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29章 印记的真正威力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32.html
    千元宗·宗主车辛千,样貌温文尔雅,其剑技亦是闻名主城外三千宗,被很多人称谓-儒剑。

    此刻,高台中央,车宗主一袭长袍,黑发长须,腰佩四尺长剑,气度温和,当真如一块温玉,让人不禁生出濡慕之情。

    台下,一位内门女弟子轻声道:“能得到宗主的指点,真是羡慕呢!墨师弟真是好运气!”

    这句话声音很轻,却又如何瞒得过高手的耳目,车宗主听得老脸一红,目光扫向秦墨,示意后者快点下场。

    不过,车宗主忽然皱眉,他看到了秦墨的佩剑,以他毒辣的眼光,自是一眼看出,【狂月地阙剑】的不凡。

    随即,车宗主呵呵一笑,道:“既是指点剑技,就不要用佩剑了,用‘软金木剑’吧。”

    抬手示意,立刻有人奉上两柄淡金木剑。

    软金木,乃是宗主峰特产的一种灵木,质地柔韧,极为沉重,一般用来打造器具。

    车宗主年轻时,在剑道修炼上遇到瓶颈,便在宗主峰后山,以软金木雕刻木剑,以此练剑三年,终于突破瓶颈,跻身当世顶级剑手的行列。

    闻言,一群千元宗长老们不禁暗骂,车宗主你也太无耻了,竟以软金木剑为武器,这也太不公平了点。

    “请宗主指点!”

    秦墨握着一柄软金木剑,感受着沉重的感觉,旋即抱拳行礼。他很期待这一战,车宗主的剑道造诣,堪称是千元宗第一,秦墨早就想得到车宗主的指点。

    “好!你是小辈,由你先攻。”车宗主抚须微笑,手中软金木剑一抖,剑身颤抖,竟是迸发一阵剑鸣。

    在不灌注真力的情况下,纯以力量震剑,迸发剑鸣,单是这一手,便瞧得在场强者们心中一跳。

    对面,秦墨双足站成八字,一手握剑,迅速适应这柄木剑的重量。

    这一柄软金木剑的重量,是一般长剑的二十倍,当然,以秦墨现在的臂力,这点重量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这种软金木剑的手感。

    “差不多了!”

    秦墨手臂一振,软金木剑顺势斩出,内蕴【大道杀剑】的剑意,一剑劈出!

    砰!

    地面颤动了一下,在无数人眼中,就见一剑劈出,沉重如山,竟似能劈开大地。

    “这么稳,这么重的剑势!”高台首座,太上长老洪戈然看得身躯一抖。

    下一刻,两柄木剑碰撞在一起,车宗主脸色骤变,他感到一股巨力,从秦墨的木剑上传来,震得他手腕一阵发麻。

    “这是什么怪力!”车宗主心中骇然,一个先天境界少年,其力量怎么如此惊人,肉身之力几乎媲美地境强者。

    “不行!不能和这小子比拼力量。否则,这一战百招结束不了。”

    车宗主当即有了决断,手中木剑一抖,一朵朵剑花浮现,木剑如蛇,缠向了对手。

    这一手剑技,当真到了炉火纯青,浑圆如意的境地。

    砰砰砰……

    两柄木剑不断碰撞,发出阵阵闷响,秦墨、车宗主已是交手数十招。

    秦墨的一招一式,只有简单的劈、砍、刺、撩,皆是剑技的基础。

    面对车宗主这样的绝顶剑手,他也很清楚,耍一些花哨的剑式,毫无用处,不如化繁为简,以【大道杀剑】的剑意,来施展最简单的剑技迎战。

    而车宗主手中的木剑,则是剑如游龙,无比灵动,剑势铺展开来,光暗交错,层层叠叠,宛如千层惊浪,滔滔不绝。

    这种剑技,乃是千元宗秘传的剑技-【分光叠浪剑】,属于地级的绝世剑技,唯有宗主之尊才能修炼。

    这种剑技威力无匹,需要将快剑、慢剑的真谛参透,将快、慢剑意融入剑势中,由此施展剑技,快慢相叠,产生一种分光化影的幻觉,让人难以捕捉剑的轨迹。

    并且,【分光叠浪剑】一旦施展开来,每一剑的劲道相加,能够重叠九重,威力之大,难以想象。

    这样的剑势,若是换成其他先天强者,先不说能否捕捉到剑的轨迹。即使能够捕捉,也难以抵御九剑相叠,便已败下阵来。

    可是,秦墨的木剑却似长了眼睛,每一剑挥出,恰好能撞上车宗主的木剑。

    同时,秦墨的木剑中,产生一种螺旋霸道的劲道,竟是抵消了【分光叠浪剑】的可怕力量。

    “这……,这小子施展的是【大易周天剑】吗?竟能抵御【分光叠浪剑】的威力?”车宗主越打越心惊。

    对于秦墨修炼的剑技,车宗主很清楚,【大易周天剑】乃是千元宗的传承剑技。若是能登堂入室,威力肯定在【分光叠浪剑】之上。

    但车宗主也很明白,【大易周天剑】想要修炼有成,至少需要宗师境的修为。先天境界,根本无法发挥这门绝世剑技的威力,连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

    既是如此,秦墨又是凭什么,抵御【分光叠浪剑】的威力?

    事实上,在车宗主震惊的同时,秦墨自己也很吃惊。

    在不灌注真力的情况下,他能够与车宗主战得难分难解,实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双神魂印记真是神奇!竟能使我的臂力,双手的灵巧,增强了这么多。”秦墨心中知晓缘故。

    双掌的神魂印记,不仅全面提升了他的臂力,双手的灵巧性,并且,在握剑之时,他的手似乎与木剑融为一体,能够轻易找到车宗主的木剑,与之碰撞在一起。

    这种与剑融为一体的能力,才是神魂印记的真正威力!

    砰砰砰……

    高台上,秦墨手腕振动,一剑快过一剑,肆意感受着神魂印记带来的提升。

    对面,车宗主则是叫苦不已,这一转眼,七十招就过去了,再有三十招,还不能彻底击败秦墨这小子,他身为宗主的颜面何存?

    “不行!一定要想个法子,将这小子击败。”车宗主思绪电转,想着对策。

    忽然,车宗主一剑劈出,这一剑则是长驱直入,劈向秦墨的肩头。

    秦墨身躯一颤,脚底一软,似是有些力竭,勉力朝旁一闪,却还是被这一剑扫中。

    随即,就见秦墨整个人被扫飞,在半空中旋转了十数个跟头,方才踉跄落地。

    秦墨拄剑而立,右肩的衣服裂开一个口子,脸色有些苍白,抱拳道:“宗主,我已力竭,无力再战。宗主的剑技,高深莫测,我受益匪浅!”

    “这……”车宗主神情发怔,看了看手中木剑,随即露出笑容,“墨师侄,你在剑道上的造诣,远胜本宗年轻时,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车宗主一边说着,心中则是暗忖:这小子倒是机灵,知晓给本宗主留面子。不错,不错,人情世故,有时也如剑道,这小子真是不错。

    周围,在场一众强者们神情古怪,他们目力高明,自是看出来,秦墨是故意中剑的。

    “秦墨此子,年纪轻轻,便通晓人情练达,又武道天赋超凡脱俗,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必成千元宗的未来巨擎之一!”有强者暗中思索,做出评价。

    这时,台下数千内门弟子已是欢声如雷,他们对于这种层面的剑技对决,已是看不出孰胜孰败。

    只是,秦墨面对车宗主,能够坚持七十多招不败,对于千元宗弟子们来说,已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在一阵欢呼声中,太上长老洪戈然笑容满面,授予秦墨、帝衍宗核心弟子的资格,并颁发了弟子铭牌,衣袍。

    “结束了么?正好,今夜返回冰焱峰,就可以询问那狐狸,【锻神八法】第六法的修炼了。”秦墨暗中盘算着。

    然而,这场盛会结束后,秦墨却没能回到冰焱峰,而是被带到了宗主峰深处,宗门的一大禁地。

    在那里,他见到了千元宗的一件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