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不破剑
    面对铺天盖地的剑芒,周围众强者大惊失色,纷纷拔出武器格挡招架,却发觉这些剑芒竟是幻影,直接穿透了他们的武器,钻入人群身体中。

    “这是幻术?”

    一些人脑海中刚升起这个念头,立觉脑海一疼,纷纷口喷鲜血,倒地不起。

    一瞬间,到场人群倒下了十分之一,还有很多人脸色苍白,勉强支撑,不至于倒地。

    “这是什么邪剑!?”烈阳宗的魏堂平声音颤抖,充满恐惧。

    闻剑帆在是再退数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感到头疼欲裂,一阵晕眩。

    此时,站在焚镇边缘的东师府两人,亦是受到波及,两人身形微微颤抖,险些从高楼上跌下去。

    “这是针对神魂的剑技?即使东城十剑技中,也没有这样可怕的剑法。”老凌惊呼,再无之前的从容。

    “一个少年先天,不仅肉身无比强大,并凝练先天剑芒,还掌握这种剑技。此子,绝不能放回西翎战城,否则,数月后的鹰隼试翼会,我们东城就麻烦了。”老廖低沉开口。

    这时,一道嘶吼传出,直透夜空,闻剑帆手握巨剑,仰天怒吼,无比狰狞愤怒。

    “小子,你彻底的激怒了我。我要施展全力,将你斩杀于此。”闻剑帆冰冷开口。

    “全力?这么说来,你刚才还保留里力量?真是多谢手下留情,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全力出手的威力吧。”秦墨嘴角翘起,看着闻剑帆的目光,犹如看一个死人。

    轰!

    闻剑帆双目赤红一片,疯狂咆哮,周身真焰翻腾如潮,朝着他胸前汇聚,凝成一把黑色真焰巨剑。

    顿时,闻剑帆的气势激增,足足提升了一倍。

    【黑岳罡钧剑】!

    人群中许多人惊呼,认出这把黑色真焰巨剑的来历,这是【罡钧十斩】修炼到极致,将罡钧剑意融入真焰分身中,形成的一柄真焰巨剑。

    这柄真焰巨剑,即是闻剑帆的真焰分身!

    不远处,夏飞羽脸色一变,他深知【黑岳罡钧剑】的可怕威力。

    一名宗师剑手的真焰分身,比之其他先天宗师,杀伤力本就强盛一筹。而将【罡钧十斩】的剑意,融入真焰分身中,形成一柄剑形武器,则威力更加强大。

    “想以宗师境的修为,进行真力压制吗?”夏飞羽摇头,有些不屑。

    “死!”

    闻剑帆暴吼,一手握巨剑,一手握黑色真焰剑,身形****而出,双剑横空,同时施展【罡钧十斩】,顿时斩开虚空,到处是剑痕的裂口。

    四周人群一退再退,深知此时闻剑帆的可怕,不愿被剑芒扫到。

    “东城十剑之一的【罡钧十斩】,很久以前,倒是听说过。不过……”

    秦墨眼中回忆之色一闪而没,【狂月地阙剑】嗡鸣,挥剑而出,十二枚剑图凝成,旋转身周,形成小型剑阵。

    砰砰砰……,一对巨剑疯狂劈至,斩在一枚枚剑图上,不断爆出光芒,却是难以撼动剑图分毫。

    “不管是什么防御剑技,在【罡钧十斩】面前,统统化为飞灰!”闻剑帆大吼,双剑大开大合,挟着万钧之势,疯狂劈砍。

    顷刻间,双剑交替,斩出近百剑,十二枚剑图方才模糊暗淡,力量耗尽,逐渐消失。

    然而,秦墨又是挥剑,一枚枚剑图旋转而出,这一次竟是十三枚剑图。

    见此情景,闻剑帆又惊又怒,双剑抡起,状如疯魔,不知疲倦的斩至。

    又是百剑斩出,十三枚剑图逐渐暗淡,而后消失不见。

    秦墨又是一挥剑,却是十四枚剑图旋转而出,环绕身周,宛如不可撼动的山岳。

    叮叮叮……,闻剑帆嘶吼连连,宛如疯狂的野兽,不知疲倦的攻击。这一次,他斩出了140剑,才堪堪将十四枚剑图斩灭。

    此时,闻剑帆已是有些气喘,凭他宗师初期的修为,并不足以长时间施展【黑岳罡钧剑】。

    然而,秦墨则是又一挥剑,十五枚剑图旋转而出……

    片刻,剑图的数量达到十六枚……

    又过片刻,当闻剑帆斩出第三千三百三十三剑的时候,秦墨宝剑一挥,这一次却是没有剑图凝成,而是一剑斩出。

    轰隆!

    虚空直接被斩爆,洞开一个窟窿,这一剑狂啸而至,朝着闻剑帆头顶劈至。

    这一剑,是秦墨蓄势已久的【大道杀剑】,注入剑魂、神魂双重之力,威力激增数倍,可斩宗师!

    “吼!”闻剑帆反应神速,立时收剑,双剑交叉格挡。

    下一刻,气劲爆裂,剑刃碰撞声远远传开,百里可闻,闻剑帆的身躯则是倒飞出去,双手虎口尽裂,口喷鲜血,竟是被一剑劈飞。

    秦墨身形一动,启动【剑步】,踏着剑光,直追而上,又一剑跟着斩出,欲像斩杀血刀狼一样,将闻剑帆也斩杀在半空。

    “住手!”

    远处传来一道高喝,澎湃劲气袭至,将秦墨这一剑撞偏。

    火光闪耀处,前方多了两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袭制式长袍,胸前绣着“东师”两个字。

    东师?

    东师府!?

    人群一阵躁动,皆是惊骇莫名,他们没想到今夜之事,竟会惊动“东师府”的强者。

    东烈战城·东师府,在东城武者们的心中,乃是一处圣地,凡是被东师府选中的武者,未来都成为一代武豪,古往今来,一直如此。

    “我还以为你们一直躲在暗处,不准备出来了呢?”秦墨淡淡笑着,并不惊诧,神情反而透着冷峭。

    从他掠进焚镇开始,便察觉到这两人的存在,以秦墨如今的神魂之力,除非是地境之上的大高手,刻意收敛气机,才能避过他的六识探查。

    “秦家的小子,闻剑帆已经战败,你还要下手斩杀?心性未免太狠辣了点。”老廖沉着脸,冰冷开口。

    言语之间,一股浩然气势,从老廖身上奔腾而出,席卷全场,所有人心中一沉,仿佛一块万钧巨石压在心头,竟是喘不过气来。

    地境绝武!?

    在场人群纷纷震撼,而后许多人窃喜不已,听东师府这位大高手的意思,并不待见秦家的这个少年天才。

    一些人心思敏锐,立刻把握到关键,东师府致力于发觉东城武道天才。而有传闻说秦家这少年,所拜入的宗门,并非是东烈战城势力,无怪乎引起东师府不喜。

    “秦家的小兄弟,今夜之事,你已斩杀一名宗师强者,击败闻剑帆。怒气也该消了,就此作罢吧。”旁边,老凌笑眯眯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这时,却听人群中,烈阳宗的魏堂平高喊道:“东师府的两位上使,不能放过这小子啊!此子拜入其他战城的宗门,却还强占我烈阳宗的山镇,抢夺我烈阳宗的宝矿,两位这样放过他,岂不是有损我东城的颜面?”

    话音落,在场很多宗门的强者纷纷附和,他们心中雪亮,秦家这少年先天实是惊才绝艳。竟以先天后期的境界,就可跨越一个大境界,击败先天宗师的绝顶强者,如此武道天才,再给其三年时间,那还得了?

    若不能趁着今夜,将此子灭杀在此,今夜之后,焚镇方圆数千里地的势力,恐怕都要被此子连根拔起。

    “哦?强占我们东城的地盘,抢夺宝矿?你这小子,还做下如此放肆之事?”老廖眯着眼睛,眸中掠过冷芒。

    站在人群中,面对千夫所指,秦墨低垂眼眸,神情越发平淡,开口道:“你们既然如此说,那便是我做的。又如何?”

    “如何!?”老廖森然冷笑,“那就随我前往东师府,在那里面壁十年,好好矫正你狠辣心性!”

    呼……

    狂风席卷,一只大手探出,笼天盖地,朝着秦墨头顶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