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84章 铸纹盛会
    深夜,铸纹师公会灯火通明。

    事实上,夜晚的铸纹师公会非常美丽,乃是东烈主城的一大景观。

    这片偌大的建筑群,屋檐、墙壁熠熠生辉,喷薄着缕缕光辉,将这片天空照耀的犹如白昼。

    这种美景,乃是由一种特殊的铸纹,镶嵌在墙壁、屋顶中,造成的美丽景色。

    由此可见,铸纹技艺在东烈主城,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街道上,人潮熙来攘往,人声鼎沸,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

    夜晚,许多铸纹学徒也到街头,售卖一些不入流的铸纹,赚取一些材料钱。

    人群中,一位戴着兽骨面具的青年缓缓行来,拥挤的人潮对他产生不了影响。人潮到了他身边,仿佛遇到一股无形的阻力,便是自动分开。

    不过,这样的情况,四周人群却是一无所觉,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这位青年的存在。

    “铸纹师公会真是热闹啊!”秦墨喃喃低语,兽骨面具下的双眸很深邃,宛如寒潭般冰冷。

    “哼!热闹?今晚过后,本狐大人倒要看看,铸纹师公会还能不能这么热闹!”银澄冷哼一声。

    秦墨沉默不语,在人群中缓缓前行,忽然,他眼角余光一动,看到人潮中一个戴斗笠的身影。

    这个身影很挺拔,戴着一顶大斗笠,看不清面容,只是依稀觉得,这个人应是一个中年人。

    可是,秦墨的“耳闻如视”,则是能辨认出,这人并不是一个中年人,而是一个老者,以绝强修为改变了容貌,以及身躯形状。

    这人,正是古峰主。

    “古峰主,他怎么来了?”秦墨有些诧异。

    随即,便看到戴斗笠的身影,蹲在一个摊位前,与摆摊的铸纹师讨价还价,购买铸纹。

    “怎么都是一级铸纹?二级铸纹没有吗”

    “二级铸纹?这里的摊上怎么可能有,要到铸纹交易大厅的二楼。你买不买?没钱就一边去”

    古峰主和摊主的对话声,清晰传入秦墨耳中,后者低下头去,已是明白古峰主乔装的用意。

    “难怪千元宗沉寂百年,又有了中兴之势。宗门有这样的长者,实是中流砥柱。”

    秦墨略一驻足,不再停留,朝着铸纹交易大厅而去。

    与此同时。

    铸纹交易大厅的二楼,正在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

    偌大的二楼,只有十数桌人在座,周围则是围满了人群。而在正中央,则有铸纹师展示各种各样的铸纹。

    在座的十数桌人,乃是来自东烈、西翎的绝顶天才,修为皆是宗师境界,可谓是两大战城诸多天才的翘楚。

    在座西翎战城的客人,有与秦墨相熟的孟一拳,简月玑,羿慕风,也有和千元宗敌对的龙舵阁、落月峰等人。

    “来,诸位西翎俊杰远道而来,我秋辰贤代替铸纹师公会,敬诸位一杯!”

    首座上,秋辰贤作为东道主,举着一杯美酒,一饮而尽。

    其余桌的诸人纷纷举杯,遥遥相敬,而后一饮而尽。

    周围的人群见状,纷纷露出羡慕之色,能够坐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本身就是绝顶天才的明证。

    “行了。秋少主,你们东烈主城的美酒是很好,但是,哥哥我对铸纹更感兴趣,快点开始吧!”孟一拳一杯酒下肚,立时嚷嚷着催促。

    “好。”秋辰贤笑着点头,示意站在中央的铸纹师,“开始吧。”

    “是!”

    那位铸纹师连答应,而后打开一个铸炉,倒入各种材料,开始炼制铸纹。

    砰!

    火焰燃起,包裹着整个铸炉,其中散发一道道光辉。

    四周人群顿时精神一振,他们等得就是这一刻,能够亲眼目睹铸纹的过程,乃是极为难得的。

    这时,与简月玑坐在一起的,乃是一位娇媚的少女,一袭蓝裳如水,千娇百媚,令人难以挪开眼睛。

    这位蓝裳少女,正是主城邓家的掌上明珠邓礼菲。

    “月玑妹妹,听说你们西翎战城,出现一位绝顶天才,名叫秦墨。你认识吗?”邓礼菲浅笑问道。

    简月玑一愣,有些诧异,道:“认得,见过几面。”

    此时,坐在邻桌的孟一拳、封绝戟,也是微微侧头,听到了两女的对话。

    “哦。这少年在西翎战城的表现如何?”邓礼菲压低声音,问道。

    简月玑脑海中,不禁浮现那个黑发少年的身影,以及在藤岛、武殿群中,与秦墨并肩作战的情景。

    “尚是先天境界,已很不凡。”简月玑由衷说道。

    “是吗?”邓礼菲美眸闪动,低声道:“此人越是不凡,月玑妹妹越要小心他。”

    随即,邓礼菲将秦墨返焚镇的种种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不过,从邓礼菲口中,秦墨则成了一个行事乖戾,睚眦必报,手段狠辣的阴毒之人。

    “这少年在西翎战城表现得越好,越能说明他的深沉,你以后一定要小心。”邓礼菲很是关切的叮嘱。

    “好的。谢谢邓小姐提醒,我知道。”简月玑点了点头,眸中却有着疏离的淡漠。

    旁边,孟一拳、封绝戟皆是皱眉,脸上有着不悦之色,他们与秦墨相交不深,但也知道,那少年绝不是这种人。

    从某种程度上说,秦墨、简月玑、孟一拳、封绝戟等人,乃是武殿群试炼中,并肩作战的战友。

    只是,皆是他们领悟的武灵在并肩作战,外人难以知道这层纠葛。

    邓礼菲这般说辞,分明是刻意针对秦墨,到底是何用意?

    咚!

    一声闷响,铸炉收火,炉盖打开,那位铸纹师取出一枚铸纹,向周围人群展示。

    “一级金精铸纹,可使武器的锋利度,提升整整一阶,镶嵌在玄级以下的兵刃上,可以使用二十次。”

    这位铸纹师一边介绍,一边取出一柄玄级下阶宝剑,抬手一刺,刺穿了半尺厚的一面灵级盾牌。

    随后,他又取来一柄灵级上阶长剑,将那枚铸纹镶嵌其上,而后抬手一刺,竟也刺穿了那面灵级盾牌。

    周围,人群发出一阵惊叹,实是大开眼界。

    要知道,灵级上阶的兵刃,想要刺穿灵级盾牌,需要灌注极强的真力。而铸纹师在刺剑时,根本没有动用真力,可见一级金精铸纹的神奇。

    这一幕,瞧得孟一拳等人惊叹不已,西翎主城的铸器坊,固然不时出产神兵利器。但是,却是缺少铸纹镶嵌,在兵器威力一项上,无疑就落后东烈战城许多。

    “哪位想来试一试,这枚金精铸纹的威力?”那位铸纹师得意笑着,环顾四周问道。

    人群顿时躁动起来,很多人当即想窜出,亲自尝试铸纹的威力。

    然而,人影一闪,孟一拳已是站在场中,双臂裸露在外,环抱于胸前,大笑道:“当然是由我来试,把剑给我。”

    一抬手,孟一拳抢过长剑,手腕一振,剑光叠起,噗噗噗,将灵级盾牌刺穿了十九次。

    待到第二十次时,却是铿锵一声,剑尖抵在盾牌上,难以再刺进去。

    “好!还真是能使用二十次!”

    孟一拳收剑,抚着长剑上的金精铸纹,却是已经碎裂。

    见此情景,在座西翎战城众人,皆是露出惊喜之色,若是在自己的武器上,镶嵌铸纹,岂不是战力大大提升。

    “秋少主,东烈铸纹,果然名不虚传!”孟一拳两眼放光,“卖给哥哥我几套铸纹吧!”

    秋辰贤朗声一笑,道:“孟兄莫急,这只是一级铸纹而已。今晚的宴会,重头戏是二级铸纹的炼制,诸位拭目以待。”

    说着,秋辰贤转头,看向简月玑,星目浮现一丝炙热,道:“月玑小姐,若你对铸纹的功能,有什么特殊要求,尽管与我说。在下是铸纹师公会的铸纹大师,可以为你量身定做铸纹,一定让月玑小姐满意。”

    简月玑点头致谢,态度却是很疏离,她忽然心中一动,刀骨隐隐颤动,有所感应。

    她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人群中,站着一名男子,戴着兽骨面具,伫立人群,有着孤傲的卓然。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