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92章 谷中争锋
    轰轰轰……

    巨大河流滚滚流动,直冲向远方,巨浪如龙,奔腾呼啸,每一个浪头掀起,皆有百丈高,声势震天。

    河流旁,有崇山峻岭,延绵如一条山川之龙,云遮雾绕。

    另一边,则是一片森林,大树参天,有巨禽此起彼落。

    这里,即是“山河谷”内部,站在高山上,眺望这样的情景,顿觉锦绣山河,尽收眼底。

    “这里就是‘山河谷’?看起来就是一处秘境啊!虽然壮观,并无特殊之处呀。”来自西城的一名少年武者嘀咕。

    旁边,则有东城少年天才冷笑,讥讽道:“并无特殊之处?你可以试一试,如何度过山河第一关。”

    西城那少年武者冷哼一声,看着前方的锦绣山河,目光落在滚滚巨河上。

    嗖……,西城那少年武者飞掠而出,划出一道优美弧线,朝着巨河水面落去。

    砰!

    一道巨浪冲起,化为一条百丈巨蟒,迅疾如电,张开巨口,瞬间将那身影吞没。

    伴随着一声惊呼,水形巨蟒再次张嘴,将那身影吐出。

    咚……,那少年武者跌落在地,全身湿透,缕缕气息萦绕躯体,钻入他体内,令他整个人痉挛起来。

    “这是……,地气侵体!”

    在场很多人大吃一惊,认出这少年武者的状况,乃是遭受浓烈地气侵袭身体,一时难以承受,出现这样的痉挛。

    这种情况,并无危险,相反还有益处。

    武至先天,修炼之时,就是引动地气淬炼躯体。所以,这少年武者一旦炼化体内的地气,修为反而会有所精进。

    不过,这少年武者的情况,已是难以动弹。对他来说,“山河谷”试炼已经结束了。

    这个时候,在场西翎战城的少年天才们,才算明白过来,“山河谷”的山川、森林、河流,皆是由无比浓烈的地气凝成,实是难以想象的一座宝地。

    东城一名少年冷笑:“‘山河谷’,可不仅是先天武者修炼的地方,其重要性,比你们西城的武殿并不逊色。东帅下令,将‘山河谷’的大门为你们敞开,你们还不心怀感激?”

    周围西翎战城的一群少年,皆是有些尴尬,在此之前,他们确实觉得,这座“山河谷”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充其量,只是相当于五品宗门的顶级修炼地,对于绝顶天才来说,这样的宝地并不算稀罕。

    “上一次鹰隼试翼会,在西翎主城举行,我西城也曾开启藤岛。何曾亏待过你们东城人?”一个俊逸少年开口。

    这个少年,穿着青衫,腰间别着一根竹竿,飘逸不凡。

    这样的人,本该极为瞩目,但是,在他开口之前,却是无人发现这少年的存在。

    “这少年好厉害!将内息淬炼的收发由心,一丝气息也不外露,竟是看不清他的真正修为。”秦墨暗中惊讶。

    这时,只见青衫少年抽出竹竿,随手掷出,身体轻飘飘跃起,落在竹竿上。

    嗖……,竹竿载着一人,落在巨河上,时浮时沉,任凭巨浪滔天,也难以将之湮没。

    眨眼间,竹竿载着青衫少年,随波逐流,消失在远处。

    “‘山河谷’第一关,就这么过了?”有人难以置信。

    这一幕,让东烈主城的少年天才们闭嘴,再不敢说,西城的少年天才是青黄不接的一辈。

    随即,在场一众少年皆是跃跃欲试,能在“山河谷”闯得越远,代表自身潜力越大。

    同时,“山河谷”越往深处,地气越发浓烈,对于修炼有着极大的裨益。

    “走!”

    “先闯过第一关!”

    一群人正准备掠起,一股强盛的气息涌现,宛如无数根针,刺得身躯一阵疼痛,令人群纷纷止步。

    一位锦袍少年走出,迈步之间,龙行虎步,站在所有人面前。而后,他目光一转,刺向秦墨。

    “‘山河谷’的试炼,能够全面测试武者的潜力,与西城的‘烟雨杀境’、武殿试炼可不同,没有任何运气、取巧可言。呵呵……”

    锦袍少年冷笑一声,大袖一挥,整个人凌空掠起,如同一头鹏鸟展翅,冲天而起,越过前方一座万丈高山,消失不见。

    “东师府·莫丁辉,据说是东师府先天境界第一人,远超同辈,其资质之高,丝毫不逊色盛惊锋。想不到实力如此可怕!”有人低语,无比忌惮。

    周围,很多人看向秦墨,眼神皆有着质疑。莫丁辉刚才说的没错,西翎城的武殿试炼,主要讲究个人的运气、机缘,相比之下,潜力未必那么重要。

    可是,这座“山河谷”的试炼,考校的只有武者潜力。潜力弱一点,就会被淘汰,没有半点取巧可言。

    这个黑发少年的潜力,真有那么大吗?恐怕未必。

    一时间,无论是东城的天才,还是西城的少年,皆是目光闪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哼!”冬东咚握紧双拳,胖少年极是不忿,非常讨厌周遭人群的眼光。

    秦墨则是不以为意,从进谷以来,他一直在观察这座“山河谷”,心中已有一些明了。

    “熊彪、云江,‘山河谷’中的一切,皆由地气实质化而成。你们修炼的古兽武学,适合攀缘崇山峻林。记住,在山上多待一会儿,让身体尽可能多的吸收地气。”秦墨传音叮嘱。

    “小咚,你修为不够,不适合攀山,也不适合渡河。从森林里走吧,顺便验证一下你现在的阵道实力。”秦墨这般叮嘱胖少年。

    三个少年纷纷点头,也不迟疑,飞掠而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秦墨转头,望着巨浪汹涌的巨河,猛地拔地而起,飞窜而出,竟是高高跃起,一头扎进了河水中,消失不见。

    见此情景,很多人惊呼出声,这条巨河实则由地气凝成,一旦潜入其中,等于是在一条地脉中穿梭。

    诚然,武至先天,需要借由地气修炼,但是,若是承受太多的地气,身体吸收不了,则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许多人冷笑不已,暗中则是希望,秦墨干脆就沉入巨河中,被浩荡地气撑死。

    ……

    汩汩汩……

    巨河中,秦墨漂浮其中,随波逐流,任由一条条水形巨蟒冲来,将他吞噬,又将之吐出。

    此时的秦墨,就如同一片浮萍,或浮或沉,身躯不泄露半点气劲,任凭浓郁的地气冲击躯体。

    这是他第一次,在类似一条地脉中穿梭,这种体验很新奇,也非常危险。

    若是承受不住压力,身体的窍门打开一丝缝隙,滂湃的地气就会狂涌而入,将他整个人撑爆。

    渐渐的,秦墨逐渐入定,陷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体内真焰自主循行,一遍遍运转全身,使得真焰越发精纯。

    他的衣袖中,忽然溢出一团青焰,银澄探出脑袋,它眯着狐眼,似还没睡醒,张望了一下,立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个臭小子,竟把本狐大人带到这里来。幸亏本狐大人的【青焰琉璃火】,产生了一次异变,能够本能隔绝地气。否则,王火落入地脉,就如同水滴入油锅,那就麻烦了!”

    银澄骂了几句,看着入定的秦墨,皱了皱眉:“在地脉中都能入定,斗战圣体果然不同凡响。这也不错,这小子突破在即,经受一番地脉冲刷,冲关的把握又能多一成。”

    探头环视,银澄并未发现异常,旋即缩回衣袖中,继续假寐,恢复前几天耗损的【青焰琉璃火】。

    巨河呼啸,巨浪滚滚,秦墨置身其中,犹如沧海一粟,朝着远处疾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