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51章 苏醒
    东烈战城的西部,一片茫茫森林中,一根树梢上,站着身背巨剑的黑衣男子。

    这根树枝只有拇指粗细,但是,却能承受黑衣男子和巨剑的力量。

    “火晶玄铁矿脉?若是能得到足够多的火晶玄铁,我的武器也能够进阶吧?”

    远远眺望一个方向,黑衣男子足尖微微一点,整个人如大雁飞起,在林间穿梭,却是不沾一叶。

    片刻,黑衣男子穿出森林,身影陡得加速,朝着焚镇方向疾驰而去。

    ……

    天空中,云层之间。

    “呖”

    伴随着鹤鸣声,一头巨大的鹤类穿过云层。

    这种鹤类的体型,很是巨大,双翼伸展,长达两百米,宛如一座鹤形之山在云间移动。

    这实是一种鹤类妖兽,从它背上的缰绳,可以看出被人驯服。

    在鹤背上,站着二十名褐袍人,双掌笼在袖里,任凭狂风呼啸,也自巍然不动。

    巨大鹤翅上下扇动,转眼之间,鹤类妖兽便载着这群人,消失在天际。

    ……

    焚镇,秦家。

    从数天前开始,整个秦家已是乱成一团,族人们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生恐一觉醒来,整个秦家就已被人踏平。

    秦家大厅,秦正兴、太上长老来回走动,急得如热火上的蚂蚁。

    这时,大厅外传来脚步声,一个护卫快步走来。

    “找到墨儿了吗?”

    “有墨儿的消息吗?”

    秦正兴、太上长老齐声询问,露出希翼之色,却是得到否定的答案。

    “族长,太上长老,已经将焚镇周围快翻了一遍了,也是没有小少爷的踪迹。”这个护卫苦着脸,禀告道。

    秦正兴神情颓然,挥了挥手,示意护卫退下。

    “事到如今,炎晶矿脉什么的,我们秦家也是不想了,只要墨儿没事就好啊!”太上长老叹息一声。

    这数天的时间,对于秦家来说,当真是从极乐到极悲的过程。

    先是数天前的那晚,在矿洞最深处,挖掘到炎晶玄铁矿脉。秦正兴等人狂喜与忧虑并存,深知这样一处宝矿,凭着秦家是吃不下的。

    不过,好在秦家出了一个秦墨,有一位少年先天坐镇,至少能够保住一些炎晶玄铁矿脉。

    然而,悲剧的事情就这么来了,秦正兴等人四处寻找秦墨,也是不见他的踪影。

    开始,秦正兴等人不以为意,以为秦墨到某个隐蔽之地修炼。

    可是,随着炎晶玄铁矿脉的消息走漏,秦墨又一直不见踪影,整个秦家上下则是慌了。

    现在的形势,不仅炎晶玄铁矿脉保不住,便是秦墨也不知所踪,这不是乐极生悲,又是什么?

    只是,对于这种情况,宋又封等人则很乐观,告诉秦正兴等人,不需为秦墨担心,在宗门里这少年也是经常玩失踪的。

    至于炎晶玄铁矿脉的归属,宋又封等人则是表示,不方便插手东烈战城的宝物分配。

    毕竟,炎晶玄铁矿脉乃是一种至宝矿脉,各大战城之间有严令,其他战城宗门势力,不得插手这种矿源争夺的纷争,否则,将遭到两方战城的军团通缉。

    “当然,如果那个混蛋不长眼,敢到秦府来惹事,由老夫来料理他们!”这是平清宗师的原话。

    伫立大厅中,秦正兴略一思量,道:“太上长老,我们秦家的人马还是从矿洞中撤离,放弃炎晶玄铁矿脉吧。墨儿的师长们虽有保证,但是,咱们秦家不能因为自家事,拖累了他们。”

    太上长老神情沉重,点了点头,同意。

    对于宋又封等人的来历,秦正兴虽然没有探究,但是也大略清楚,这些人来自西翎战城一大宗门,甚至可能是六品宗门。

    若是此番来犯的仅是烈阳宗,秦正兴自是想请宋又封等人出手,但是,此次来袭焚镇的,很可能是方圆数千里的诸多势力。

    所谓蚁多咬死象,这么多势力一拥而上,宋又封等人终是势单力薄,即使能够保住炎晶玄铁矿脉,那也是惨胜。

    所以,当断则断,秦正兴选择了放弃,在这个老人心中,只希望他的孙子能够平安归来。

    ……

    汩汩汩……

    幽深炽热的溶洞中,那片岩浆湖泊旁,一个黑发少年静静躺在那里。

    在他身上,真焰流转如水,形成一层真焰护罩,在少年昏迷时,自动护体。

    若是仔细看去,与黑发少年躺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光影。

    光影周身浮现纹路,仿佛是人体的经脉,熠熠生辉,散发着梦幻般的光泽。

    不远处,银澄眯着眼睛,端详着秦墨的状况,狐眼中有着意味难明之色。

    “历时三天三夜,这个臭小子,似乎真的熬过去了。【锻神八法】第六法将成吗?岂不是刷新了【炼神塔】的纪录?”

    “若是任由这小子成长下去,将斗战圣体开启七层以上,人族将来又会出现一位无敌战王。对于妖族来说,到底是好是坏呢?”

    这头狐狸眯着眼睛,眸中跳动恶质神情,咧嘴道:“收一个斗战圣体的战王做人宠,这是一件丰功伟绩啊!况且,本狐大人看妖族那几个老不死的,早就不顺眼了,以后正好和这小子联手,将妖领闹个天翻地覆!”

    嗬嗬嗬……,溶洞中继而响起狐狸诡异的笑声,让睁开双眼的秦墨背脊一凉。

    “你这狐狸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秦墨起身,腰身一挺,尚未作势,已是轻飘飘的站了起来。

    这是……

    秦墨很诧异,他只是心念一动,身体就变得轻如鸿毛,轻盈的站起来,身体各部分竟是一点也没发力。

    “我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轻盈?”

    屈膝跳了跳,秦墨赫然发现,膝盖根本无需用力,也不需提聚真焰,双脚便是离地而起,一跃三米,停滞数个呼吸,才轻飘飘落地。

    这种感觉,就好像身体已经摆脱了大地的束缚,无妙!

    “小子,别像一个乡巴佬一样大惊小怪!【锻神八法】第六法修成后,神魂就如同打通经脉一样,魂力开始反哺身躯,自此开始,【锻神八法】的威力,才真正在武者身上体现。”

    银澄没好气的开口,斜眼道:“握着【狂月地阙剑】,斩出一剑试试!不要灌注真焰。”

    秦墨依言而行,举着长剑,手腕震动,一剑挥出。

    撕拉!

    空气直接被划爆,一道剑芒从剑锋射出,在熔岩湖泊上犁开一道长长的痕迹,几乎将湖泊化为两半。

    砰砰砰……,湖泊中不断有【缚神炎鱼】爆碎,根本承受不住这道剑芒。

    片刻,岩浆湖泊上的痕迹,才是缓缓合拢。

    “没有灌注真焰,竟能催发剑芒?”秦墨吓了一跳,有些难以置信。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关键一点,修成第六法-化纹后,你的神魂之力已经足够强大。能够轻松碾碎这些【缚神炎鱼】。别磨蹭了,快到这火湖中探寻一下,【大地五蕴灯】到底藏在何处!”银澄一跃而起,跳到秦墨肩头。

    秦墨点头,身躯一动,轻盈如鸿雁,在熔岩湖泊上疾掠,脚踏湖面,如踏平地,几个起落,已是将这片熔岩湖泊探查一遍,并无发现。

    “那两根石柱!”银澄喊道。

    足尖一点,秦墨身形在半空一折,已是掠向其中一根石柱,双足连踏,在石柱上攀升。

    “这是……”

    “这是那口炎刀的主人吗?”

    跃上石柱顶端,一人一狐瞪大眼睛,看到一具骸骨盘坐在那里。

    这具骸骨,已是逝去许久,但是,尚有一层皮肉存在,透着紧致,皮肉下的骨头,透着红光,散发炽热气息。

    在骸骨旁边,摆放着一把刀鞘,看形状,就是那口炎刀的刀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