前列,皇都地灵榜上,也该榜上有名,为何从未听说?”

    “地灵榜?不是只有皇都的天才,方才能够位列榜上吗?”秦墨好奇问道。

    这些天来,秦墨时常听人说起地灵榜,以为是为皇都的天才们而设的榜单。

    至于其他,秦墨并未过多了解,毕竟,他这些天一直专注于【聚宝台】的战斗,哪里有时间了解其他事情。

    “谁告诉你,地灵榜是为皇都的天才所设的。”

    萧雪晨不由白了他一眼,这个黑发少年明明见闻渊博,为何会对地灵榜的事情知之甚少。

    “地灵榜,是为整个镇天国的年轻天才而设,总共有三千个位置,又称为三千地灵榜。代表着镇天国最杰出的三千名武道天才,不过,历次地灵榜前列的天才,都是皇都中人,这倒是一个事实。”

    “凡是位列地灵榜的天才,必定是人榜前万名之内的俊杰。只不过,地灵榜是镇天国制定的榜单,而人榜,则是涵盖了古幽大陆的武道天才。”

    “在皇都境内,自是地灵榜最有权威性。侯天从在地灵榜的宗师境强者中,至少能排入前五十位。”

    “不过,看起来这一次的地灵榜,遗漏的有点大,为何会漏掉二老板你?”

    萧雪晨注视着秦墨,她对此很奇怪,人榜和地灵榜的记录,一向由观星楼负责。

    以观星楼一贯公正的态度,不该遗漏这样一位天才。

    秦墨笑了笑,道:“天道有缺,尚有那遁去之一,又何况是人。地灵榜、人榜之事,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侯天从现在何处?”

    “镇天楼。”萧雪晨略一沉吟,说道。

    ……

    傍晚,夕阳西下。

    东部内城区的中央,矗立着一座高楼,楼高九层,每一层的间距高达十数米,整栋楼金碧辉煌,在夕阳余晖下泛着一圈圈华彩。

    楼顶上,有着龙凤戏珠的雕饰,在夕阳下绽放夺目光辉。

    整个东部内城区,皆能看到这座高楼绽放的光芒,这就是镇天楼。

    镇天楼四周万米之内,皆无其他建筑存在,八条大道直通高楼,寓意着四通八达。

    这座镇天楼,是皇都中最奢华的酒楼,亦是权贵子弟最喜欢聚集的地方。

    此时,镇天楼的第一层,却是剑拔弩张,气氛犹如铅块般凝滞。

    砰!

    第一层楼中央,一个身躯魁梧的铁甲将领,猛地一拍桌子,吼道:“酒菜呢?到现在还不上?当我们北城将士吃饭不给钱吗?”

    闷雷般的咆哮声,在整座镇天楼中响彻,却是无人斥责这个军人放肆。

    周围,则是有很多衣着华贵的食客,面带冷笑,斜瞅着这个铁甲将领。

    偌大的镇天楼第一层,分为泾渭分明的两群人。

    一边是铁甲明盔的军士,皆是来自各个战城,占据了酒楼第一层的一半位置。

    另一边,则是华服锦袍的人群,皆是皇都各个势力的权贵。

    而在第一层中央,四张桌子拼在一起,一位环眼虎须的铁甲大汉伫立,庞大身躯犹如一头雄狮,环顾四周,散发着可怕的杀气。

    这时,两名小厮托着满满两盘食物,战战兢兢,却又飞快窜到铁甲大汉面前,将美食摆了满满一桌。

    “这位军爷,您请息怒。现在是饭点,上菜没那么快!”其中一名小厮连声道歉。

    铁甲大汉瞪了一眼,也不说话,提起一坛酒,手掌一吸,将封盖吸开,便是举坛痛饮,无比的肆意张狂。

    瞧着大汉痛饮的模样,不远处,一个华服中年人不屑冷笑,嘀咕道:“哼!一个酒桶莽夫,也敢在镇天楼撒泼……”

    话未说完,华服中年人猛地捂嘴,惨叫起来。

    只见他的脸颊两侧,插着一根筷子,穿了一个通透。

    “谁!?”

    “敢在镇天楼中放肆!”

    很多皇都武道强者霍然起身,怒视对面一群军士,旋即看到了动手的真凶。

    却见铁甲大汉旁边,坐着一位铠甲女将领,一袭银甲,系着枣红披风,绝美容颜中,带着无比英武之气。

    她面前的桌上,只摆放着一根筷子,另一支则是不翼而飞。

    毫无疑问,刚才暗算的凶手,必定是这名银甲女将领。

    可是,在座皇都强者们见到此人,却是一个个坐了下来,再也不置一词。

    银甲女将领抬头,如冰刀般的眸子扫视一圈,却是无人敢与之对视。

    “呵呵,你们皇都的男人真是有趣,克扣军饷是一个比一个积极,到了真刀真枪的干了,怎么一个个怂得像孙子一样?”

    那冰冷悦耳的嗓音,足以激起任何雄性动物的征服欲,可是,此时此刻,却是无人敢站出来,反驳这位银甲女将领的喝斥。

    因为,在场有些身份的人都清楚,这位银甲女将领是惹不起的主。

    无论是她的身份,还是她自身的可怕实力,亦或是她身后代表的势力,在场的皇都众权贵子弟都没多少惹得起。

    这位银甲女将,便是北灵战城最年轻的一位副统帅,亦是皇都地灵榜排名前百位的宗师境怪物,北王最看重的爱将百里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