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73章 少年之殇
    翌日,清晨。

    秦府大堂,气氛肃穆而庄严,秦家高层齐聚一堂,太上长老、族长、长老团,以及各大执事纷纷到场。

    这等隆重的阵仗,乃是为了迎接东烈战城的使者东师府的贵宾。

    秦墨来到大堂时,看到首座上的一名木冠长袍的老者,端坐在那里,四平八稳。

    在老者身后,则是站着名盔镜甲的一队精锐高手,皆是先天境界的强者。

    另外,还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秦云江。

    大堂角落,秦云江静静伫立,裸露在外的双手、脖子都缠满绷带,渗着一丝血丝,面无血色,气息很虚弱。

    “云江,你怎么在此?”秦墨脸色一变,他如今六识何等敏锐,立刻察觉到秦云江体内丹田空空如也,竟是连一丝真气都没有。

    看到秦墨的身影,秦云江有些激动,苍白脸庞露出笑容,却是欲言又止。

    这时,秦正兴在次席站起,笑道:“墨儿,这位是东烈主城的向使者。”

    在场秦家一众高层亦是笑着,却是笑得都有些勉强,他们都不是瞎子。自是看出来,与向使者一起随行而来的秦云江,一身真气已被废去。

    可是,他们却不敢质问,因为向使者来自东烈主城,代表着东师府。即便秦家今非昔比,也远远不可能和东师府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

    “你就是秦墨?想不到一个鸡窝般的家族,出了你这么一个天才。”

    向使者端坐太师椅,注视着秦墨,下巴微微抬起,有着居高临下的倨傲,“少年人,你不用瞪着我。你家族的这个小子的武功,不是我废的,而是他自己师门所为。当然,现在这个小子也被逐出师门。”

    “我此行的目的,是代表东师府,宣告几件事情。”

    “第一、秦家秦墨,你既拜入西翎战城的宗门,那就算不得东烈战城的人。战城之间的协议,想必你也清楚,若是任意插手东烈战城的事务,东师府必定追究到底。届时,不仅是你自身难保,你的家族也会受累。”

    “第二、焚镇周围,方圆数百里的区域,东师府已经做出决议,归属你们秦家所有,规格相当于八品宗门。从今以后,在此范围内爆发的冲突,秦墨你可以参与解决。在此范围之外的冲突,若你擅自介入,依照战城之间的协议严惩。”

    “第三、如果前面两项决定,你们秦家有任何异议,那就此滚出东烈战城。”

    说着,向使者取出一份文书,拿着晃了晃,冷声道:“秦墨,你的资质确实出类拔萃。但是,拜入西翎战城宗门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你,还有你们秦家,好自为之!接下这文书吧,你们秦家的地位,从此之后,也算是名正言顺的八品宗门了。”

    啪……,向使者将文书丢在秦墨面前,昂着下巴,仿佛是施舍乞丐一般,示意秦墨捡起来。

    “东师府的诏令文书?”秦墨手一张,气劲一吸,将那份文书摄入手中,“什么时候开始,东师府也能代替东烈军团,来行使政令诏书了?你们东师府把自己当成东烈军团吗?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啪!

    那份文书一闪,结结实实砸在向使者脸上,凭后者宗师初期的修为,竟愣是没有躲闪开。

    并且,这一砸之下,秦墨注入了真焰之力,生生在向使者脸上,印出了一个文书印子。

    “你……,秦墨!你好大的胆子,你想公然对抗东师府,对抗东烈战城吗?来人,拿下这个叛逆!”

    向使者当即暴怒,命令随从高手拿人,他自己也是霍然起身,探手一张,朝着秦墨脑袋抓去。

    咔嚓咔嚓……

    向使者的五指骨骼声连响,指节伸长数倍,青筋根根怒张,释放出一股阴寒劲风,一瞬间笼罩整个大堂。

    在场众人只觉眼前一暗,仿佛置身寒冬夜晚的朔九北风中,有种暗无天日的恐惧。

    同时,一道道寒光在暗处亮起,那是东师府随行高手的兵刃反光,这群高手则是朝着秦家族人扑去。

    这样的攻势,由一位宗师强者,一群先天强者联手,突然而猛烈。若是换做数天前的秦墨,要顾及在场族人的安危,真的会有些措不及防。

    但是现在则不同,分身三化之后,秦墨各方面的实力皆有长足提升,已是将这样的形势,如同明镜般呈现在心中,当即有了对策。

    嗡!

    一道剑吟,如九霄龙吟,回荡在大堂上。

    秦墨拔剑,剑光一闪,宛如破晓曙光,照耀四方。

    一阵密集的脆响,伴随着一阵惨叫,一件件兵刃落地,一群先天强者纷纷捂着流血的手腕,纷纷后退。

    至于向使者,则是五指尽断,鲜血飞溅,惨叫着跌坐在太师椅上。

    半空中,那份文书已是化为碎纸屑,纷纷扬扬的散落。

    锵……,秦墨收剑归鞘,冷冷道:“秦家的地位如何,还轮不到你们东师府来裁定。我这位兄弟的伤势,若与你们东师府有关,我会找你们一一清算。滚!”

    “你……,秦墨,你……”向使者脸庞狰狞扭曲,却是不敢停留,带着一群随从高手,飞速逃离秦家。

    此时,大堂中,陷入一片寂静,秦家众人皆很沉默,也很压抑。

    原本以为,秦家出了一位绝顶天才,将由此家族大兴。却是想不到,秦家确实兴盛起来,短短时日之内,已是堪比八品宗门。

    但是,却也因此惹来东师府的敌视,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势力,秦家一众高层心都在颤抖。

    在场众人皆很恐惧,秦墨以如此强势手段,赶走东师府的使者,会否给家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太上长老,爷爷,不需担心。东师府的决定,还代表不了东烈军团的决策,他们针对我也就罢了。若是针对家族,我自会亲上东师府,与他们好好清算!”

    秦墨淡淡开口,眼眸深邃冷峻,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墨儿,你不需如此。我们秦家有此规模,已是足矣。固守这方圆数百里之地,已是先辈们难以想象的盛况。”太上长老安慰道,劝秦墨不要冲动。

    在场秦家长辈亦是纷纷附和,皆劝秦墨不要太过年轻气盛,等到将来冲击宗师境成功,名动一方,东师府自然顾忌重重,不会再刁难。

    此时,秦墨已是上前,检查秦云江的状况,发觉后者丹田碎裂,手筋、脚筋都受损,一身武功是彻底废了。

    “云江,这是谁做的?”秦墨问道,平静的语气让所有人心中一寒。

    “墨少爷,这是我练功走火入魔,自己弄的。”秦云江露出笑容,摇了摇头,表示与任何人无关。

    秦墨皱眉,目光如一泓寒潭,越发冷冽。

    “墨儿,焚镇是我秦家生活数百年的地方,经不起风波啊!”秦正兴一声叹息,喃喃道。

    闻言,秦墨不再言语,带着秦云江,转身离开大堂。

    ……

    返回后院,任凭秦墨如何询问,秦云江也是一口咬定,他修为尽废,乃是练功走火入魔所致,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看着这个浓眉少年言语时,不经意流露的黯然神伤,秦墨心中有些了然。

    那种神伤,是被心爱女人所伤,而导致的心灰意冷。以秦云江的性情,这种心伤,比之武功被废更重,足以痛入骨髓。

    “墨少爷,秦家能有如今的盛况,乃是族人多少年来梦寐以求。何必为我的事情,而大动干戈呢?况且,云江的事情,希望能够自己解决,不假手他人。”秦云江这般说着,语气无比坚定。

    秦墨默然,点了点头,道:“先将你伤势治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