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83章 人心薄凉
    周围人群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看向那两个青年,铸纹交易大殿中的武者,皆是武道强者,自是看出这两个青年的不凡。

    这两个青年,其中一人穿着长袍,胸口是金色的“铸纹”二字,气度卓尔不群。

    另一人,也是开口说话的那个青年,一袭黑色劲装,俊逸脱俗,锋芒毕露。

    秦墨皱眉,他能察觉到,四周流转一丝丝气机,若有若无,已是将他牢牢锁定。

    这种气机如同一根根利锥,刺着他的皮肤,隐隐作疼。

    “咦!空间封锁!小子,小心一点,这家伙不好对付!”银澄心念传音响起,提醒秦墨。

    秦墨不着痕迹颔首,他已经判断出,这青年属于西翎孟一拳、封绝戟那一层次的天才,并且,是在宗师境界,各方面都大成的可怕强者。

    如果说孟一拳、封绝戟是尚未打磨完成的原钢,这个青年已是经历千锤百炼,淬出锋芒的精钢。

    这就是秦墨现在最欠缺的,时间上的优势。

    “可惜,我昨天不在那里,否则,你这小子也不会出现在我们东烈主城。”这青年平静开口,依然笑得平和,却是透着冰冷杀机。

    此时,人群骚动起来,已是有人认出这两个青年,许多人露出敬畏之色,低声议论。

    “铸纹师公会的少主秋辰贤,东师府第一天才盛惊锋,怎么会在这里?”

    “对面的那少年是谁?能引来东城两位风云人物,恐怕不简单。”

    人群窃窃私语,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围成了重重人墙。

    女侍者慌忙上前,深深鞠躬:“秋少主,盛先生,您们……”

    “这里没你的事,退到一边去。”秋辰贤挥手说道。

    此刻,人群中央,则成秦墨、劲装青年盛惊锋的对峙之势。

    “你是东师府的人?”秦墨眯着眼睛,淡淡道。

    “我是东师府的盛惊锋。”盛惊锋冷冷笑着,“从数月前开始,府中就有人将你和我相提并论。我承认,你这小子资质不错,但是,一个先天境界的小子,凭什么和我相提并论,真是荒谬可笑!”

    砰!

    伴随着盛惊锋的声音,他身上冲起一股气势,可怕的气息席卷全场,径直冲向秦墨。

    这股气息中,不仅蕴含宗师境的可怕真力,并且,还隐藏着一种可怕的力量,接近八成先天剑芒的可怕威力。

    秦墨后退三步,后退之时,身形连晃,将这股气息逐渐卸去。

    “哼!”盛惊锋神情一动,眼中惊讶之色一掠而过,继而冷笑,双臂微动,欲真正动手。

    这时,旁边一直伫立的秋辰贤淡淡道:“惊锋,这里好歹是我的地盘,你这样对待西城来的参会者,还是欺负一个先天境界的弱者。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让铸纹师公会蒙羞吗?”

    闻言,盛惊锋冷笑点头,盯着秦墨,冷然道:“小子,鹰隼试翼会上,希望你有勇气,站在宗师擂台上,向我发起挑战。当然,前提是,你能跻身先天组三甲之列,我拭目以待!”

    说着,秋辰贤、盛惊锋转身离去,人群随之分开,出现一条通道,目送两位青年离去。

    此时,人群中看向秦墨的目光,皆是充满了同情。在东烈主城,得罪了这两位风云人物,无疑是一个噩耗。

    秦墨眸中寒意流转,衣袖中的双手松开,刚才盛惊锋带来的压迫力,令他如芒在背。

    不得不承认,盛惊锋的实力,与他之前所遇的宗师强者,完全是两个层次。

    若是刚才真的动手,他即便动用剑魂之力,胜算也只有三成多一点。

    “甲等超品的资质,从小享有最好的修炼资源,修炼地级的绝世武学,有绝世强者级的名师指导,经由最残酷的磨砺,将宗师境各方面磨砺至大成。这样的宗师强者,才是一座战城年轻一代的最强梯队。小子,有没有感到压力啊?”银澄嘿嘿笑着。

    秦墨微微颔首,他确实感受到巨大压力,同时,也产生一股迫切的渴望,要在最短时间内,踏破先天,跻身宗师境。

    深吸口气,秦墨看向女侍者,道:“刚才选好的那一套铸纹,给我打包带走吧。”

    “铸纹?什么铸纹?”女侍者俏脸一冷,将那些铸纹一一收起。

    见状,秦墨眉头一皱,正要开口,人群中谷先生、古峰主等人走了过来。

    “墨师侄,铸纹选好了吗?”古峰主笑着问道。

    在场千元宗一行人皆是笑容满面,刚才在谷先生的铸纹坊,观看谷先生炼制铸纹,他们可是大开眼界。

    旁边,谷先生听着女侍者的低语,脸色则是一变,看向秦墨的目光,则是带着冷漠的意味。

    “古老,事情有点麻烦啊!”谷先生忽然皱眉,面露难色道:“刚才公会高层下达命令,你们千元宗若是要购买铸纹,每块铸纹的价格有些偏高。”

    古峰主等人笑容一滞,尚未反应过来,刚才谷先生不是说,二级铸纹以下,能够白送两套,若要购买其他铸纹,只收取材料费么?怎么一转眼,就变了?

    秦墨嘴唇微动,传音告知古峰主等人缘由。

    千元宗众人立时怒容满面,气氛顿时僵滞,古峰主养气功夫一流,最先平静下来,沉声道:“小谷,贵公会既然下达命令,那也没什么。每块铸纹的价格是多少?”

    谷先生露出微笑,道:“古老,咱们是老交情。公会的意思,每块一级铸纹石六百万枚上阶真元石。我给你打个八折,每块一级铸纹只要五百万枚上阶真元石。若是二级铸纹,每块一千五百万枚上阶真元石,你看如何,这价格很公道!”

    价格公道!?

    古峰主等人眼睛瞪大,看了看旁边的一个铸纹师摊位,一级铸纹明码标价二万枚上阶真元石。

    一级铸纹五百万枚上阶真元石,价格翻了二百五十倍,这叫价格很公道,当别人是二百五吗?

    古峰主胸膛起伏,怒火中烧,沉声道:“小谷,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即便我墨师侄,与东师府有过节,你夹在中间难做。购买铸纹的价格,翻个几倍就是,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谷先生脸色一变,顿时冷笑道:“古峰主,别和我套交情,我就是这个意思。铸纹师公会向外售卖铸纹,想定什么价格,那就是什么价格。你若是嫌贵,可以不买。”

    “你……”古峰主脸色铁青,指着谷先生,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四周人群再次聚集过来,很多人议论纷纷,皆道西城这个宗门也是倒霉,刚进东烈主城,就得罪了铸纹师公会、东师府两大势力,真是霉字当头。

    “哈哈哈……,小子,想不到你比本狐大人还惨。这么算一算,一套二级铸纹的价格,岂不是要一亿以上的上阶真元石,不错,不错。看来本狐大人当初,还不是被坑的最惨的那一个。”银澄以心念传音,放声狂笑。

    “我们走!”古峰主一挥袖,带着秦墨众人,怒气冲冲而去。

    从铸纹师公会出来,秦墨歉然道:“诸位师伯、师叔,此事皆因我而起,实是对不住宗门。”

    “墨师侄,你胡说些什么。”古峰主摆手,叹息道:“你与东师府的恩怨,谁是谁非,我们还不清楚么?只是,让我痛心的是,想不到姓谷的如此薄凉,数十年相交,竟没有看清此人,当初就不该救下这个混蛋!”

    说着,古峰主长吐一口气,似是要将胸中郁气尽数吐出。

    其余众人默然,他们知晓古峰主的性子,古道热肠,在宗门最是关照后辈。今天姓谷的事情,着实是伤及了古峰主的内心。

    返回宅院,众人皆是没了兴致,纷纷散去。

    秦墨则是回到住所,端坐在桌旁,从百宝囊中取出那张兽骨面具,在手中把玩着,眸中冷意越来越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