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90章 传说·月陨日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093.html
    深夜。

    东烈帅府,一间书房里,东烈军团大元帅孔弘威端坐太师椅上,正在阅读一本卷宗。

    卷宗很薄,只有寥寥数页纸,孔弘威却读得很仔细,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阅读。

    传闻,孔大元帅与西翎羿帅截然不同,乃是一位儒帅,冷静自若,即使两军对垒时,依然是云淡风轻,罕有凝重之色。

    然而此时,孔弘威眉头越皱越紧,神情越发凝重。

    卷宗上,记载着一个人的资料:“西翎战城羽先生,近一年前出现,为西翎五帅之一简帅疗毒,从而相交甚笃。行事低调,来历神秘,直至数月前,羿帅寿宴之前,遭到西翎神医馆、落月峰,栾海擎联手逼迫,展现天境战力,震动西翎主城……”

    “今夜,羽先生现身铸纹师公会,凭闻所未闻的【焰刻】技艺,力压所有铸纹师,并以凝聚神秘的九道漩涡,震伤邓家邓木元……”

    啪……,孔弘威将卷宗放在桌上,手指敲打椅背,喃喃道:“九道漩涡,九道漩涡……,唉,前面的因,必有现在的果啊!铸纹师公会那几个老家伙,绝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他们一定以为,这一天会在他们逝去之后吧……”

    这时,书房阴影中,一个模糊黑影浮现,低沉道:“孔帅,今夜之事,该如何处置?若是处理不当,明天开始,铸纹师公会的声望就会一落千丈,对于我们东烈战城并无好处。”

    “处理?怎么处理?”孔弘威靠在太师椅上,看着窗外明月,“涉及到十年前的那件惊天秘事,我们东烈战城不要牵涉进去,铸纹师公会让他们自生自灭。”

    “是!”那个黑影行礼,身形模糊,宛如轻烟般消失。

    “月若陨,日必现!那门功法的传说,想不到应验的如此快,十年……”

    一声叹息,在书房中响起,化为月夜清风,徐徐消散。

    ……

    同一时间。

    铸纹师公会发生变故的消息,相继出现在东烈主城各大势力的书案前,震动了各个势力的高层。

    而后,东烈主城各大势力,包括三大家族,东师府,都做出惊人相似的决定,对于铸纹师公会的变故,不闻不问。

    甚至参与此事的邓木元,在返回邓府后,就处以邓家最严重的刑罚,并就此闭关三年,隐遁不出。

    ……

    东烈主城,东郊。

    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岸边,有着一座孤坟,这里很僻静。

    孤坟旁,几棵枯树相伴,月光洒落,却是无法照亮这片区域,仿佛被一层薄纱笼罩,一切都是朦朦胧胧。

    远处,一道身影飞掠而至,踏波而行,须臾便至,正是秦墨。

    此刻,秦墨依然戴着兽骨面具,他是依循银澄的指路,来到这个地方。

    “一座孤坟!”秦墨目光一动,有些诧异。

    环顾一圈,他神情惊异,已是发现此地的奇特,月光倾泻而下,竟是被此地吸收。

    “小子,上两炷香,一炷是本狐大人,一炷是你的。”银澄的声音响起。

    这头狐狸的语气很奇怪,前所未有的低沉,似是在压抑着某种愤怒、悲伤的情绪。

    秦墨微微颔首,依言上了两炷香,并鞠躬行礼。

    随后,秦墨坐在孤坟前,看着水波微漾的湖泊,静静听着银澄讲述,它与铸纹师公会的恩怨过往。

    “本狐大人与铸纹师公会,并没有太大的仇怨。”

    “不过,铸纹师公会幕后的那几个老家伙,在十年前,曾经联手诸多强者,暗中谋算了一个人……”

    秦墨神情一动:“一个人?”

    “没错,一个人。堪称当世无双的一位天骄,死了……”银澄低沉说道。

    “银澄阁下,你准备为那人报仇吗?”秦墨皱眉,问道。

    “不是本狐大人,而是你小子,可能会为那人报仇?”银澄的回答,让秦墨一头雾水。

    “小子,刚才本狐大人模拟的那门功法,你觉得威力如何?”银澄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秦墨心头一震,想到不久前,银澄以【青焰琉璃火】,模拟那门功法的感觉,便已是确定,这门功法无比可怕,必是一门绝世武学。

    不过,关于这门功法的真正品阶,秦墨无法确定。因为【青焰琉璃火】模拟的功法,只具其势,无从揣测这门功法的真正奥义。

    秦墨点头,道:“强,强得可怕!若是完整的这门功法,恐怕是地级上阶……”

    “那是通天的盖世神功!”

    银澄一句话,令秦墨霍然变色,那门功法竟是天级武学?实是骇人听闻。

    要知道,古幽大陆的武学种类,浩如烟海,即使是地级的绝世武学,亦有着极多的传承。

    毕竟,从远古到如今,每一代都有绝世武者现世,自然也会有绝世武学流传下来。

    然而,地级之上,号称盖世的天级武学,却是少之又少。

    从远古到今世,天级的盖世神功,乃是屈指可数,一旦出世,整个大陆都会掀起腥风血雨。

    现在,这头狐狸竟说,它模拟的那门功法,乃是一门通天的神功,秦墨自是心神俱颤,难以置信。

    “这门盖世神功,在十年前,乃是这座墓中人修炼,并且,在墓中人少年时,已是修炼至登堂入室。当世,大陆各族的盖世强者预言,未来的数十年,墓中人必将攀上武道巅峰,跻身大陆至强者的行列。”

    “可是,这样的预言,最终被一群小人扼杀了。”

    秦墨眉头紧皱,他还是不明白,为何这狐狸会说,将来他会有可能,替墓中人报仇。

    “关于这门盖世神功,在墓中人逝去后,也消失无踪。那群小人很得意,自以为扼杀了一位绝代天骄,能够改变大势。”

    “但是,关于这门盖世神功,还有一个传说,月若陨,日必现!此神功现世之时,若是修炼者未至大成,便夭折陨落。此后百年之内,必有另一位继承者出现,重修此功,了断前任因果,问鼎大陆至强……”

    “这个传说,从远古至今,从未失效。”

    银澄这般说着,低沉道:“小子,本狐大人很清楚,你想要变强。而今夜之事,已使你和这门功法,产生了一些联系。将来或有可能,你成为了这门功法的继承者,届时,你自会清算墓中人的一切仇敌!”

    “不过,现在说这一切,还为时太早。关于十年前的那场风波,还有这门功法的一切,你小子也别多问。你的修为还远远不够,至少达到本狐大人的层次,再说吧……”

    凉夜里,孤坟前,静湖旁,听着这头狐狸奇异的话语,秦墨身躯莫名一颤,久久不语。

    良久,秦墨起身,朝着那座孤坟,再次鞠躬,身形一闪,迅速远去。

    ……

    翌日。

    秦墨一睁眼,发觉已是日上三竿,阳光洒落在屋中,有着轻絮飞舞,很是温暖。

    昨夜的种种,仿佛是一场梦境,却已铭刻在心中。

    “我竟睡了这么久!”秦墨起床,发觉全身酸疼。

    这种情况是正常的,斗战圣体与妖族王火的融合,乃是一种透支性的消耗。仅是全身酸疼,都算是轻的。

    环视一圈,却没看到银澄的踪影,那个矮子也无影无踪。

    “这两个家伙去了哪里?不二也不见了,不会这狐狸心情不好,就拿那小家伙出气吧。”秦墨也没看到小白虎的踪影,不禁皱起眉头。

    这时,门外的院落里,传来一阵声音,秦墨推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小院中的石桌前,围着一圈人,矮子,熊彪,秦云江皆在。竟还有胖少年冬东咚。

    四人围着石桌,正在狂吃海喝,一摞摞空盘子散落在地上,小白虎不二正衔着盘子,一个个叠放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