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38章 从焚镇消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41.html
    滴答……

    那根蔓草的一端,一滴红白浆液滴落,另一端则插入岩石中,入石半尺。

    这根蔓草很是笔直,在山风中颤动,仿佛是青色玄铁铸成。

    可是,在场三方人马的眼睛雪亮,自是看出来,这就是普通的一根蔓草,只是灌注了力量,变得坚如精钢,锋锐如刀。

    不远处的地上,六名烈阳宗护卫倒地,都是整齐划一的横躺姿势,已是当场毙命。

    这一幕,让山顶上众人背脊一凉,顿时骇然失色。

    在蔓草中灌入真气,以草木伤人,大武师的修为就能做到。

    但是,以一根蔓草射杀六名大武师高手,并且射穿六人之后,依然余劲不止,插入岩石中,犹如兵刃般坚挺。

    这一手实力,在场三族高手,无一人能做到。

    至于空地中央的魏使者,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谁!?敢暗箭伤人,是想与我烈阳宗为敌吗?”魏使者骇然失色,疾呼道。

    话音落,一个黑发少年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在场中,正是秦墨。

    “魏使者,近一年未见,甚是想念。你倒是来焚镇,来得很勤快嘛。”秦墨淡淡微笑,很是调侃。

    “你……”

    “秦墨!?”

    一时间,山顶上众人认出了黑发少年的身份,惊呼声迭起。

    在场的冬源波等人都很吃惊,秦墨在焚镇失踪已近一年,现在突然在此时出现,难道是到外面请强者出山么?

    这六名烈阳宗高手之时,难道是秦墨请来的强者所为?

    能够这般干脆的击毙六名大武师,难道是大武师巅峰的高手?亦或,是一只脚迈入先天的大高手?

    秦正兴瞪大眼睛,下意识喊道:“墨儿,你何时回来的!?别站在那里,快过来!”

    不远处,火博阳、火凯阁脸色一变,他们神情凝重,立时窜上前,分立魏使者左右,保护其安全。

    “魏使者,有高手在旁边潜伏,很可能是秦墨这小子请来的。小心!”火博阳传音道。

    火凯阁则是盯着秦墨,目光阴狠如毒蛇,从刚才火辰一、火辰三的战败,他就嗅到一丝不对劲。

    火博阳、火凯阁的想法,与冬源波很相近,都是猜测秦墨请来了厉害的高手。

    现在,六名烈阳宗高手齐齐毙命,显然是秦墨请来的高手。这小子失踪近一年,说不定就是奉秦家太上长老之命,到外面请强者出山。

    至于秦墨自身的实力,火凯阁并未放在心上,近一年前,这小子连武师境界都没达到,现在又能强到哪里去?

    此时,魏使者看了看地上,六名护卫整齐划一的死状,又看了看面前微笑的黑发少年。顿时,他心中滋生极端不妙的感觉,总觉得今日之事太蹊跷。

    不过,看着秦墨平静微笑的神情,魏使者心中又腾起一股怒火。

    近一年前,这个小子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天才武者而已,想要弄死这少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现在,这少年看着他的眼神,却似在看一个蝼蚁,这令魏使者无比愤怒,他向来高高在上,何曾被人这般注视过。

    定了定神,魏使者沉着脸,环顾四周,抱拳道:“不知是那位高人,听信秦墨这小子的谗言,来此与我烈阳宗为敌。还请现身一谈?”

    连喊三声,四周无人回应,魏使者的脸色越发阴沉,眼珠一转,旋即将一年前的三族大比,秦墨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随即,魏使者朗声道:“隐在暗处的朋友,秦墨此子,乃是品行极端低劣的小辈。千万不要被他蒙骗,若是朋友愿意收手,击毙这六人的事情,我魏某人可以不追究。还请现身一述!”

    话音落

    不远处的岩石上,宋又封、宫素兰和平清宗师现出身形,三人面无表情,注视着魏使者。

    见到这三人,在场三族高手们一阵躁动,想不到真有高人隐在一侧,无声无息,看来击毙六名烈阳宗护卫,是出自这三人之手。

    在场秦家众人皆是震惊,难道墨少爷失踪近一年,是到外面请强者出山吗?

    “呵呵,原来如此。”宋又封冷冷一笑,道:“若是这位魏朋友不说,我等还不知道,事情还有这样的曲折。既是如此,你放心,我等三人绝不插手此地纷争。”

    宫素兰、平清宗师也是颔首,两人看了看魏使者,皆是笑了笑,令后者莫名感到一丝寒意。

    不过,魏使者很快抛开心中异样,转头看向秦墨,得意狞笑:“秦墨,你这桀骜不驯的小子,敢违背烈阳宗的命令,擅自离开秦家。本就该受到重罚,今天,你还欺瞒外来武者,干扰三族谈判,蓄意袭杀烈阳宗高手。你们秦家,看来是不想在焚镇立足了。”

    话语一顿,魏使者森然道:“从一年前,本使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这小子品行低劣,生有反骨。现在,你犯下这等恶行,本使岂能容你!?火家、冬家,将这小子拿下,废去武功,本使要带回烈阳宗,好好惩治他!”

    旁边,早有火家武者掠出,狞笑着扑向秦墨。

    而冬家众人则是皱眉,不愿出手。

    远处,秦家众人皆是色变,齐齐窜上前,想要将秦墨救下。

    砰!

    忽然,秦墨翻掌,手掌腾起一团金焰,璀璨而梦幻。而后手一挥,金焰袭出,在飞行的半途,陡得爆裂开来,沾在数名火家武者身上,立时燃烧起来,将这些人烧成灰烬。

    “魏使者,你既然这么喜欢来焚镇,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秦墨一边说着,双手一翻,双掌笼罩金焰,将四周的空间都烘烤的扭曲起来。

    这一幕,让一群火家武者骇然止步,一双双眼睛瞪视着金焰,旋即一些人似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刷白,再无一丝血色。

    “这是……,先天真焰!?”冬源波声音颤抖,又补充道:“金色真焰!凝成金焰的先天强者!”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得魏使者,火家众高手脑袋轰鸣,身形一阵颤抖。

    先天强者?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会是先天强者?

    这不可能,近一年前,秦家这小子的修为,明明尚未到武师境界,这才一年不到而已啊!

    “墨儿,这……”太上长老亦是两眼圆睁,在场众人中,以他见识最广,自是辨认得出,秦墨身上的气势,已是武至先天的气息。

    只是,太上长老却是不敢相信,秦墨是先天强者的事实,因为这太匪夷所思了。

    “不废话了!你们火家,从今天起,就从焚镇消失吧。”

    秦墨微微皱眉,双掌拍出,两团金焰飞射而出,在半空中不断分化,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十六……

    一瞬间,数十道金焰腾空而至,将火家众人中,武师以上的武者焚成灰烬。

    至于火博阳、火凯阁的下场,由秦墨特殊照顾,直接被两道金焰之箭洞穿喉咙,而后整个身体冒火,化为飞灰消散。

    前后十个呼吸,火家一群人中,只剩下寥寥十数人存活,都是火家的一些护卫、仆从。

    这样摧枯拉朽的一幕,让秦家、冬家众人为之窒息,他们早就听说过先天强者的威势,但是亲眼得见,却又是另一番震撼感受。

    更为重要的,是秦墨成为先天武师的事实。

    “咯咯咯……”

    魏使者牙齿一个劲打颤,双腿抽筋般颤抖,这前后的反差,令他惊骇欲绝。近一年前,还是武士修为的小子,如何能在一年之内,就跻身先天强者?难道是有绝世强者,给他醍醐灌顶?

    然而,这个疑问,魏使者却是问不出口,因为他的脖子,正被掐在秦墨手中。

    魏使者整个人,如同一只垂死的公鸡,被秦墨掐着脖子,提离地面。

    “别……,咯……,别杀我!否则,就是得罪魏氏,得罪整个烈阳宗。”魏使者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现在,他只能借助烈阳宗的威名,来保全性命。

    可是,却看到那个黑发少年,忽然笑了起来,平静道:“我也很期待,烈阳宗来找我的那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