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22章 离别
    嗡!

    大厅中,周围的九柄长剑忽然飞起,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柄古剑形状,握在萧雪晨手中。

    剑光一闪,宛如天边飞鸿乍现,惊艳到令人窒息!

    一瞬间,幽蓝兰花射向萧雪晨的触手,也是纷纷被斩断。

    此时,萧雪晨琼鼻扇动,轻轻喘息着,她体内的古兰之毒刚刚拔除,又操控剑阵,本已疲倦到极点。

    现在以自身剑魂之力,斩出这一剑,已是到达了极限。

    “你这丫头,也是清醒的!”兰花的花蕊中,传出一阵厉嚎。

    砰!

    另一边,秦墨双臂舒展,双拳交替轰出,每一拳的力量中,都蕴含着金焰、血煞,以及他的剑魂之力。

    幽蓝兰花的形体,实则是一种神魂的具象化,以肉身的力量,根本难以伤及。

    可是,秦墨的血煞之力,对于神魂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否则,在武殿试炼中,也不能击溃鬼鹤王的分身。

    此时,秦墨状如癫狂,将自身所有的力量,倾注在双拳中,疯狂砸向这朵恐怖兰花。

    吼吼吼……

    幽蓝兰花的花蕊中,传出凶魂垂死时的吼叫,它没想到萧雪晨、秦墨两人,竟然是清醒的,并未被魅惑。

    砰!

    终于,秦墨又是一拳,生生轰进兰花的花蕊,将全身力量贯入其中,顿时撑爆了整朵兰花。

    妖艳光华爆散……

    片刻,地上出现一条幽蓝的线,长约半寸,表面坑坑洼洼,看起来如同一条丑陋的虫子,不断蠕动,想要逃离此地。

    这时,一只脚踩下来,将幽蓝的影子踩在脚下。

    “死吧,蠢货!”秦墨脚下用力,注入一股血煞之力,顿时,脚板下传出缕缕焦糊的味道。

    “啊……,人族的小子,你敢灭杀我的一缕残魂,将来我一定会找上你。将你神魂侵噬,永受神魂灼烧之苦!”脚板下,传来凄厉的吼叫。

    “将来……”秦墨嘴角掀起,露出冰冷的笑容,“我也很期待,将来你找上我的那一天!希望不要太远,我等不及,将你的本体也这样踩死呢!”

    砰咚……

    脚下青金之焰一闪,伴随着一道绝望的惨叫,古兰之毒彻底消逝。

    “解决了么?”

    抬起脚,看着地上的一滩焦黑的痕迹,秦墨喃喃自语,眼神有些木然。

    前世今生,他一次次想着,能够帮助心爱的人儿,摆脱剑劫的厄难。

    现在,他真的做到了,却是心中,莫名的空荡。

    “真的解决了呢……”

    这个时候,大厅的门打开,冯伯冲了进来,疾窜过来,从秦墨身边掠过,将摇摇欲坠的萧雪晨扶住。

    “休息几日,便无碍了。”丢下这一句,秦墨走了出去。

    ……

    三天后。

    西翎主城郊外,青山之间,飞瀑之旁,一座巨岩坐落。

    巨岩上,有一凉亭,坐于其中,看山赏瀑,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轰轰轰……

    飞瀑垂落,轰然作响,凉亭中,秦墨、萧雪晨对坐。

    经过三天的调养,萧雪晨已然恢复,此次两人相聚,算是秦墨为佳人送行,也是来拿拔除古兰之毒的报酬。

    “羽先生,我进入幽寒古川的缘由,就是这样……”

    萧雪晨坐在凉亭中,一袭银袍,戴着白纱斗笠,宛如不似尘世中人,轻声开口,兑现之前的报酬,告知她深入大陆绝地的来龙去脉。

    原来,十多年前,萧雪晨的父亲,萧家上一任的家主,进入幽寒古川中,不知所终。

    自那以后,萧雪晨之母,终日郁郁寡欢,难有笑颜。

    所以,萧雪晨才在十多岁时,做出惊世骇俗之举,深入幽寒古川,想要寻回她的父亲。

    “雪晨小姐那时的行为,确实初生牛犊不怕虎呢!”秦墨淡淡笑着,语气中有着揶揄。

    “确实呢……,其实,我进入幽寒古川的第二天,就后悔了。可惜,那时想回头,也找不到来路。”萧雪晨轻笑,坦然道出她那时的感受,“多亏了羽先生妙手回春,否则,雪晨此生之愿,是难以达成了。”

    “哦。雪晨小姐此生之愿,是什么?”秦墨的眼眸变得有些深邃,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剑道之至!”

    萧雪晨的声音,骤然坚定,“我天生剑魂,自幼任何剑技,都能很快融会贯通。十岁那年,我发下誓言,欲以此剑,问鼎武道至位!”

    “剑道之至么……”秦墨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掌,前世今生,这人儿的剑道之心,都是一样的坚定呢。

    “以雪晨小姐的资zhi ,攀上剑道极致,定能成功。”秦墨这般说着,取出一页石刻,其上正是“运河海潮”之景色,“今日别过,将来恐难再见。这页石刻,送给雪晨小姐,作为几年吧。”

    “这……”萧雪晨玉手抚着石刻,很是喜爱,却是嗔道:“羽先生,你之前不是说,要收下我这学生么?怎么说以后再不见呢?”

    我何时说过收学生的话?这妮子真会睁眼说瞎话。

    秦墨暗中腹诽,却是神情淡淡,起身相送,不欲多言。

    对此,白纱斗笠下,萧雪晨红唇撅了撅,有些无奈,却也只能起身告别。

    “羽先生将来到皇都,一定要到萧家做客哦!雪晨身为你的记名学生,一定会好好款待的。”

    临行前,萧雪晨依然不死心,开始以记名学生自居了。

    秦墨笑了笑,未再言语,只是目送她和冯伯一起离开。

    站在凉亭边缘,目送一辆马车渐激àn 远去,秦墨犹如一具雕塑伫立,良久未曾动弹。

    “小子,别看了。那丫头都走远了,再看有什么意思?”

    银澄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头狐狸窜上秦墨的肩膀,用爪子挠了挠下巴,撇嘴道:“你这小子平素果决的很,这次怎么犹豫了?过去的三天,你若是执意追求这丫头,未必不能获得芳心哦!”

    此时,秦墨才动弹了一下,回过神来,淡淡道:“我的生平之愿,是开启斗战圣体,成为当世最强!银澄阁下,接下来告诉我,【锻神八法】的后七法,到底该如何修liàn 吧。”

    “哼唧……,你这小子就喜欢口是心非!哼哼……,算了,本狐大人懒得管你们人族的****之事。”

    说着,银澄眼珠一转,“先回去吧,今天也是你小子回宗门的日子,在路上,本狐大人告诉你后面七法如何修liàn 。放心,一定原原本本告诉你,到时你一定会感到大惊喜的!嘿嘿……”

    是的,该回宗门了。

    秦墨不禁怔神,转身看向主城方向,那座巨城的轮廓映入眼中。

    此次西翎主城之行,便是这般结束了,他此前绝没想到,这一段时间,会发生如此多的风波。

    不过,也正是此次的主城之行,使他的实力真正的步入绝顶强者行列。

    “走吧。该回去了……”

    身形一动,秦墨整个人****而出,犹如一道闪电,稍一闪烁,便已消失在飞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