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夜困秦府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56.html
    轰隆隆……

    巨大溶洞深处的缺口中,骤然传出阵阵轰鸣,犹如鬼雾海最深处的海啸。?壹?看书??书·1?·

    继而,苍白飓风倒灌而入,化为一头巨大白虎之形,额头上血色王字发光,散发无比凶戾威势,猛地一张口,将秦墨吞了下去。

    “【青焰拟神塔】!”

    七条狐尾倒卷横空,无数青焰交织,凝成一座青色宝塔,塔身布满璀璨妖符,轰然落下,将这头巨大白虎镇入其中。

    砰砰砰……

    塔中传出恐怖虎啸,巨大白虎疯狂撞击塔壁,却是无济于事,宝塔巍然不动。

    不远处,银澄眯着眼睛,神情前所未有凝重,喃喃道:“小子,【锻神八法】第七、第八法能否练成,就看你的造化了。若能在绝世白虎煞中,练成【锻神八法】,很可能修成最强神魂分身。本狐大人的神灯灯芯,就靠这最强神魂分身了……”

    吼吼吼……,宝塔中虎吼连连,塔身震动,不断浮现一道道爪痕,旋即又恢复原样。

    ……

    风雷宗·前山的一片树林。

    砰砰砰……

    拳风呼啸,一根根丈许粗的树桩断裂飞起,斜插在地,一根根尽没地中。

    一个少年伫立树林,身周气劲渐敛,缓缓收住拳势。

    “终于,将宗门的【风动雷影拳】修至精通,武道修为也达至大武师之境。这样的进境速度,应该是风雷宗前十吧。”

    这个少年正是秦云江,进入风雷宗半年,他已是宗门瞩目的天才弟子,修为进境神速,深得宗门高层的器重,可谓是混的风生水起。??要看??书·1·

    并且,他还获得了一份爱情,宗门的一位长老之女,风雷宗有名的美人也倾心于他。

    “待我成为核心弟子,一定要央求师傅,将墨少爷推荐进宗门。凭墨少爷的天赋资质,一定能成为风雷宗数百年罕有的天才。”

    在秦云江心目中,他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秦墨赐予的,并且,他一直认为,秦墨的资质才是秦家第一,远胜于他。

    这时,树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秦云江抬头看天,算了算时间,已是接近中午。

    “这个时间,晚睛该是来给我送饭了。不知她今天,又做了什么美味佳肴。”想起温柔如水的佳人,秦云江不禁浮现温柔笑容。

    美人如水,这句话用来形容心上人,则是再合适不过。

    小径上,忽出现一队人,为首的一位绝色少女,美眸流转,宛如水波荡漾,正是秦云江的欣赏人晚睛。

    而在少女身后,则是一支精锐武者,穿着风雷宗的服饰,乃是内宗的护卫高手。

    “晚睛……”秦云江露出笑容,陡得笑容一滞,他察觉到气氛不寻常。

    “抓起来!”绝色少女面如冰霜,下令道。

    嗖嗖嗖……,一群精锐武者一拥上前,如狼似虎,将秦云江五花大绑,按倒在地,一侧脸颊磨蹭在地,擦得血肉模糊。

    秦云江立时懵了,嘶吼道:“晚睛,这是怎么回事?”

    “闭嘴!给我掌嘴!”晚睛冷斥道。一看书??·1??·

    啪啪啪……,一个精锐武者左右开弓,七个耳光扇下,秦云江的脸颊高高肿起,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秦云江,你这个宗门的扫把星。给我仔细听着,你们秦家惹出了大祸端,现在惹出了方圆数千里的所有势力。你最好祈祷,不要因为此事,波及我们风雷宗,否则,你就等着倒霉吧。怪之怪你生在那个倒霉秦家!”晚睛冰冷开口。

    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得秦云江头晕眼花,秦家遭受大难?这怎么可能?还有自己心爱的人儿,竟是如此无情,立刻翻脸不认人,将两人的感情弃之如敝?

    一时间,秦云江脸色灰败,心智崩溃,任凭一队人将他押了下去。

    ……

    焚镇后山矿洞。

    矿洞内外,站满了人,皆是方圆数千里之内的各大势力强者。

    至于秦家的族人,早在数天前,就已全部撤离矿洞,对外声称,完全放弃矿洞的开采权。

    矿洞深处,那个凹坑中的炎晶玄铁矿脉,已是全部被挖掘出来,摆放在地上,足有两百米见方。

    “怎么只有两百米见方的炎晶矿石?让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分,塞牙缝都不够!”

    一个****上身的巨汉开口,声音洪亮如钟,震得矿洞微微震动,他身躯如同钢铁铸就,却是布满了伤痕,散发着狂暴杀气。

    在巨汉身周,还站着十数位同样穿着的大汉,皆是背着一口巨刀,杀气四溢。

    在场其他势力的强者纷纷皱眉,对于这群大汉很忌惮,这批人马是东烈战城一支凶名卓著的马贼血煌狼贼团。

    事实上,称呼马贼团,是有些不确切的,应该称为血蝗狼贼团。

    这些大汉的坐骑,乃是一头头灰狼,来去如风,所过之处,杀人盈野,可谓是无恶不作,兼又实力强大,让各大势力为之忌惮。

    那个身上布满伤痕的巨汉,则是血蝗狼贼团的团长血刀狼!

    “传闻中,这里不是有一条炎晶玄铁矿脉吗?怎么只有两百米见方,是谁造得谣?”血刀狼瞪着眼睛,目光如刀,扫视周围。

    在场各大势力强者皆是皱眉,脸色不愉,却不答话,不愿与血刀狼正面冲突。

    “刀狼团长所言极是,关于炎晶矿脉的真正储量,则要问这个矿洞的最初主人焚镇秦家了。”开口说话的,乃是烈阳宗魏氏一脉的首领·魏堂平。

    在场烈阳宗众人纷纷皱眉,继而眉头舒展,纷纷点头附和。他们知晓魏堂平的用意,是想祸水东引,将焚镇秦家推上风头浪尖,最好能趁此机会,将秦家那少年先天给铲除。

    此言一出,果是看到在场诸多强者眼睛一亮,很多人都猜测,秦家肯定之前私藏了一部分炎晶玄铁矿脉,否则,也不会如此爽快的让出开采权。

    “以为有一个少年先天坐镇,就能吞下一份炎晶玄铁原矿吗?哼,也不怕噎死!就算那个少年的师门,乃是一个六品宗门,但是咱们血蝗狼贼团向来来去无踪,就算屠了整个焚镇,一走了之,又能奈我何?”

    血刀狼狞笑一声,带着儿郎们火速离去,朝着焚镇方向扑去。

    其余势力强者们也不慢,纷纷跟上,朝着焚镇方向掠去,也要分一杯羹。

    ……

    深夜。

    秦府外面的街道上,屋顶等地方,则是站满了人,数百名强者出击,无数劲气横空,轰在秦府的墙壁上,却被一层光罩阻隔,根本难以破开防御。

    秦府周围的一层光罩,看起来只有鸡蛋壳厚薄,但却无比坚挺,即便数百位先天强者联手轰击,竟是徒劳无功。

    从下午开始,秦家的族人便龟缩不出,任凭诸多势力强者如何轰门,也是轰击不开。

    “这是什么阵法?防御力如此强大?”

    “恐怕是玄级中阶的防御阵法,秦家竟有如此厉害的阵道师?”

    “我宗探查过,随行秦家那少年的人中,有两个阵道师,看起来相当高明啊!”

    “高明又如何?就算秦家有先天宗师坐镇,我们这么多人也能将之击毙。困上十天半月,总能将他们逼出来。”

    众多强者轰击了大半天,依然轰不破这层护罩,顿时恨得咬牙切齿,有人已是赌咒,若是擒住秦家人,一定要施以诸多酷刑。

    这个时候,在焚镇西边的一个高楼上,两个身影迎风而立,正注视着秦府的风波。

    “老廖,咱们这一次从东师府出来,看来遇到很有趣的事情嘛!一个山镇小家族,竟出了一个少年先天,相当厉害嘛!”

    “哼!那又如何,你没听说吗?这少年拜入的宗门,乃是西翎战城的,这样的行径,真是可耻忘本!关注这个小家族干什么,咱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那两位绝顶天才!”

    两个人交谈着,其中那个老廖声音冰冷,对于秦墨拜入西翎战城宗门一事,极是鄙夷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