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07章 痼疾真相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10.html
    这世间总有一种美丽,仅是看上一眼,便觉得不会被时光侵蚀,因为已经铭刻在心,不会褪色……

    这世上总有一位佳人,即使遮住容颜,宽袖长袍,却也让人惊艳,赞叹芳华绝代,倾国倾城……

    院门口,站在一抹银衣倩影,戴着白纱斗笠,穿着宽袖银袍,却是令整个院落也明亮起来,深沉夜色如同染上华彩,莫名绚烂……

    秦墨整个身躯绷直,颈脖的血管怒张,砰砰跳动,那血管搏动的声音,甚至能够听到。

    下一刻,秦墨放松下来,双眸陡得平静,心绪无悲无喜,再不起一丝波澜。

    “是你……”

    秦墨这般开口,似是认出了这位女子,因为不久前,在“运河海潮”上观潮时,他确是与她见过。

    “小姐,您怎么进来了,这……”

    冯伯回头,不禁有些焦急,他没想到自家小姐会突然闯进来。要知道,“羽馆”这位主人的脾气,已是满城皆知的冷傲,真若是惹得羽先生不喜,恐怕栾皇亲至,也是见不到面的。

    再者,这位羽先生不仅医术通神,亦是接近天境的绝世大高手,若是惹得他不悦,冯伯很担心会对自家小姐不利。

    “没事,冯伯。我本来还在猜想,羽先生到底是哪位俊杰,想不到是先生你……”

    院门口,银袍丽人正是萧雪晨,她声音中有一丝惊喜,“羽老师,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这一次,你可一定要教我【云雕石刻】!”

    院落中,龚掌柜、冯伯皆是愕然,他们没想到这对男女竟是旧识。

    冯伯暗道,【云雕石刻】?就是小姐这段时间,一直摆弄的石页雕刻吗?难道是这位羽先生的雕刻技艺?

    伫立原地,秦墨袖子里的双手,忽而摊开,忽而握拳,连续重复了数十次,终是猛一握拳,心绪彻底平复。

    “既是龚掌柜所求,我与你又是旧识,进来吧。”秦墨这般说着,转身进屋。

    ……

    羽馆主宅,有着一间豪华的诊疗大厅。

    不过,自从“羽馆”建立以来,这间大厅就未开放过。因为秦墨直至现在,也未曾出手救治过一人。

    当然,此前为简月玑补全刀骨,为黎先生治疗寒毒,乃是在羽馆最深处,一处秘密之所进行,并不是在这座大厅。

    大厅中,八盏香炉中缕缕飘香,点燃的是一种玄香,有着静心涤念的奇效。

    秦墨四人以此落座,龚掌柜、冯伯两人本想站着,却在秦墨的示意下,在下首找了两个座位,坐了下来。

    “羽先生,我是皇都萧家的萧雪晨,此次冒昧前来,还希望先生你能施以妙手,治愈我的痼疾。雪晨感激不尽,先生需要什么报酬,尽管开口!”

    萧雪晨浅笑开口,声音清脆若如珠走盘,“当然,若是羽先生觉得我资质不错,能够收下我这个学生,传授我【云雕石刻】,那就两全其美了。”

    “若是萧小姐的痼疾,我能够治疗,自会出手。”秦墨双眸一动,“至于【云雕石刻】的传授,不要再提,我没有收学生的想法。”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萧雪晨有些遗憾,却是又道:“羽先生,你不考虑一下吗?我天资可以说是聪颖绝世,在皇都都是享有盛誉的,收下我这个学生,绝不会辱没这门技艺的。况且,我还备了一份谢师重礼,乃是我萧家的独门身法秘籍【逍遥九踏】,如果羽先生答应,这本秘籍就送给你了,这可是孤本哦……”

    “小姐,你怎么可以拿【逍遥踏】送人,若是让老夫人知晓,又要气晕过去了……”

    下首,冯伯额头渗满冷汗,一阵急眼,他没想到自家小姐为了学那门雕刻技艺,竟要将萧家独门绝学送人。若是此事被萧家那位夫人知晓,他下场会很凄惨。

    况且,这位羽先生亦非寻常神医,自身就是天资绝艳的大高手,十有**是那一圈子里的人。若是惹恼了羽先生,很可能直接被赶出门。

    旁边,龚掌柜亦是满头冷汗,暗中祈祷,上首坐着的一对男女,皆是了不得的人物,可千万别起冲突,否则,他也要倒霉了。

    “开始诊治吧,伸出双手。”

    秦墨暗中无奈摇头,不想和这人儿争辩,他很清楚,这人儿若是真的争辩起来,可谓是巧舌如簧,没几个人能招架的住。

    取出六根玄金丝线,交替弹出,系在佳人一双皓腕上,一边三条。

    嗡嗡嗡……

    屈指弹着丝线,发出一阵轻响,秦墨端坐不动,闭目沉吟,似在诊断萧雪晨体内的状况。

    这一幕,令在场三人有些发呆,这种悬丝诊脉之技,只存在于传说中,想不到今日得见。

    不过,传说中的悬丝诊脉,似乎没有六线齐出之说,而且,这位羽先生在诊治之前,根本连病情都没问一句,仅凭悬丝诊脉,就能尽断病情。

    对面,萧雪晨亦是很惊异,来羽馆之前,她就听闻这位羽先生的医术,堪称通神,却是从未有一人,亲见他出手诊治。

    想不到,这位羽先生一出手,就是悬丝诊脉的奇技。

    此时,秦墨却是眉头紧皱,这种六线诊脉之技,乃是【天干十二针】的一部分,六线齐出,分断人体的五脏六腑,体内诸邪皆是无所遁形。

    萧雪晨的脉象,如同常人一般,丝毫没有武者的脉大如洪。实则,佳人的真实修为,已是返璞归真,恐怕早已踏破宗师境,跻身逆命境界,甚至更加可怕。

    重生以来,秦墨所遇的诸多年轻天才中,或许只有那位神秘莫测的西翎幽,能与萧雪晨比拟。

    不过,在六线齐出的诊断之下,秦墨察觉到一丝异样的波动,非常不协调,如同烈日之下,潜伏着一条毒蛇,随时可能噬人。

    “这……,就是前世的雪晨,体内一直潜伏的隐患,最终引发十年剑劫的罪魁祸首吗?”秦墨心中一动。

    良久,秦墨双手一动,已是将六线收回,低头思索,久久不语。

    大厅中,陷入一片寂静,三双眼睛注视着秦墨,想听听名动西翎的这位神医,在未问一词的情况下,到底诊断出了什么。

    “萧小姐,你太莽撞了!”

    秦墨抬头,责备道:“在先天境界时,就深入幽寒古川,身中【蚀魂毒兰】之毒,能够活着回来,已是万幸了。你实在太不知轻重了……”

    说到后来,秦墨的语气透着一股子凌厉,前世关于萧雪晨体内的隐患,他一直不知情。直至佳人十年剑劫来临,才是真正明白,她体内的剑魂一直有损,本应斩断情丝,忘情绝性,才能避免剑劫的爆发。

    然而,谁也没想到,他和她,会那般的相遇了……

    心脏猛地一疼,如同针刺一般,秦墨浑身抽搐了一下,往昔思绪犹如潮水般,纷纷涌上心头,又被他以绝强的定力,生生压了下去。

    此刻,大厅中则是更加寂静,其余三人皆是瞪着眼睛,呆呆看着秦墨。

    “羽先生,你竟真的这样诊断出来了?”萧雪晨很惊讶,白纱斗笠下美眸忽闪,很吃惊。

    “羽先生,您医术通神,请您出手,治一治我家小姐的痼疾!”冯伯激动难抑,慌忙起身,连连抱拳鞠躬。

    要知道,神医馆中的那些医者们,为他家小姐诊治,根本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而这位羽先生连病情都不问,仅是六线诊脉,就道出了病情原委,高下立判。

    龚掌柜瞪着眼睛,非常吃惊,他是听闻“幽寒古川”、“蚀魂古兰”两个名字,感到十分震惊。

    因为对于古幽大陆的强者来说,这两个名字是一种禁忌,代表着死亡、恐怖,以及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