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锻神八法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09.html
    叮!

    玄兵砍在狐臂上,传出一道轻鸣,两者皆是毫发无伤。

    但是,秦墨却觉脑袋一阵轰鸣,仿佛是被重重当头一棒,差点拿捏不住玄兵,连忙撤步后退。

    “这是……,神魂分身的攻击?”秦墨惊异不定。

    此时,银澄身体表面,那层七彩光泽流转,如同水纹般涌动,仔细看去,则能看到七彩光泽表面,竟是有着无数螺纹倒刺,犹如荆棘一样。

    “【神魂荆棘铠】!这才是神魂分身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伤敌手段!”

    这狐狸咧嘴笑着,身躯涌动血煞之气,凝成一具血煞分身,与之并列而坐。

    紧跟着,七彩光泽闪动,化为一层七彩霞衣,竟是披在血煞分身上,与之表面融合。

    随即,七彩光芒湮没在血煞之光中,竟是察觉不出,血煞分身表面附着着【神魂荆棘铠】。

    这一幕,让秦墨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凝聚神魂分身后,能够化为这种【神魂荆棘铠】,与血煞分身融合。

    如此一来,血煞分身等于多了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手段,威力激增。

    “好厉害!神魂分身确实可怕!”秦墨由衷赞叹。

    “哼哼哼……,小子,知道厉害了吧!不过,想要修成神魂分身,也是极其困难。首先满足的先决条件,就是武者的肉身气血,要无比强大,能够达到凝聚血气分身的程度,才能够修炼这种神魂分身,否则……”

    银澄眯着眼睛,讲述神魂分身与血气分身的联系,之前这狐狸就一再告诫秦墨,一定要凝聚血气分身,才能尝试凝聚神魂分身,乃是因为在肉身不够强大的情况下,一旦神魂分身凝聚,很容易致使身魂分离,一损俱损,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分身三化之中,血气分身才是重中之重,是分身三化的基础。

    “等等,银澄阁下……”

    秦墨听着听着,不禁皱眉,“既然血气分身是最关键的,你为何能在先天境界,就修成神魂、真焰分身呢?难道是另辟蹊径?”

    “这个嘛……”闻言,银澄脸色一肃,淡淡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本狐大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妖狐一族同龄中肉身最强大的天才,在先天境界时,生生凭借肉身的强大,将神魂、真焰分身强行修成了。”

    这狐狸罕有这般严肃的开口,但是,它说话时,不断抖动的后肢,以及不停颤动的七条尾巴,则是暴露了它无比得意,无比显摆的心情。

    “凭肉身强大,生生将其他两大分身修成了?银澄阁下,不愧是妖族的绝世天骄!”

    秦墨不禁惊叹,倒是没有在意这狐狸的得瑟,因为这种事情确是惊世骇俗,足以自傲。

    “哈哈哈……,你小子不错嘛!认识你这么久,竟学会拍马屁啦!”

    顿时,银澄还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能听到秦墨这样由衷的赞叹,让狐狸无比舒畅,仿佛身体毛孔都洞开,一直爽到心里。

    “难得看你小子说实话,既是如此,打铁趁热,本狐大人就将这门功法传授给你!”

    银澄眯着狐眼,笑得弯成月牙状,这般说道。

    随即,这头狐狸说出了这门功法的名字,【锻神八法】!

    “【锻神八法】,乃是我妖狐一族的不传之秘,你小子修炼之后,不可传授给第三者,否则,本狐大人绝不放过你!”

    “所谓【锻神八法】,分为神魂之听、看、触、嗅、味……”

    正说着,银澄忽然停住,侧耳倾听,不再言语。

    此时,秦墨正听得入神,想要尽知这门功法的玄奥,却是戛然而止,不由又气又恼,暗道这狐狸的性格也太恶劣了,这般吊人胃口,实是该痛扁至死。

    “小子,【锻神八法】的传授,等到下次吧。你先把外面的事情解决了,有的你忙了。”

    银澄的语气很古怪,说完之后,便是窜到密室的床上,七条尾巴裹住身体,呼呼大睡起来。

    这番举动更是古怪,让秦墨很是奇怪,这狐狸一向最喜欢凑热闹,怎么会窝在密室中不走?

    略一思忖,秦墨站起身体,整理衣物,将兽骨面具戴上,以“羽先生”的面目,走出了密室。

    咯吱!

    房门打开,已是凌晨,即将黎明,院子里一片寂静,夜凉如水,很清冷。

    可是,院落里却是站着一个身影,赫然是龚掌柜,他衣袍上沾着露水,显是已经站了很久了。

    “羽先生,您休息好了吗?”

    见到秦墨的身影,龚掌柜眼睛一凉,擦了擦脸上的露水,笑道:“您一贯神龙见首不见尾,听‘羽馆’的仆从说起,您今夜来此歇息,我就在这里等您了。”

    看到龚掌柜全身被露水湿透,秦墨不禁愕然,继而道:“龚掌柜,你以后若是有事,给馆里的仆从留信就可以,不必这般等着。”

    从“羽馆”建成至今,其中大部分的运作,皆是由龚掌柜一手操办。

    现在的“羽馆”,在西翎主城的人们心目中,已是比神医馆还神奇的所在,能有这样的威名,离不开龚掌柜的大力宣传。

    再加之,龚掌柜与秦墨之间的交情,又是同出焚镇的同乡故旧,秦墨是很尊重龚掌柜的。

    当然,主要是龚掌柜并不清楚,“羽先生”的真正身份就是秦墨,否则,他就不会等待这么久了。

    “羽先生,其实我确是有要事相求。所以,才在此等候,以示诚意。因为有一位贵客想向羽先生求医,但是一直不得见,就找上了我……”

    龚掌柜一边说着,一边赔笑道。

    贵客!?

    秦墨有些惊讶,能让主城聚宝斋分店的大掌柜,称之为贵客的人,那必定非同小可。

    一般来说,只有羿武狂、米风狂等逆命境界之上的强者,才能被龚掌柜称之为贵客。

    略一沉吟,秦墨也不想落了龚掌柜面子,便开口道:“既是龚掌柜相求,那就见上一见吧。”

    “谢谢羽先生,能给我小老儿这份薄面!”

    龚掌柜顿时笑起来,他是真的很惊喜,要知道,整个西翎主城,除去羿武狂、米风狂,以及简家的寥寥数人,羽先生会出手医治。其他人求医,根本连羽先生的面都见不到。

    此次,羽先生会答应见一见,那真是给足了龚掌柜面子。

    片刻,院门打开,在龚掌柜的陪同下,一个黑袍老者走了进来。

    这位老者身穿的衣袍,边角呈鎏金,腰间挂着一卷鞭子,鞭身纹理如蛟蟒,流转着缕缕黑气。

    “羽先生,在下姓冯。我家小姐痼疾缠身,想请您出手诊治。”黑袍老者躬身抱拳,恭敬开口。

    对面,秦墨兽骨面具下的双眼,骤然紧缩,他终于明白,为何那头狐狸不愿跟出来。

    “你姓冯……”秦墨开口,声音似是在自言自语。

    这位黑袍老者,不就是心爱人儿身边的管家么,冯伯……

    一瞬间,秦墨的思绪不禁飘远,脑海中一段段记忆呈现,想起了前世,被冯伯拿着鞭子,一路追打,逼迫他离开心爱人儿。那蛟蟒鞭威力极大,但是在追打他时,却是每一鞭都打在半空,没有一鞭打在他身上。

    “羽先生,我家小姐知道您的规矩,一向不出诊。所以,她已在院门外等候……”

    冯伯话未说完,院门已是再次打开,一抹银衣倩影走了进来,一霎那,院落中深墨的夜色,随之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