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57章 雷霆手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60.html
    嗡!

    长剑嗡鸣,爆发丈许剑芒,秦墨手腕一振,【大道杀剑】已是劈出。

    这一剑的轨迹,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落在是一众眼中,人群背脊莫名一寒。

    “躲不开!”血刀狼想要凭借速度,绕开这一剑,给予秦墨致命一击,却发觉无论如何规避,也是躲闪不开。索性一声咆哮,径直冲了过去。

    砰!

    气劲如浪涛爆起,炸雷般的碰撞声不绝于耳,震得人群头晕目眩。

    这样的战斗,如同一头血狼凶兽与一个弱冠少年在博斗,而后者竟是手持宝剑,寸步不移,抵挡住了血刀狼的狂暴攻势。

    “这小子的真焰之力怎么如此浑厚?肉身强度怎么如此惊人?”血刀狼越大越心惊,他不敢相信施展【血狼功】,凭借宗师境的修为,竟然无法压制秦墨。

    锵!

    一声嗡鸣,长剑震动,一剑劈在血刀狼的大刀上,如山般的力量狂涌而至,这并不是真焰之力,而是实打实的肉身力量,却是震得血刀狼手腕狂颤,差点当场弃刀。

    人影一闪,秦墨交战以来,第一次移动,踏着【剑步】,鬼魅般窜至血刀狼面前,又是一剑劈出。

    这一次,他又增加了两成臂力,爆发了肉身强度的七成力量。

    轰隆!

    血刀狼长刀横于胸前,挡住了这一剑,却依然被劈飞。

    而秦墨神情不动,脚步再进,追了上去,又是一剑劈出。

    这一剑,不偏不倚,恰好斩在长刀同样的位置,前一剑的力量尚未消除,后一剑的力量又至。

    而后,秦墨腰身一转,双手握剑,爆发肉身十成之力,势大力沉的劈下,又一次斩在长刀同样一个位置。

    咔嚓!

    玄级上阶品质的长刀,断成两截!

    这一剑去势不止,结结实实砍在血刀狼身上,将他尚在半空的身躯,直接劈飞出去,如同离弦之箭,贴着焚镇的街道,朝着远处滑去。

    轰隆隆……

    整个焚镇一片爆裂声,烟尘飞扬,只见直通焚镇的一条街道,从秦府大门口,到焚镇边缘,犁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长达万米。

    这条痕迹的尽头,血刀狼躺在那里,全身骨骼尽碎,身躯扭曲的躺在那里,张大的嘴巴涌出鲜血,其中还有内脏的碎块,已是晕厥过去,眼看着离死不远。

    噼啪噼啪……

    火把飞溅起一串火星,秦府四周的人群一片寂静,许多人胸口窒息,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蝗狼骑团的团长,东烈战城有名的凶人,血刀狼就这样被击败了?并且,瞧血刀狼的伤势,已是内腑尽碎,离死不远了。

    远处,焚镇边缘的高楼上,老凌、老廖看着地上的血刀狼,后者就躺在不远处,伤势轻重看得一清二楚。

    “凭借变态的肉身之力,生生将一名宗师绝顶重伤!这……”老凌倒吸一口气,难以置信。

    “不仅如此,此子的剑技之高,已是臻至化境,比之闻剑帆、夏飞羽即使有差距,也是属于同一层次的剑手。”老廖语气凝重,低沉说道。

    两人交换眼神,一个山边小镇的家族,竟然出现这样一位绝顶天才,真是一桩奇闻!

    再观察一下……

    两人皆起了心思,若是此子足够惊艳,一定要趁此机会,将之留在东烈战城。

    此时

    秦府大门前,秦墨伫剑而立,环顾四方,周围人群不自觉退开一段距离。

    之前,在场众强者固然忌惮秦墨,却是忌惮这少年未来的武道成就。一个少年先天固然出类拔萃,但是,终是未长成的树苗,构不成威胁。

    现在,已是截然不同,能够重伤血刀狼的强者,如今年仅十六岁,这是何等骇人听闻的事情?

    砰!

    闻剑帆挥动巨剑,剑风呼啸,将地面切出一个个裂痕。

    “能够击败血刀狼?我倒是小看了你!”闻剑帆目光冰冷,泛着浓烈杀机,“既是如此,就让我来当你的对手,看看你能接我几剑?”

    “几剑……”

    秦墨转头,斜睨闻剑帆,忽然冷笑,身形模糊,下一刻已是欺身上前,一剑劈出。

    这一剑,毫无花巧,只是普普通通的剑劈,却是轰隆一声,虚空都被斩裂,爆鸣不止。

    闻剑帆神情冰冷,却不托大,以双手握剑,迎了上去。

    “什么?这是什么怪力?”

    两剑碰撞,闻剑帆脸色骤变,他言语之间固然目中无人,但是很谨慎,已是用上全力。却是感到巨剑上,传来一股恐怖的力道,如同滔天巨浪拍来,势无可挡。

    闻剑帆擅使巨剑,对于自身的臂力极是自信,但是,仅是一个接触,他就判断出来,自己的臂力,至少比黑发少年低了一个量级。

    这种怪力,即是斗战圣体的神力!

    一声轰然,气劲爆裂,闻剑帆双手握剑,迅疾后退,直至十数米才停下,却是双臂微微颤抖,感到一阵战栗。

    “几剑?我倒要看看,你能接我几剑?”

    秦墨看着手中长剑,淡淡开口,却是将闻剑帆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你……,小子,以为凭着怪力,就能击败先天宗师吗?我可不是血刀狼那种废物!”

    闻剑帆双目赤红,全身腾起真焰,顷刻笼罩身躯,巨剑爆鸣,一道剑芒窜起,直达三丈余长。

    “【罡钧十斩】!”

    巨大剑芒爆闪,挟着劈山之力,直劈而下,与秦墨刚才的一剑,剑势一模一样,却是声势更胜数倍。

    不远处,夏飞羽脸色微变:“东烈十剑技之一的【罡钧十斩】?闻剑帆竟练成了这门绝世剑技,倒是一个劲敌!”

    对面,【狂月地阙剑】狂鸣,发出兴奋的鸣叫,仿佛是因为遇到一个强敌,而兴奋的颤抖。

    相比佩剑的激昂,秦墨则是神情越发平静,心境如同古井不波,不起一丝波澜。

    这种心境,即是修成【锻神八法】的好处,不论遇到任何强敌,都能不起波澜,发挥全部的战力。

    “【大道杀剑】!”

    剑势一展,秦墨将这种剑式施展到极致,剑光汹涌迭现,如同江水滔滔,有着一往无前的肃杀。

    叮叮叮……,碰撞声密集响起,在整个焚镇上空回荡。

    这一轮的交锋,剑光如虹,周围观战的武者们脸色连变,越看越心惊。秦家这少年能击败血刀狼,这也就罢了,现在竟与闻剑帆打得难分难解。

    此子,真的是一个少年吗?

    人群中,烈阳宗一群人脸色苍白,一个个握紧双拳,心中都在呐喊同一句话:斩死这小子,一定要斩死秦家这小子!

    魏堂平一群人都清楚,若是今夜过后,秦墨依然活在世上,那烈阳宗就危险了。一位拥有先天宗师战力的武者,对于一个八品宗门来说,实是难以想象的大敌。

    并且,更恐怖的则是,这少年才十六岁左右,还有无限的成长空间,若是再过两年……,烈阳宗诸人根本不敢想象未来的情景。

    噹!

    剧烈的爆裂声冲天而起,这声响太刺耳,震得在场很多人一声惨叫,捂着耳朵,耳流鲜血,栽倒在地。

    交战中的两人分开,一个身影倒飞而出,跌倒在地,赫然是闻剑帆,他双手虎口裂开,鲜血渗出,很勉强的握着巨剑。

    “你,你……,这不可能!”闻剑帆低吼,他不敢相信,一个弱冠少年无论在肉身强度,还是先天剑芒的威力,都在他之上。

    “关于我秦家矿洞的事情,只是一些玄铁矿,我不追究。但是……”

    秦墨清朗的声音响起,透着彻骨的冷冽,“夜袭我秦府,打碎大门的人,统统给我留下。其他人,全部给我滚!”

    最后一个“滚”字喊出,虚空炸开,无数透明剑芒旋转飞舞,并没有杀伤力,却是爆发难以想象的剑吟,刺向在场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