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44章 八部始书
    银澄身法之快,比之鬼魅都要尤胜,妖狐一族最擅长的,便是身法、幻术。

    秦墨一直不知道,这头狐狸全力施展身法,能够快到什么程度。

    这一次,他是见识到了,只见狐狸身躯一动,青焰化为袅袅轻烟,便已消失,快到“耳闻如视”也无法捕捉轨迹。

    这种速度,快到匪夷所思!

    这柄炎刀的速度虽快,也快不过这头狐狸的身法。

    呼……

    一只熔岩铸成的手掌,忽然探出,五指张开,烈焰涌动,一道火墙封堵住出口,直接将银澄弹飞出去。

    狐狸身躯在半空连续翻滚,而后落地,连退数步,它失声吼道:“丫的,万邪不侵,【炎封之壁】!?”

    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个火红身影出现,这是一具熔岩浇铸的雕像,一手持刀,一手戴着火鳞般的铠甲手套。

    秦墨终于看到那柄刀的形状,刀背很厚,宽约二寸,另一面的刀刃则薄如蝉翼,焰气升腾起来,模糊了空间。

    这把刀的刀柄,形如雁尾,栩栩如生,散发着动人心魄的焰光。

    砰!

    火红雕像的双眸发光,射出数十道火箭,同时炎刀一振,再次挥出。

    轰隆!

    炎刀之上,一头炎兽出现,狮头蝎尾,仰天咆哮,直扑过来。

    一霎那,漫天焰气席卷,这股力量气息太可怕,足以秒杀先天强者。

    “堪比宗师绝顶实力的火傀吗?”

    秦墨眼皮狂跳,右臂连振,将【大道守剑】发挥到极致,三十六道剑图绕体而出,瞬息垒在身前,形成一面剑图之壁。

    紧跟着,那头炎兽已然扑至,与剑图之壁碰撞,顿时剑光四溢,刀气纵横,剑图之上泛起水波般的涟漪。

    啵……,剑图震动,短短瞬息之间,连震近百次,生生将那头炎兽震散,遏制了炎刀之势。

    “噗……”秦墨又是一口血喷出。

    这一次,他的肉身也受到震动,幸亏穿着【无光内甲套】,抵消了大部分的刀气侵袭。

    不过,他的神魂却大受震动,感觉神魂湮没在一片熔岩海中,几乎要魂飞魄散。

    “银澄阁下,你别在一旁闲着,这具火傀的刀气,能够灼伤神魂,你快点帮忙!”秦墨招呼着狐狸,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一幕,气得他差点再度吐血。

    只见这头狐狸不断扑出,撞向那面火焰之壁,却是不断被弹飞,根本无法冲过去。

    那道火焰之壁很薄,宛如火纱一般,其上垂落缕缕焰气,好像随便一冲就能过去。可是,却轻松挡住这头狐狸的扑击,将它一次次弹飞。

    砰砰砰……,那具火傀站在出口处,又是挥出九道刀气,每一道皆有炎兽相随,震得秦墨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开始出现的地方。

    这时,火傀才收刀,伫立在那里,抱刀而立,火焰缓缓收敛入体,表面变成灰色,变成一具灰色雕像。

    而出口处,那面火焰之壁却未消失,一直存在。

    “该死的【炎封之壁】!竟然阻挡本狐大人的去路,该死,该死啊!那件神物一定要拿到手啊!”银澄狂呼不止,声音在溶洞中回荡。

    秦墨则是很警惕,一直注视着那具火傀雕像,确定它不会再攻击,心中才松了一口气。他大约明了,只要离开那个出口一段距离,火傀就不会再攻击。

    转头,瞧着银澄罕有发狂的模样,秦墨摇了摇头,懒得搭理这狐狸,盘膝坐地,迅速调息。

    “好疼!真是疼!”秦墨脸部不断抽搐,忍受着神魂灼烧的痛楚,“幸亏我修炼【锻神八法】,神魂恢复力很强,否则刚才第一刀,我可能就死了。”

    运转锻神前五法,秦墨的神魂一点点恢复,他不禁有些后怕,若是换成别的先天武者,甚至是先天宗师,面对刚才的一轮炎刀攻势,恐怕都难以幸免。

    那具火傀的战力,相当于宗师初期的强者,但是秦墨乃是斗战圣体,又穿着【无光内甲套】,炎刀虽强,也难以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那炎刀的刀气,不仅针对肉身,还会对神魂造成灼伤,实是诡异可怕。

    “此处秘境实是恐怖,单是那具火傀,我就难以应付,在深处极可能有更大的凶险。还是先离开这里,从长计议。”

    秦墨这般思忖着,随着神魂恢复如初,他睁开眼眸,却见一张脸就在面前,近在咫尺。

    这是银澄的那张狐狸脸!

    “银澄阁下,你在看什么?!”秦墨脸色有些发黑,暗道这头狐狸难道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小子,你神魂复原了嘛?”银澄一开口,无比亲切,那柔和的嗓音让秦墨全身都战栗起来,鸡皮疙瘩狂起。

    “这火傀刀者的刀气太诡异,对神魂的灼伤尤其可怕,我的神魂至少要修养数日,才能完全恢复。银澄阁下,此地太危险,若是你想留下,请自便,能否将我送出去?”秦墨皱眉,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

    “滚!你小子骗谁呢?别忘了你和本狐大人有着灵魂交易契约,你神魂是否恢复,本狐大人清楚的很。”银澄立时瞪大眼睛,凶相毕露,“小子,你想要出去?想都别想,一起和本狐大人冲进【炎封之壁】,夺得里面的神物,少不了你的那份造化!”

    瞧着这头狐狸癫狂的模样,秦墨无奈摇头,与银澄结识近一年,他尚是第一次看到,这头狐狸会如此失态,似乎这处秘境深处的宝物,对它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

    “银澄阁下,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根本奈何不了这具火傀刀者。若是与之久战,我的神魂很可能遭受重创。凭你的【青焰琉璃火】,难道闯不过那道火焰之壁吗?”秦墨这般说道。

    “如果能闯得过,本狐大人需要和你商量吗?”银澄瞪视那道焰气屏障,咬牙切齿道:“你知道这道火焰之壁,有什么来头吗?”

    “不知道。”秦墨很干脆的摇头,他除了听这狐狸喊着【炎封之壁】,其他一无所知。

    事实上,秦墨不仅没听说过【炎封之壁】,也没听说过能够灼伤神魂的刀气。

    能够灼伤神魂的刀气,一旦出世,必定举世瞩目,但秦墨前世却从未听说过。

    “【炎封之壁】,号称能够万邪不侵,任何鬼族、骨族,妖族,或是其他外族,都是难以穿过。除了人族!”

    “至于这具火傀的刀气,原本不该具备灼伤神魂的威力,全因为里面那件神物。”

    银澄一边说着,一边垂涎三尺的舔了舔嘴唇,道:“至于这件神物的来历,小子,你听说过古幽大陆,亘古以来流传的八部始书的传说吗?”

    “八部始书?”秦墨先是一愣,旋即身躯一抖,差点跳了起来,失声骇道:“【八部帝典】!?”

    “你小子竟然听过?不简单呐!”银澄有些诧异,关于八部始书的传说,乃是各族大秘,即使是绝世强者,也未必知晓。

    秦墨脸色阴晴不定,前世他是无意之中,得知八部书的传说。根据传说,天地之初,万物尚未开化,有八部奇书出世,天地规则由此而定,万族兴衰也由此开始。

    这八部奇书中,每一部都记载着憾世之秘,能够参悟其中万一,便可伫立大陆巅峰,肩山倒海,拥有无匹威能。

    可是,传说终究是传说,关于这八部始书的真面目,从未有人得见,甚至连书名都不得而知。

    不过,前世秦墨则是听闻,虚无缥缈的六道轮回,便是由其中一部始书所化,也不知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