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20章 炼体针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23.html
    “【大道九剑】中,我只领悟了【大道守剑】和【大道杀剑】,并且,在先天境界,也只能将这两剑的威力,发挥到精通的层次。想要令守剑之剑图凝而不散,至少需要到宗师绝顶之境。想不到,现在守剑之剑图,竟是凝成了,还是十息之久。”

    秦墨修炼的剑技中,由【大易周天剑】演绎的【大道九剑】,一直是他的杀手锏,轻易不会施展。

    因为这种绝世剑技,实则是到宗师境界,才能够真正修炼,并发挥真正威力的。

    以【大道守剑】而论,便是以剑意,凝成守护剑图,以此来抵御绝强的攻势。

    若将【大道守剑】修至大成,则剑图达到九九之数,八十一道守护剑图环绕其身,凝而不散,则战斗时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想要使得守护剑图凝而不散,至少需要宗师境界的修为支撑,秦墨以前施展【大道守剑】,最多只能同时凝成十道剑图,三个呼吸之内,就已消散。

    现在,【神听之技】修成后,他却是赫然发现,自己已能凝成三十六道守护剑图,并且,还能持续十息之久。

    这种情况,无疑令秦墨的防御剑技,威力激增了数倍,甚至可能是十倍。

    “如今,我的修为固然是先天七段。但是,凭此三十六道守护剑图,也足以抵御宗师中期强者的徒手攻势吧。”

    “也不知道,再加上拥有的【无光内甲套】,以及映日神铠,再配合【血煞分身】、剑魂之力,我现在的战力极限在哪里?”

    这一刻,秦墨清晰感受到,此次西翎主城之行,让他真正强大起来了。

    “哼哼……,你小子倒是真痴情,为了萧家那丫头,竟然这般玩命练成【神听之技】。可惜啊~,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你小子何必呢?”密室角落里,那头狐狸眯眼假寐,这般说道。

    秦墨沉默,而后笑道:“银澄阁下,哦,不,是不是该称呼‘澄银阁下’?”

    “你这臭小子……”银澄狐眼一睁,似要发怒,随即眯眼笑道:“本狐大人是曾说过,若你小子在七天之内,练成【神听之技】,名字从此倒过来写。本狐大人向来一言九鼎,说话算话,不过,那是指本狐大人的真名。反正知道的本来就少,况且,凡是敢直呼这个名字的,从未有一个还活在世上。”

    公羊十二,变为二十羊公吗?

    秦墨脑海中,这两个名字翻来倒去,盘旋了十多遍,他再次确认,这头狐狸真是无耻。因为这名字不管是顺着读,还是倒着读,都是一样的难听。

    “好吧。”秦墨摇头,不想再理会这头狐狸。

    此时,一声细微的响声,顿是在耳边响起。

    随即,秦墨脑海中,便是浮现一个情景,“羽馆”大院中,三个人的身影相继出现,龚掌柜、冯伯,以及那个人儿的倩影。

    修成【神听之技】后,对于秦墨带来的提升,乃是多方面的。

    “耳闻如视”的探知力,亦是有了明显的提升,哪怕是方圆十丈之内,尘埃飘起的声响,有时亦会引起秦墨的警觉。

    “来了么……”

    秦墨持剑自语,旋即收起佩剑,戴上骨质面具,摇身一变,伪装成羽先生,离开了密室。

    “去吧,去吧。本狐大人就不做陪了。”银澄翻了个身,用七条尾巴紧裹着身体,睡了过去。

    ……

    羽馆的诊疗大厅中,秦墨给予了可以医治的肯定答复。

    “羽先生,您真的可以妙手回春!?”

    冯伯的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连鞠躬,“您有任何要求,需要任何报酬,尽可以提出。我们萧家一定满足。”

    “嗯?这次诊治的报酬,我与雪晨小姐早已谈妥,又有变动?”秦墨皱眉,语气有些冷漠。

    之前,秦墨与萧雪晨谈好的报酬,就是萧雪晨深入幽寒古川的经历,以及目的。

    “这个……,不是……,这个报酬未免也……”

    冯伯不禁赔笑,面露难色,关于秦墨与萧雪晨谈妥的报酬,他自是知晓。只是,那个报酬固然牵涉一些秘辛,却也算不得价值连城的秘密,又怎能算作是报酬。

    若是以这种报酬,来支付羽先生的诊金,将来传扬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萧家的小气。

    “行了。冯伯,你们下去吧。”萧雪晨挥动纤手,轻笑道。

    冯伯有些无奈,只能与龚掌柜相继退下。

    “羽先生,七日不见,你身上似乎有了很奇特的变化。”白纱斗笠下,一双美眸若隐若现,端详着秦墨的身影。

    “哦?萧小姐很敏锐。”

    秦墨面无表情,心中则是一震,这人儿剑魂天生,感知力无比敏锐,可不要被她瞧出端倪,识破自己的真面目,那就麻烦了。

    “倒也不是敏锐,而是我体内,一直潜伏的【古兰之毒】,刚才躁动了一下,似是感受到危险一样。”一声动人剔透的笑声,从白纱斗笠下传出,“看起来,我这次是撞大运了,用这么点报酬,就换得羽先生的神手医治。”

    “各取所需而已,你们认为报酬低微,我却觉得很有价值。”说着,秦墨皱了皱眉,“不多说了,开始治疗吧。当初,中毒的地方是哪里?”

    “一开始中毒的地方?应该是这里……”

    玉手抬起,忽然摘下白纱斗笠,显露一张倾城容颜,令秦墨双眸霍然瞪起,这面容如此熟悉,曾无数次在他梦中浮现,魂牵梦萦,刻骨铭心。

    吹弹可破的脸蛋,一双美眸如同星辰,正笑盈盈的望着秦墨,一如那前世,那个人儿每次见到他,都会浮现相似的笑颜。

    “雪晨……”秦墨心中低语,眼帘低垂,目光无比深邃。

    “当初中毒的地方,在这里。”

    摘下斗笠,萧雪晨娇躯微侧,露出如玉的雪颈,那里有一个细小的黑点,若不细看,难以察觉。

    “当初我深入幽寒古川,来到一座诡峰上休息,当时就察觉那里的异常。不过,幽寒古川处处危机,我也不指望那座山峰是安全之地。却是没有想到,那座山峰的背面,整整一半的峰峦,生长着一朵可怕而美丽的巨大兰花……”

    萧雪晨回忆在幽寒古川的往事,那朵古兰的体型无比庞大,有一座山峰大小,但是,却有着惑人耳目的可怕能力,唯有到古兰的近前,才会发现这个恐怖的存在。

    那时,已是逃无可逃,只能任由古兰攻击过来,侵噬自身的神魂。

    可是,萧雪晨却是逃走了,却也中了古兰之毒。

    “这种古兰之毒,确实诡异。”端详着那个细小伤口,秦墨耳边传来一阵细微而可怕的啸声,仿佛是一头鬼怪的嚎叫。

    视野中,那个细小伤口忽然清晰,迅速放大,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孔洞,比针眼还小,孔洞边缘呈现不规则的形状,好像是被烧灼过一般。

    “咦!这是怎么回事?”秦墨不由一怔,他的视力何曾如此敏锐?

    “小子,不用惊讶。【神听之技】练成后,【锻神八法】的后四法也会迅速练成。”银澄的心念传音忽而响起,而后又消失。

    这狐狸教导东西,还真会藏着掖着……

    秦墨暗自摇头,旋即镇定心神,抬起手掌,指尖一动,一根长针出现。

    这根长针,主治肉身之伤。

    他要验证一下,古兰之毒到底是何种毒素,再对症施针!

    “保持这个姿势,开始了!”

    针光一闪,秦墨手臂挥动,在那个细小伤口周围,连刺十二针,落下十二个极细小的针孔。

    滋滋滋……

    十二个针孔中,一丝丝青金真焰滋生,形成了一个圆形图案,将细小伤口围在中央。

    “天干十二炼体针!”

    秦墨双掌在胸前结印,一个个玄奥的手印浮现,控制着针孔中的真焰之力,以此来治疗那个伤口。

    这种针法之阵,乃是【天干十二针】中的炼体针阵,据【天工开物】记载,若将之练至大成,即使白骨也能再生。

    片刻,青金真焰消失,十二个针孔随之淡化,消失不见。

    而萧雪晨的雪颈上,那个细小伤口却是依旧,未曾消失,也未有一丝的变化。

    “炼体针阵,没有效果么?这么说来,古兰之毒,就不是针对肉身的毒素。”秦墨嘴角微翘,勾勒一抹冰冷的笑容。

    一刹那,他耳朵抖动,以双耳为中心,呈现一圈圈螺旋的地气波纹,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一种凄厉如鬼怪的嚎叫,由细微至清晰,回荡在秦墨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