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32章 锻神第六法
    呼哧、呼哧……

    车厢尾部,熊彪一个人独占了三个人的位置,魁梧如熊的身躯将车厢后部塞得满满的,他两只手各拿着一只肉腿,左右开口,正在那里大快朵颐。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这次的肉比上一次阵道联盟那大叔给的,要好吃太多了!哈哈哈……,太好吃了!”

    熊彪吃得满嘴流油,很是欢乐的大笑,随着他的笑声,身体表面涌动一股股血气,很浓烈,震得车厢微微颤抖。

    四双眼睛投注过来,看着那两根飘香的肉腿,车厢中四位强者不约而同,喉咙咕噜了一下,吞咽着口水。

    四人心中暗骂,废话!羿大元帅府提供的肉食,能不好吃吗?

    这种烤肉的肉质,乃是四级妖兽裂地莽牛的肉,在烹制时,撒上各种灵,并刷了数层灵丹之油,再以先天强者的真焰烤制而成。

    先不提这种烤肉的味道如何,单是增强体魄的强大药效,就足以让无数武者垂涎不已。

    这种烤肉,堪称宝肉!

    一名武者在刚修炼时,若是经常进食这种宝肉,就算是资质再愚钝,也能有非凡成就。

    据说,只有羿大元帅最为看重的人,在逢年过节时,才会被赐予一些。

    可是,熊彪则获得了整整一个百宝囊的肉食,足见羿大元帅对熊彪的看重。

    此次武殿试炼后,数大天才一飞冲天,熊彪则是其中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数大天才中最特殊的一个。

    传闻,熊彪传闻,又从武殿中获得地武绝学【霸熊古经】,只要他不断食取血食,修为便能不断进步。本来弈大元帅想要将他留在元帅府为他提供血食,但熊彪听说秦墨要回焚镇便执意跟了来,弈大元帅只好派人在熊彪的百宝囊里塞满烤肉。

    这样的待遇,可谓是西翎战城的独一份。

    “嗯!?你们要吃吗?”

    注意到四人幽绿光芒的眼神,熊彪一愣,递了四块烤肉过去,“一起吃吧?”

    “不,不。我不饿!”

    “老朽吃素!”

    四人连连摆手,端起身为前辈的矜持架子,再不看烤肉一眼,暗中则是狂吞口水。

    其实,赵兴凡四人是真的想吃,这种宝肉谁不想吃一个饱。可是,他们却没有那个胆子吃,因为这是羿大元帅专门给熊彪提供的。

    据传闻,熊彪是墨少当初半路捡回来的一个落魄少年,谁能想到,最后会是前途无量的绝世天才呢?想到这里,车厢中四人暗自叹一口气,思绪起伏,沉默不语。

    于此同时,另一辆马车中。

    秦墨盘膝而坐,双手胸前结印,沉淀心神,正在运转【锻神八法】的前五法。

    呼呼呼……

    他的身体表面,涌动一圈光环,很是璀璨,仔细看去,竟是一圈光影,与他一模一样,似是与秦墨重叠盘坐。

    “化纹!?”

    一声轻喝,从秦墨口中传出,身躯一震,那圈光影随之颤动,浮现一丝丝络纹,由手足位置滋生,朝着光影的全身蔓延。

    砰!

    忽然一声闷响,那团光影消散,秦墨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身体一软,靠在车厢里喘息,额头渗满汗水。

    “【锻神八法】第六法化纹,怎么修炼的如此困难?!”秦墨低声喘息的自语。

    “哼!早就告诉过你小子,【锻神八法】从第六法开始,就没那么简单了。”

    车厢中,银澄靠在一张软垫上,眯着眼睛,嘴里衔着一根碧玉烟管,在那里吞云吐雾。

    随即,这头狐狸吐出一口烟雾,烟雾变幻形状,化为一具秦墨的身影,散发着微光,栩栩如生。

    “看到没有,【锻神八法】的前五法修成,等于是神魂初步具有了一个完整的身体。但是,想要神魂完全成形,并分离出来,成为一具神魂分身,首先需要做到一点化纹!”

    说到此处,银澄吹出一口气,半空中的烟雾身躯,随之缓缓律动,身躯各处,便是出现一道道纹路,犹如是人体的经脉。

    “所谓的化纹,即是形成类似人体的经脉,这一过程,无比困难,想要在先天境界,凭借自身之力化纹。根本不可能,除非寻找到专门淬炼神魂的宝地,才有可能化纹成功。”

    这头狐狸语气一顿,眯着眼睛,嘿嘿笑道:“小子,我们大狐族中,有专门淬炼神魂的炼神塔!乃是妖族第一炼神宝地,怎么样,跟本狐大人到妖族领地去吧。你放心,到了那里,本狐大人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不会亏待你的。”

    “况且,若说最佳的隐匿之地,肯定是我们大狐族啊!龙舵阁那帮人怎么会想到,你小子会藏匿在妖族领地呢?”

    “谢了。以后再说吧。”秦墨翻着白眼,妖族领地确实够隐匿,关键则是,进去之后,还能出得来吗?

    秦墨摇了摇头,掀起车窗,此时天色刚亮,万仞山深处很寒冷,小径、岩石、树梢上,皆是结满了一层薄冰。

    “万仞山,想不到这样回来了。”

    望着远处的景物,秦墨怔怔出神,他怎么也想不到,宗门之中,竟有通往东烈战城的大地轮盘。

    并且,传送出来的地方,竟是在万仞山深处。

    四周的景物,即是熟悉,又是陌生。万仞山的景物,大体都有相似之处,只是在前世,秦墨修为低微,根本无法深入万仞山。

    今生,却是从万仞山深处,返回家族,人生际遇之奇,往往令人感慨。

    咕咕咕……

    伴随着车轮声、马蹄声,这支车队笔直前行,诚然山路崎岖难行,布满荆棘,但是,对于这支车队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阻碍。

    一路行来,遇到任何阻碍,一队的先天护卫们纷纷出手,蕴含真焰的掌力、刀芒、指劲横空,将路上的阻碍物一一清除,生生清出一条道路来。

    这些千元宗的先天高手们,一路走着,一路说笑交谈,很是轻松写意。

    事实也确是如此,万仞山固然地势险恶,时有凶兽出没,但面对一队的先天强者,着实构成不了任何威胁。

    渐渐的,天色渐明,车队从一片森林中驶出,前方一座盆地隐隐在望。

    “停下!”

    车厢中,宫素兰的声音忽然响起,随之车帘掀起,宫素兰、平清掠了出来。

    两人手中的地脉仪,其上的指针疯狂旋转,嗡嗡嗡作响,似欲脱离地脉仪飞起。

    “怎么回事?地脉之力如此絮乱!”平清神情凝重,看着地脉仪的异常,惊疑不定。

    “恐怕是进入了某处凶地……”宫素兰沉声开口。

    忽然,两人手中地脉仪的指针,骤然停止转动,齐齐指向同一个方向。

    抬头望去,两人眯着眼睛,略一端详,旋即眼睛瞪大,露出惊恐之色。

    只见半空中,那座盆地上空,一股白气笔直腾起,冲至千丈,霍然化为一头白虎之形,其身泛着血纹,隐隐发光。

    即使是白昼,也有无边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地气暴涌,化形白虎,蕴含血纹,这等可怕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