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34章 秦府之内
    秦家大门处,凌护法三人垂首而立,极其恭敬,却是大气也不敢出,汗水顺着他们的后颈流下,仅是几个呼吸之间,已将三人后背浸湿。

    这样一支可怕车队,为何会到焚镇来?

    为何这样一支车队,别的地方不停,会停在秦家门口?

    这支车队的护卫,一个个气息如此可怕,便是太上长老恐怕也难以抗衡。若是对秦家不利,足以不费吹灰之力,灭亡整个秦家。

    难道这些可怕高手,是火家请来,想要趁着三族谈判时,将秦家铲除,连根拔起?

    ……

    三人脑海中,各种各样的念头纷至,思绪乱成一团麻。

    忽然,三人身躯猛地紧崩,因为他们看到那辆纯血神驹拉着的车厢,车帘掀起,一个身影掠出,犹如落叶一般,轻飘飘落地,一丝声音也没发出。

    单是这一手轻身功夫,凌护法自问能够做到,却无法做到这般潇洒写意。

    “乐叔,你们三人怎么在家门口?家族出了什么事?”

    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传入三人耳中,乐执事身躯一颤,霍然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眸中。

    前方,站着一个少年,身着一袭劲装,眸如点漆,面容俊逸,正是近一年未见的秦墨。

    “墨少爷,你怎么回来了……”乐执事声音颤抖,实在不敢置信,生恐认错了人。

    旁边,凌护法、高长老亦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对于秦墨的样貌,两人当然熟悉,却是不敢将眼前的少年,与记忆中的秦家少爷认做一人。

    “墨师侄,你的府上,或有变故,但并不似有惨剧发生。”赵兴凡低声说道。

    秦墨微微颔首,他刚才也用“耳闻如视”,将秦家的宅院探查一遍,并未发现有惨剧发生,心中稍安。

    “乐叔,咱们进去说吧。”秦墨上前,率先走进家中。

    乐执事三人连连点头,赶紧跟了上去,大门内,早有仆从迎上来接待。

    在临进门时,却见矮胖如圆球的赵兴凡,笑眯眯的一挥袍子,顿时,狂风大作,覆盖数千米范围,将街道四周偷看的人群掀飞。

    “秦家方圆千米之内,禁止闲杂人等靠近。”赵兴凡随意开口,声音却如轰雷,在焚镇所有人耳边回荡。

    这一手修为,瞧得凌护法三人心中狂呼:先天强者!天呐,这一定是先天强者!

    ……

    “白晶玄铁矿?”

    “三族谈判?”

    秦府前院,秦墨从乐执事口中,知晓了事情始末,霍然驻足。

    随着秦墨停下脚步,身后的赵兴凡、宋又封等人,亦是纷纷站定身形。

    这样的情景,落在凌护法三人眼睛,让三人眼皮狂跳,这样一群可怕高手的态度,竟似都以墨少爷马首是瞻?

    略一沉吟,秦墨便道:“乐叔,招待一下我师门的长辈,还有师兄们,还有宫老、平老两位前辈。我去找爷爷他们。”

    “墨师侄,你想要独往?那怎么行,我和老宋也一起吧。”赵兴凡摇头不赞同,执意要同往。

    “墨师兄,我也要去!”熊彪这般嚷嚷着。

    “不行。老身此来,是来找冬家长辈的,也要同往。”宫素兰这般说道。

    平清宗师也是执意要同往,最终经过一番争吵,由宋又封、宫素兰和平清三人跟随秦墨,前往三族谈判之地。

    赵兴凡则留下来,坐镇秦家,以防意外变故发生。

    “乐叔,走了。”

    话音落,秦墨四人身形一闪,已是消失。凭凌护法、高长老的眼力,竟是连四人的身法轨迹,也没有捕捉到。

    近一年的时间,墨少爷到底有什么惊人的际遇?

    凌护法三人愣了片刻,旋即想起赵兴凡等人还在一旁,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乐执事被推了出来,负责接待。

    “诸位,请随我到大厅中歇息。”乐执事小心赔笑。

    “有劳。乐执事,别那么客气,咱么都是一家人嘛。”赵兴凡笑呵呵,很是和善。

    乐执事三人连忙赔笑,却是越发恭敬,面对一位先天强者,他们只有敬畏,哪里敢将之当成是一家人。

    一行人进入大厅,分次落座,早有仆从殷勤上前,奉上秦家珍藏的最上等香茗,不敢有丝毫怠慢。

    赵兴凡坐在首位,打量着大厅中的陈设,频频点头,称赞这里布置的很雅致。

    一边称赞,赵兴凡一边端起香茗,喝了一口,而后神情微动,便将茶杯放下,再不碰这杯香茗了。

    在场一群护卫,则是扫视大厅,纷纷撇嘴,互相低声议论,窃窃私语。

    “墨师弟家里的陈设,真的好普通啊!连一件灵级装饰都没有。”

    “以前听闻,墨师弟是来自东烈战城的一个小家族,我还不信。想不到真是如此。”

    “小家族又怎么了?有墨师弟这样的绝世天才坐镇,一个小家族想要崛起,不就是十年之间的事情么。”

    旁边,凌护法三人正襟危坐,心中狂跳不已,这群护卫的私语中,透露的信息着实太吓人,让他们脑子有些空白。

    到底墨少爷加入的是哪一品的宗门?

    怎么这些人的口气,都如此之大?

    乐执事三人的脑袋已经发懵了,奈何刚才秦墨来得快,去得也快,也未谈及近一年的近况,让三人根本无从知晓情况。

    此时,赵兴凡目光一扫,看出乐执事三人的忧虑惊疑,不禁笑起来。

    “乐执事,你们毋须担心。即使此次三族谈判,有所谓的八品宗门高手混入,墨师侄也能独自解决。”

    赵兴凡安慰着,旋即话锋一转,笑呵呵道:“对了,乐执事,我有一事很好奇!按照惯例,你们秦家既是那个什么‘烈阳宗’的附属家族,墨师侄应该加入那个宗门才对?以墨师侄的资质,我若是‘烈阳宗’的宗主,早就将这小子强掳了去,哪里还会放他远去西……”

    话至此处,赵兴凡忽然停住,他想到此行还是要低调一点。别让旁人知晓,他们是来自西翎战城,以免弄起轩然大波,反而危及秦墨的安全。

    “这个,是这样的……”

    乐执事则是不敢隐瞒,将近一年前,三族大比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未等乐执事说完,便听轰隆一声,大厅角落里,熊彪已是站起身,周身实质般的光芒涌动,震得大厅不断颤动。

    这种如同凶兽般的气势,令乐执事三人跳了起来,差点想夺门而逃。

    “那帮家伙敢这样欺辱墨师兄,俺去撕了他们!”熊彪双目赤红,低吼咆哮。

    “彪师侄,不要胡闹!这是在你墨师兄家中,你若不小心把这里拆了,看他回来如何收拾你!坐下!”赵兴凡一拍桌子,喝斥道。

    旁边,则有十多名护卫冲了上去,连抓带架带哄,将这个魁梧如熊的少年按回了座位上。

    乐执事三人则是脸色苍白,刚才那一瞬,他们感觉只要熊彪怒吼一声,就能活生生将他们震死。

    事实,也确是如此,熊彪若是施展【霸熊古经】,是能一吼之下,震死先天之下的武者。

    “呵呵,乐执事,我这位熊彪师侄,脾气暴躁了点。你们不要见怪,他算是墨师侄的半个徒弟,所以,情绪有些激动,不会胡来的。”赵兴凡笑呵呵说道。

    乐执事三人擦着冷汗,一边赔笑,连道不妨事。

    随即,在场的赵兴凡等人,却是忽然对“烈阳宗”产生了兴趣,将这个宗门的各个方面,仔仔细细的了解了一遍。

    这种情况,令乐执事三人心中一个劲打鼓,这一群神秘强者问得如此仔细,不会是准备打上“烈阳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