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28章 无人下场
    宗主峰广场上,人群只觉眼前一暗,仿佛真的看到高台上,一座巨岳从天而降,将成百上千的彩蝶压成齑粉。

    这样的情景,令人震撼,一些修为稍弱的内门弟子,甚至迈腿开溜,真以为有一座山压了下来。

    轰隆!

    彩蝶碎散,风雷渐止,那座巨岳也随之消失。

    帝衍宗的一双手掌,已是拍了出去,迎向柏沁凤的玉掌。

    “凭掌意震碎了彩蝶气劲!”柏沁凤美眸微微睁大,很吃惊。

    身为千元宗上一辈的绝顶天才,柏沁凤资质之高,仅次于当年的阮意歌。她浸淫【凤蝶落英掌】数十年,对于这种掌法,已是达到了化境。

    凭她在这门掌法上的造诣,即使将修为压制到先天,也足以在举手投足之间,击败帝衍宗才对。

    却是不料,帝衍宗双掌拍出,引动风雷,有巨岳般的掌意涌现,直接将彩蝶气劲震碎。

    “哼!”

    柏沁凤玉手抖动,真焰闪动,一只只彩蝶再次呈现,其数量之多,成千上万。

    【凤蝶落英掌】的招意,讲究一个惑,一个柔,将这两个字演绎到极致,这门掌法则能大成。

    然而,面对无数彩蝶气劲,帝衍宗双掌不变,依然向前拍去,掌笼风雷,将一只只彩蝶震散,朝着那双玉掌迎去。

    见此情景,不仅柏沁凤容颜变色,高台上观战的一众强者们,亦是极为震惊。

    在场众强者的眼力都很高明,自是看了出来,柏沁凤在【凤蝶落英掌】上的造诣,已是出神入化。

    而柏沁凤自身的修为,也是千元宗的有数高手,乃是地境绝武的强者。

    这样的绝顶强者,即使将修为压制到先天境界,凭借【凤蝶落英掌】,与一个先天境界的小辈过招,应是立于不败之地才对。

    可是现在,柏沁凤竟是隐隐被压制,若是被帝衍宗在无数彩蝶气劲中,拍中一双玉掌,等于已是输了。

    因为【凤蝶落英掌】的奥义,首重一个“惑”,惑近乎幻,以彩蝶气劲惑敌,再以极致柔劲伤敌。

    “古峰主,衍宗师侄施展的是什么掌法?难道是武殿试炼习得的绝世掌法?”有人轻声询问。

    古峰主一脸尴尬,呐呐得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帝衍宗施展的是什么掌法,竟能压制【凤蝶落英掌】。

    “衍宗师兄,应该是将一门玄级掌法,融入【大自在至势心经】中,以大势压制彩蝶气劲。【大自在至势心经】,竟能将一门玄级掌法的威力,提升到这种程度,当真称得上绝世武学!”

    秦墨看着两人的战斗,很是震惊,他对于帝衍宗的实力,算是了解的最为清楚,却也想不到,【大自在至势心经】如此可怕,竟能将玄级武学的威力,生生提升到地级武学的程度。

    砰!

    无数彩蝶气劲中,帝衍宗双掌终于拍实,与一双玉掌碰撞,发出破革般的闷响。

    撕拉……,柏沁凤的华贵衣袖,随之震裂,裸露出白玉般的一截手臂。

    “你这小子……”

    柏沁凤美眸瞪大,脸上立时浮现怒意,娇躯气势翻腾,飞速飙升,提升至宗师境的修为。双掌腾起一股翠绿真焰,震得空间都产生扭曲,将帝衍宗轰然震飞。

    咚!

    帝衍宗的身体,在空中翻了十多个跟头,才堪堪落地,噔噔噔……,倒退了数步,终于是稳住身形。

    不过,帝衍宗的衣袍,已被震出无数道裂痕,眼看是不能穿了。

    高台中央,柏沁凤面笼冰霜,高耸****起伏不定,狠狠瞪着帝衍宗,而后又瞪了秦墨一眼,冷哼一声,掠回了座位上。

    “这……”

    车宗主嘴巴微张,真不知该如何宣布此战结果,他怎么也想不到,帝衍宗竟能稍胜一筹。

    可是,这样的结果,让车宗主如何宣布?真得宣布帝衍宗胜出,岂不是让柏峰主下不了台?让一峰之主的威严何存?

    高台上一众强者们,则是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样的结果太出乎意料了。

    本以为此战的结果,帝衍宗能够撑过五招,就算不错了,想不到竟是在掌法上,压制了柏沁凤。

    这时候,台下的数千内门弟子们,一片寂静,一个个瞪大眼睛,有些人想要欢呼,但是,想到碧落峰·柏峰主的严厉,愣是没人敢高声欢呼。

    “宗主,不用顾及我。此战,我输了。将修为压制到先天境界,我自问是没有办法,十招内击败衍宗师侄的。”

    座位上,柏沁凤冷冷开口,坦言失败。她的目光,则是落在帝衍宗、秦墨身上,狠狠瞪了这两个小子一眼。

    不远处,帝衍宗、秦墨苦笑不已,看来此战过后,是彻底将柏峰主得罪了,以后可是要小心点,女人的心眼是很小的。

    秦墨一声叹息,传音道:“衍宗师兄,你刚才应该收点力的。”

    “我也没办法。与地武绝顶强者过招,一时收不住手。”帝衍宗摇头苦笑,“墨师弟,这件事的起因还是你啊!否则柏峰主也不会出手的。”

    “好吧。等此间事了,我请衍宗师兄喝酒,作为赔罪。”秦墨点了点头,这般说道。

    闻言,帝衍宗脸上的苦笑,就更甚了,他的酒量是一大弱点。

    这一战的结果,最终在车宗主的含糊其辞中,便是这样揭过去了。

    随后,第二战的人选,剩余的七峰之主,都是交换眼神,沉默不语,任谁也没下场,与秦墨过上十招的意思。

    开玩笑,与帝衍宗交手十招,柏峰主袖子都被毁了。

    与秦墨交手,这少年可是剑道天才,若是不小心被划伤,当场挂了点彩,岂不是一世威名尽毁?

    关于武殿试炼中,秦墨创下的一段传奇,千元宗的一众高层们,几乎都能背出来。

    因为这些日子,千元宗上下,经常拿秦墨的那段传奇战绩,在其他宗门面前炫耀,真是倒背如流。

    补全【血煞化影诀】,创出一座武殿,击溃鬼鹤王分身等等……,这些传奇战绩都透露一个信息,秦墨对于【血煞化影诀】的修炼,绝对是登堂入室了。

    先天境界的强者,拥有一具血煞分身,这是什么概念?

    这岂不是等于说,在先天阶段,武者就能使用,宗师绝顶强者的一部分能力?

    帝衍宗展现的战力,已是如此惊人,评价不下于他的秦墨,在开启血煞分身的情况下,这十招该怎么打?

    一时间,高台上的七大峰主神情木然,全然没有起身出战的意思。

    “与墨师侄过上十招,诸位峰主,谁来进行这一战?”车宗主清了清嗓子,微笑问道。

    这时,古峰主则是眼睛一亮,直直看向车宗主,道:“宗主,墨师侄使得是剑,宗主您也是绝顶剑手,正好趁此机会,指点一下墨师侄吗?”

    闻言,其余六大峰主纷纷露出笑容,抚掌称善,皆认为这一战,该由车宗主亲自来。

    “什么!?我……,这……”

    车宗主眼角疯狂抽搐,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让他与秦墨过上十招,若是战斗中,这少年忽然开启血煞分身,在压制修为的情况下,岂不是很棘手?

    顿时,车宗主心中无比后悔,为何之前要限制,将修为压制在先天境界?这若是十招之内,无法将秦墨彻底击溃,自己宗主的颜面往哪里搁?

    忽然,车宗主脑海中灵光一现,他眼前顿时一亮,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只见高台上,车宗主抚着胡须,颔首道:“众峰主所言甚是,说来惭愧,我一直忙于宗门事务,没有指点过墨师侄的剑技。这样吧,墨师侄,咱们不用真力,只以剑技交战,过上百招。弥补一下,我平日的疏忽吧。”

    闻言,高台上众强者似笑非笑,都是暗骂车宗主的老奸巨猾,当真是急智,竟然想出这样一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