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丑庸的黄馍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2151.html
    第六十五章丑庸的黄馍馍

    三千亩地很大,云琅跟梁翁一起转悠了一整天,除了看见几只野鸡跟兔子,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回到家就看见丑庸跟小虫两人正在卖力的磨面,小小的石磨跟前已经堆了好大一堆糜子面。

    不仅仅如此,昨日她们就磨了很多糜子面,学云琅那样连夜揉好,放在瓦缸里发酵一晚,现在,磨盘边上堆满了蒸好的黄馍馍。

    云琅从磨盘上取了一个黄馍馍,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有点发甜,他就不爱吃这东西。

    刚刚蒸出来的黄馍馍还算不错,放凉之后,咬一口就跟咬在沙子上差不多,松散的厉害。

    梁翁跟着云琅转了一天,也早就饿了,跟着取了一个,大口的吃了起来。

    云琅的眼睛余光忽然发现,丑庸跟小虫两人正仇恨的看着他跟梁翁。

    等他想要看仔细的时候,发现两个丫头又低下头卖力的磨面。

    “疯了,工匠们的伙食又不归我们管,你们弄这么多的黄馍馍做什么?”

    “我饿!”丑庸回答的很快。

    “好,我以后就盯着你吃,你要是不吃完,我打破你的脑袋灌进你肚子里去。”

    云琅愤怒的用指头点着丑庸的脑袋,这个傻丫头说话根本就不过脑子。

    小虫陪着笑脸道:“能吃完,我也喜欢吃!”

    云琅哼了一声,就进了刚刚烤干的新房间,他喜欢这种带着原始粗犷感觉的房子。

    对于小丫头们吃饭,云琅是从来不管,也从来不限制的,他认为吃饭是一个极其愉悦的过程,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搅都是不可原谅的。

    家里的粮食多,云琅从来都没有挨过饿,对于粮食他没有多大的感觉,既然丑庸她们喜欢吃,那就吃,无非是多做了一些,算得了什么。

    梁翁若有所思的咬着黄馍馍进了房间,从云琅这里混了一大杯茶水之后,小声道:“这两娃不对劲啊。”

    云琅笑道:“喜欢吃就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也正常,等以后家里养了鸡,给她们一人添个鸡蛋,身体吃的壮壮的比什么都好。”

    “小郎,不是要管她们吃喝,主要是这两个丫头在遭谎哩。

    自从家里开始吃白面以后,她们对糜子碰都不碰,现在突然喜欢吃了,真是怪哉!“

    云琅笑道:“吃东西就不要管了,你先帮我弄些竹简回来才是正事。”

    梁翁笑着答应了,云琅对家里这两个丑丫头不是一般的宠溺。

    不像是对仆役,更像是长兄对弟妹的样子。

    梁翁没有猜错,云琅这个人因为在孤儿院待得久了,很容易就把自己带入到长兄这个身份里去。

    当然,首先要能进入他的心里才成。

    云琅对水的要求很高,刘颖派工匠从山泉边上引来泉水因为是水沟的方式引来的,云琅嫌弃水里有土腥味,所以,每日清晨,丑庸就会带着小虫去一里地以外的泉眼处汲水。

    这一天也不例外。

    天刚亮,丑庸就跟小虫偷偷摸摸的出发了,梁翁皱着眉头悄悄地在后面跟上。

    这个时间去汲水,外面的工地上人很少,他很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危。

    水罐子不装在背篓里,抱在怀里算怎么回事?

    背篓里装满了东西,还用麻布盖上,她们要干什么?

    眼看着两丫头蹦蹦跳跳的向泉眼处走去,梁翁握紧了斧头,继续跟上。

    泉眼就在不远处,甚至不用穿过松林,堪堪在松林的边上,有一大股泉水从松树根底下冒了出来,云琅将它称之为松根水,乃是烹茶的上品水源。

    丑庸跟小虫来到了泉眼边上,放下罐子,就警惕的朝四周看,确定没有什么人了,才把双手聚拢在嘴边学布谷鸟叫。

    “布谷,布谷!”

    马上,松林里也传来了“布谷,布谷”的叫声,在远处跟踪的梁翁,一张老脸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

    他决定就在这里看着,看看这两个死丫头到底在私会何人。

    先是一个赤着上身的半大小子从松林里钻了出来,等了片刻,没发现有什么危险,就朝林子里呼喝了一声:“出来吧,丑庸姐姐给我们带吃的了。”

    话音刚落,就从松林里涌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急切的向丑庸跟小虫伸出了手。

    “今天吃的很多,每人都有,不要抢,先给小的吃。”

    很快,丑庸跟小虫掀开背篓,从里面取出黄馍馍一个个的递给那些孩子。

    梁翁攥紧斧头的手慢慢松了下来,靠在松树上看远处那些孩子就着泉水狼吞虎咽的吃黄馍馍。

    丑庸把最大的一个黄馍馍递给最先出来的少年道:“褚狼,这个给你!”

    少年接过黄馍馍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多谢丑庸姐姐。”

    丑庸有些不痛快的道:“快吃吧,干什么不好,非要当强盗。”

    少年尴尬的一个劲的冲着丑庸赔不是,从他絮絮叨叨的废话里,梁翁听出,就是这小子前两天抢劫了丑庸。

    怪不得那一天丑庸回来的时候,裙子上满是泥巴,问她还说是摔跤了。

    就目前的样子来看,这丫头根本就是在帮那个小子隐瞒!

    那些孩子没人吃了一个黄馍馍,手里还拿着一个,两个大一点的孩子帮丑庸,小虫的罐子灌满了水,帮着背到他们最能接近院子的地方,这才放下背篓,一头钻进了松林。

    每天这个时候,云琅已经起身了,在院子里跑上几十圈,松开筋骨之后,就要吃早餐了。

    见小虫跟丑庸背着背篓进来了,皱着眉头道:“每天不要这么早就出去,等人多了再去,这个时候老虎都没回山洞呢。”

    小虫下的脖子一缩吐了一下舌头,丑庸则笑道:“早上的泉水干净。”

    云琅笑道:“这倒是真的,早上空气清冽,泉水的味道要比中午好上一个档次,就算是凉着喝也清心润肺。

    不过啊,你们还是不要大清早就出去了,等以后家里有了男仆,让他们去。”

    丑庸放下背篓,拉着云琅的袖子欢喜的道:“咱家要收男仆了?”

    云琅在饭桌前坐定笑道:“那是自然,不但要收男仆,还要收很多人进来,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只有我们五个可不成。”

    丑庸用力的抱着云琅的手臂,将他的手臂用两个已经颇具规模的胸脯包裹起来,继续扭着道:“年纪小点的男仆也收?”

    云琅奇怪的看着丑庸道:“如果你的家人在,不管老少我们都要,带回来就是了。”

    丑庸连连点头,目光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琅虽然很享受这种软绵绵的感觉,他还是把胳膊从丑庸的怀里抽出来,准备吃梁翁老婆给他准备的美味早餐。

    美味早餐就是一大碗加了肉臊子的白面条,两碟子山野菜,离开了阳陵邑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豆花吃了。

    刚刚吃完面前的白面条,见丑庸跟小虫吃面条吃的贪婪,就打趣道:“你们不是喜欢吃黄馍馍吗?怎么又吃起面条来了?”

    小虫惊恐的看着丑庸,丑庸是撒谎撒习惯的,张嘴道:“黄馍馍留着午饭时吃。”

    梁翁提着斧头从外面走了进来,听见了云琅跟丑庸,小虫的对话,恶狠狠地对丑庸跟小虫道:“面条放下,喜欢吃黄馍馍,以后就吃黄馍馍!”

    云琅见丑庸跟小虫的眼泪就要下来了,无奈的朝梁翁挥挥手道:“吃饭呢,多什么话。”

    说着话,把小虫她们的饭碗往她们面前一推道:“快吃,难道还真的想吃黄馍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