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89章 九曜漩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92.html
    黑袍老者一挥袖,四周空间顿时凝滞,在场所有人都觉身体一沉,竟是真力运转迟缓起来。

    “逆命境大高手!”有人失声惊呼。

    能够封锁整个空间,唯有逆命境的顶级强者,方才能够做到。而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将在场所有武道强者行动限制,至少是逆命境七段以上的大高手。

    “四伯!”邓礼菲惊呼,她认出这位黑袍老者,正是她的四伯,邓家的顶级强者之一邓木元。

    “木元兄,你来啦!”秋都博顿时露出笑容,那表情仿佛劫后余生一般。

    事实上,秋都博此刻的感觉,真的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因为,对于那枚三级【焰刻】,他根本没有把握破解。

    整个铸纹师公会,铸纹宗师是最顶级的阶层,能够炼制的铸纹是四级铸纹。

    秋都博固然铸纹技艺炉火纯青,也难以炼制更高级的铸纹,即便凭借铸纹地炉,也是难以做到。

    四级铸纹,都无法胜过三级【焰刻】,秋都博即使亲自出手,破解的把握也只有三成。

    何况,这个神秘青年既能炼制三级【焰刻】,极可能还能炼制四级【焰刻】。

    当秦墨逼迫秋都博亲自炼制的那一刻,后者遍体生寒,他甚至能预见,今夜之后,铸纹师的地位一落千丈,再不复如今的高贵辉煌。

    所以,秋都博无论如何,不敢下场,亲自炼制。

    现在,邓木元的出现,以及所说的话,一下子解了秋都博的困境。

    “都博兄,铸纹师公会失窃铸纹宝典的事情,虽然隐秘,但我确是知道的。你放心,今夜我既来此,一定拿下此人,让那部铸纹宝典重归你们铸纹师公会。”邓木元沉声说道。

    “唉。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我们铸纹师公会的丑闻,我本不想旁人知晓。”秋都博摇头叹息,露出痛心疾首之色,仿佛其中有着天大的隐情。

    见此情景,在场孟一拳、封绝戟已是怒容满面,他们如何看不出来,邓木元、秋都博是在唱双簧,是想颠倒是非黑白。

    两人嘴唇一动,刚想开口喝斥,却被简月玑拦住。

    “羽先生的事情,何须我们干预。”简月玑轻声说道。

    孟一拳、封绝戟对视一眼,微微颔首,默然不语。

    秋都博、邓木元相谈甚欢,似是将秦墨视为瓮中之鳖,只需邓木元出手,便是手到擒来。

    不过,龙舵阁的金成,还有落月峰的那个青年,却是脸色变幻,两人几次想开口,警示邓木元、秋都博。但是,接触到秦墨淡淡的目光,两人立时噤若寒蝉,不敢言语。

    秦墨此刻处于一种玄妙的状态,耳边传来银澄的声音:“小子,将身体操控权,暂时交给本狐大人。好好感受一下,【青焰琉璃火】与斗战圣体融合,模拟出的这门武学的感觉。”

    闻言,秦墨身躯一震,只觉汹涌澎湃的王火之力涌入,与身体融合在一起,顿时,晋入一种熟悉而陌生的状态。

    这种状态,与当初在落月峰下,大战群雄的状态很相似,却又有着明显的不同。

    体内的真焰运转,以一种陌生的方式在循行,这种运转方式,秦墨闻所未闻。

    准确的说,这种真焰运转方式,与其他功法的运行,乃是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反其道而行。

    “这是什么功法的运转方式?你这狐狸,别坑我啊!”秦墨心中大惊。

    然而,银澄却是没有回答,这头狐狸正全力操控【青焰琉璃火】,模拟着一种陌生的神奇功法。

    随即,秦墨只觉体内,忽然传来一道声响,仿佛在身体深处,一扇门户打开了。

    此时,邓木元转头,看向秦墨,喝斥道:“小子,还不将那部铸纹宝典交出来……”

    话音未落

    轰隆!

    半空中,空间扭曲起来,一道漩涡出现,将空间撕裂成一个窟窿,涌出浩瀚如海的气息,直袭邓木元。

    后者脸色骤变,抬掌迎上。

    砰……,邓木元身躯剧颤,连连后退,每退一步,便将地上踩出一个脚印,退到第九步,他终于站稳,却是嘴角溢血,内腑受到震动。

    轰隆隆……

    半空中,一道又一道漩涡出现,形成九道漩涡,盘旋在秦墨身周。

    下一刻,其中的六道漩涡,迅速变幻,化为六道门户,绕着秦墨身躯盘旋。

    一瞬间,六种截然不同的气息,从门户中涌出,却都是无比强大,令人的神魂都感到战栗。

    “这是……,你是何人!?”邓木元还然失色。身为逆命七段的大高手,他有着绝对的自信,认为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将此间的风波摆平。

    事实上,逆命境的顶级强者,确实有这样的底气,因为这一层次的强者足够强大,已是步入传说层次,俯视众生。

    何况,邓木元的修为,还是逆命后期的顶级强者,在东烈主城能够胜过他的武者,屈指可数。

    在邓木元想来,一个青年即使天赋再强,又能强到那里去,至多地境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现在,他已是明白,这一次似乎踢到了铁板。

    九道漩涡依然在变幻,第七道漩涡再变,化为一道光柱,没入秦墨体内。

    紧跟着,秦墨双臂抬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轰隆隆……,震耳欲聋的轰鸣响起,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剧变,无比恐怖的气势涌现,袭向邓木元。

    砰……,邓木元双掌拍出,竭尽全力,想要挡住这股力量。却是无济于事,整个身体被平推,朝着后方退去,他则是七窍流血,模样渗人。

    “四伯!”邓礼菲花容失色,急喊道:“这位先生,请住手!”

    “哼!”

    秦墨冷哼,恐怖的气势逐渐平缓,邓木元只觉压力一松,顿时整个人瘫倒在地,一时站不起身。

    在场人群皆是骇然,看向秦墨的目光,如同见了鬼一样。很多人之前都知晓,这个神秘青年的修为深不可测,却是想不到,竟是高到这种程度。

    仅凭气势,便击败了一位逆命七段的顶级强者,这份实力岂不是窥破了天!

    天境!如此年轻的天境强者?

    人群只觉头皮发麻,却是鸦雀无声,没人敢说一句话。

    在场西翎战城的天才俊杰,纷纷起身,躬身而立,他们心中无比震撼,时隔数月,羽先生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许多。

    秋都博则是脸色青白一片,看着秦墨身周的六道门户,还有直指天地的架势,露出畏惧惊恐之色,颤声道:“你……,这架势,是九曜帝……”

    “都博兄!”邓木元急呼,制止道。

    闻言,秋都博猛地醒悟,捂着嘴巴,将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东烈邓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碍眼。此间之事,是我和铸纹师公会的恩怨,你们邓家如果想牵扯进来,我将来先灭你们邓家。”秦墨看着邓木元,冰冷开口。

    邓木元连连摇头,恭声道:“阁下恕罪,我实是不知情。邓家绝不会参与进来,阁下恕罪,阁下恕罪……”

    秦墨眼帘低垂,似是在考虑是否要找邓家麻烦,事实上,却是与银澄交谈。这头狐狸正在告诉他,之后该说些什么话。

    其实,秦墨已是察觉到,这头狐狸与铸纹师公会之间的恩怨,远非之前那么简单。从狐狸转述的话语中,他隐约猜测到,这份恩怨恐怕涉及到一个惊人的秘密。

    “铸纹技艺,连【焰刻】一半都比不上,也不配划归到【焰刻】技艺中。亏你们铸纹师还自命不凡!”

    “秋都博,告诉铸纹师公会的那几个老不死,藏好一点,最好永远别出现。否则,就算追到大陆绝地最深处,我也要斩下他们的狗头……”

    秦墨这般说着,手一挥,将空间撕出一道裂痕,踏了进去。

    看着逐渐合拢的裂痕,简月玑红唇微张,娇躯微颤,想要追上去,却终是没有动作.

    再出现时,秦墨已是在铸纹师公会的大门处,抬头看着门上,【铸纹师公会】的鎏金牌匾。

    抬手,一股气劲喷出,将这张鎏金牌匾击成粉碎,秦墨身形一闪,已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