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86章 做了手脚的剑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89.html
    灯光下,两枚菱形薄片,在秦墨手中发光,缕缕焰气缭绕,散发着神秘的力量。

    这是什么?铸纹么?

    在场人群中,不乏眼力高明之辈,立刻就辨认出来,这并非是铸纹。

    秦墨手一挥,将那柄灵级长剑掷出,插在地上,剑身嗡嗡颤抖。

    “有谁来鉴定一下,这柄灵级长剑的品质。”秦墨淡淡开口。

    “不用。这柄长剑是灵级上阶的品质,铸造材料很寻常。”有一位铸器师看了一眼,就得出这把剑的品质。

    在场人群中,许多识货的人点头赞同,这柄剑确实很普通。

    “好!”秦墨捻着一枚焰刻,屈指弹出,没入剑身中,“此物的炼制,乃是一种【焰刻】之技。这是二级焰刻的攻击型焰纹,雕虫小技,算不得什么。哪位上来,握此剑,试一试那面盾牌的坚固?”

    环视一拳,在场人群一阵骚动,却是无人下场。

    二楼众人皆有顾忌,毕竟,这里可是铸纹师公会所在,若是贸然下场,得罪了铸纹师公会,在东烈主城就寸步难行了。

    “没人愿意尝试?”秦墨目光跳动。

    这时,人群中古峰主握紧拳头,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这青年不是羽先生吗?他竟然会来铸纹师公会,明显是要大闹一场,这是一个机会啊!”古峰主思绪电转,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数月前,在羿帅府的寿宴上,古峰主曾远远见过羽先生。当时宴会上,羿大元帅和羽先生并坐,向这位青年敬酒的,皆是西翎战城的顶级人物。

    而古峰主则只能远远看着,无法靠近。

    “我来!”

    古峰主身形一动,已是站在场中,拔出了那柄长剑。

    在场人群一惊,想不到真有人会下场,瞧着古峰主戴着斗笠的模样,分明是进行了乔装。

    “你……”秦墨眉头一挑,他没想到古峰主会下场,而后点头:“好,就你吧。”

    古峰主握着长剑,挥舞了几下,发觉这柄长剑就是灵级上阶的品质,并无特殊之处。

    对面,谷先生则是冷笑,举起那面盾牌,沉声道:“哼!来吧!”

    看着谷先生的面容,古峰主暗中怒火中烧,想到过往的种种,实是痛恨自己当初的有眼无珠。

    “莫要注入真力。”

    秦墨淡淡的声音响起,让古峰主一惊,清醒过来,点头答应,手腕一振,一剑刺出。

    咔嚓!

    一道声音响起,犹如柴刀砍进木头的声响,有些刺耳。

    只见,那柄长剑闪动焰光,径直刺入盾牌中。整面盾牌犹如纸糊一样,直接被刺穿,剑尖刺入,贴着谷先生的额头而过,割断了一缕头发。

    滋滋滋……,那缕头发尚在半空,已是燃烧起来,化为飞灰。

    一声脆响,古峰主抽剑,举剑一看,神情震撼,这柄长剑竟是毫无损伤。

    哐当……,谷先生手中的盾牌,则是落在地上,他脸色苍白,充满惊惧和不信。

    刺穿了!?

    二级铸纹镶嵌的盾牌,竟被刺穿了!?

    这一幕,令在场人群目瞪口呆,他们谁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按照谷先生之前所说,这种岩鳞铸纹,不仅能够提升玄级防具一阶的防御,还能卸去三成的冲击力。

    若是岩鳞铸纹,真有这样的效果,怎么也不可能,被一柄灵级上阶的长剑刺穿才对。

    一时间,在场人群的神情各异,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却是很难相信,这位神秘人炼制的二级【焰刻】,能够超过二级铸纹。

    秋辰贤眼睛一缩,他也是铸纹大师,并且铸纹技艺,尤在谷先生之上。自是很清楚,那枚岩鳞铸纹的炼制,相当完美,乃是二级铸纹中的上品。

    “二级岩鳞铸纹镶嵌的盾牌,竟被一柄灵级长剑刺穿。难道说,这神秘人所炼制的【焰刻】,效果在铸纹之上?不,绝不可能!”

    身为铸纹大师,秋辰贤对于铸纹的效果,有着绝对的信心。他脑海中浮现一个可能,这个神秘青年炼制的所谓【焰刻】,实则也是一种铸纹,只是进行了伪装,让人看不出来。

    这时,秦墨看了看地上的盾牌,道:“怎么被刺穿了?这面盾牌真是玄级品质吗?说不定是次品,换一面更好的盾牌,再试一次吧。”

    很多人看着那面盾牌,皆是看出来,这面盾牌是玄级下阶的品质,并且,铸造所用的材料还相当不错。

    只是,一面玄级下阶的盾牌,如何会被灵级上阶的长剑刺穿,着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并且,在场人群也注意到,古峰主在刺剑的过程中,至始至终也未注入真力。

    难道说,那柄长剑有问题?

    谷先生定了定神,才舒缓心情,冷着脸道:“不用试了,阁下的这柄长剑很不凡。谷某可不敢尝试,免得丢了性命。”

    言下之意,谷先生是肯定,秦墨取出的这柄灵级长剑,并不是普通的灵级兵刃,而是做了手脚。

    “胡说!这柄长剑就是普通的灵级!”古峰主怒喝,对于谷先生的为人,已是痛恨到极点。

    秦墨则是摆手,制止了古峰主的话语,淡淡道:“既然谷大师觉得,我取出的武器有问题。这样吧,你再炼制一枚攻击型铸纹,我炼制一枚防御型【焰刻】,让在场的朋友们取出武器,鉴定无误,再来比试一番,如何?”

    谷先生脸色连变,咬了咬牙,点头道:“好,谷某正有此意!”

    秦墨笑了笑,笑容没有半点温度,犹如一头狐狸,布下了一个火坑,等着猎物自己跳进去。

    “这位朋友,有劳了。这枚【焰刻】就送给你吧。”秦墨将剩下的一枚【焰刻】,丢给了古峰主。

    “多谢,多谢先生!”古峰主极是惊喜,忙不迭的接过,连连道谢,他亲身体验了【焰刻】的威力,自是明白这枚物品的价值。

    顿时,整个二楼热闹起来,在场众人很兴奋,纷纷取出武器、盾牌、防具,让场中比试的两人使用,令人难以选择。

    简月玑美眸微动,忽然道:“礼菲小姐,不如由我们出面,来选择一件武器,一件防具吧。”

    邓礼菲闻言一惊,有些不情愿,却是在众目睽睽下,无法拒绝,只能笑着起身。

    两位绝色少女出面,立时引得人群更加兴奋,很多人直接取出随身武器,防具,送到两女面前,恨不得直接送给她们。

    片刻,两女经过一番筛选,选出了一把玄级下阶的劈山刀,一面玄级下阶的盾牌。

    邓礼菲将劈山刀,递给了谷先生。

    “先生,这面盾牌,可以吗?”

    简月玑提着盾牌,放在秦墨面前,美眸蕴着浅笑,注视着这个神秘男子。

    “可以。很合适。”秦墨微笑,接过盾牌。

    两人相视一笑,似有一种难言的默契,这一幕落在秋辰贤眼中,令后者神情冰冷,心中泛起杀机。

    砰!

    轰!

    场中,谷先生、秦墨同时开始炼制,两人的炼制速度很快,铸炉不断震响,火焰熔炉飞快旋转。

    一盏茶的时间,两人同时停手,同时开炉。

    谷先生手一挥,摊开之后,掌心摆放着一枚铸纹,其上泛着刀纹,散发凌厉气息。

    二级铸纹·裂刀纹!

    秦墨掌心中,则是有着两枚【焰刻】,其上泛着龟鳞纹理,光华如水,萦绕在四周,没有一丝焰气溢出。

    铿锵一声,谷先生将铸纹镶嵌在劈山刀上,沉声道:“二级铸纹·裂刀纹,只有一种属性,就是将玄级武器的锋利度,提升一阶。若是镶嵌在刀器上,则能提升一阶半的锋利度。”

    对面,秦墨拿着一枚【焰刻】,交给古峰主,让后者镶嵌上去。

    “何必那么多废话!直接试刀就是。”秦墨嘴角微翘,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