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98章 红翎如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01.html
    红翎如日!

    前世,大陆战火波及东烈战城,东境骨族、妖族大军来袭,兵临东烈主城。有一人惊鸿出世,倾城绝色,唇红如玉,施展【红日大昼功】,如手握红日,横推而行,与外族七大绝世高手,决战长空。

    那一日,天空如有两轮太阳,而后,红日陨落,却杀退外族数十万军团。

    那一日,秦墨与无数人一样,躲在东烈主城中,仰望天空,看到一抹绝艳身影,与七大绝世高手玉石俱焚。

    那一幕,时至今日,依然烙印在秦墨脑海中。

    之后,东烈红翎之名,震动古幽,只是,红颜薄命,天骄陨落,又有多少人一声叹息。

    ……

    望着唇如红玉的绝色佳人,秦墨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前世的那一幕,天空炽热气劲凝成无边红缎,护着东烈主城,烈日之下,一位倾城绝伶血战长空。

    “嗯?你认识我?”

    殷红翎娇躯一动,霍然睁眼,漫天星光挥洒,充斥着整个车厢,立时与外界隔绝,自称一方天地。

    只是,那双星眸中,隐隐有两道红轮在转动,似是孕育着两轮太阳。

    “丫的,【红日大昼功】,十大战城中,真是卧虎藏龙!”银澄嘀咕一声,而后静寂无声。

    这头狐狸很认怂,知晓这个女人修为深不可测,立时收敛气机,一丝气息也不泄露出去。

    秦墨定了定神,清醒过来,坐了下来,道:“不认识。初见阁下,以前听说过。”

    “听说过我?”殷红翎妙目眯着,红玉嘴唇翘起,似笑非笑,“东烈主城关于我的传说很多,不过,却无人告知我详细,给我说一说,你听说的是什么?”

    这时,红玉马车外,那个车夫身躯一颤,转过头去,紧闭的双眸,似是裂开一道缝隙,旋即又闭上。

    车夫摇了摇头,在东烈主城,关于殷红翎的传说,确实很多。但是,却是没有一个传说是中听的。若是这小子不识趣,将这些传说原原本本说出来,说不得要惹怒这位主子,要吃苦头了。

    秦墨皱了皱眉,他自是不知道这些,略一沉吟,道:“我只是听说,当世【红日大昼功】的传人,名为殷红翎。”

    “什么?!你知晓【红日大昼功】!”

    殷红翎秀眉一挑,容颜冷肃,眸中两道神光直刺,紧盯着秦墨,似想将这个少年看穿。

    顿时,车厢中星光旋转如漩涡,隐隐有着红色气息流转,包裹着秦墨,令他仿佛置身于无底漩涡之中。

    “好可怕的力量!仅是目力,就能如此惊人,竟能困住先天强者。”秦墨皱眉,体内先天剑芒一动。

    剑光一闪,将星光漩涡切断。

    “嗯?”

    殷红翎眸光一动,车厢立时恢复平静,淡淡道:“先天剑芒的运用,已是收发由心,并且,还不止七成先天剑芒。难怪,振霄那小子如此看重你,他看人的眼光一直很准,这一次也是没错。”

    “董兄太高抬我了。红翎阁下,若是无事,我就告辞了。”秦墨拱手,欲起身离去。

    刚才见到殷红翎,前世的这位绝世人物,秦墨是有一点感慨和激动的。不过,现在他只想立刻离去,这个女人的修为,如前世所传,实是深不可测。

    能让银澄立时遁息,殷红翎的实力,一定是踏破逆命,跻身天境的绝世层次。

    而秦墨身上,实是有太多的秘密,有些秘密是根本见不得光的,他自是不想被人发觉。尤其,他不想和【凋零夜语】,扯上任何关系,至少现在不想。

    “别慌走。仅是振霄的引荐,还不值得我来见你。”殷红翎玉手拈着那朵【凋零夜语】,“我见你的理由,你这小子应该知道吧。”

    “不知道。”秦墨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到那朵奇花。

    “不知道吗?”殷红翎玉指抚着花瓣,轻语:“这朵【凋零夜语】,可是帮了我大忙,缓解了我多年的痼疾。我之前还盘算着,要好好谢谢找到它的人呢……”

    “哦。原来这朵奇花,是【凋零夜语】,真是美丽!”秦墨看了看奇花,很是赞叹的说道。

    殷红翎眯着眼眸,盯着少年一本正经的神情,嘴唇翘起,忽然笑了起来,眼波流转,丰腴娇躯微微颤动,那美态足以让任何雄性口干舌燥。

    “真是有趣的小子,也太谨慎了点。这样的性子虽好,但是,少年人就该跳脱一点。连本座的谢礼都不想要吗?真是有趣。”殷红翎这般说着,坐了起来。

    顿时,饶是她穿着宽大的衣袍,胸前的双峰,依然将衣袍高高顶起,领口缝隙处,甚至能看到深深的雪白沟壑。

    秦墨眼睛一跳,挪开目光。

    “行了。小子,关于【凋零夜语】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谈。”殷红翎伸着懒腰,慵懒道:“你小子知道自身的处境吗?你出身东烈战城,却拜入西城宗门,现在的表现又太抢眼了,东师府不会放过你。此次鹰隼试翼会期间,你的处境凶多吉少。”

    “这我知道。无妨。”秦墨点头,坦然说道。

    数月之前,秦家的风波之后,秦墨就很清楚,东师府绝对会有所行动。而此次“山河谷”试炼后,针对他行动,应该会越发猛烈。

    不过,秦墨并不是很担心,只要东师府的种种行动,不是针对秦家,他自信都能安然度过。

    毕竟,这里是东烈主城,又是鹰隼试翼会期间,西城强者云集。若是一名绝顶天才遭到暗杀,势必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东烈军团,以及其他三大庞大势力,都会介入其中。

    因为,东烈主城的五大势力,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一直是明争暗斗。

    秦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击毙邓家嫡系子弟的事情,被邓家知晓,那就危险了。

    瞧着少年平静的神情,殷红翎笑了笑,道:“很自信。想来你是清楚主城的形势,又握有很大的底牌,才有这种自信。不过,你对于东师府那帮混蛋的无耻,还是太低估了。”

    “东师府那帮狗,从来都是明里道貌岸然,私下做尽无耻之事。小子,你要有所准备,不要事到临头,怪我没有提醒你。”

    秦墨心中一凛,点了点头,抱拳道谢,表示受教。

    “我向来不喜欠别人什么,我找你来,是要告诉你。若是在主城,真的遇到凶险,我会出手一次。这是我的信物,拿去吧,遇到危局,将之以真焰熔化。”殷红翎丢出一根红玉长翎。

    秦墨接过,感受着红玉长翎中的炽热温度,慎重道谢。

    一位绝世强者的承诺,这份谢礼确实贵重。

    随即,秦墨起身,转身离去,推开车厢之际,又是顿住,转头看了看那朵【凋零夜语】,欲言又止。

    终于,秦墨又是坐了回来,取出笔墨,写下一段文字。

    “关于【凋零夜语】的正确用法,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一些。红翎阁下可以参考一下,莫要浪费了这件宝物。”

    秦墨这般说着,转身下了马车,飞掠离去。

    关于【凋零夜语】的种种用法,当初秦墨从万仞山深处返家后,曾与银澄仔细讨论过,并在【天工开物】中,找到这朵奇花种种的炮制之法。

    如殷红翎这般,直接萃吸【凋零夜语】的精华之力,实是太过浪费,能够吸到的精华之力,不足百分之一。

    车厢中,殷红翎看着纸上的那段文字,容颜浮现诧异之色,旋即妖娆一笑:“有趣的小子,看来本座有些小看了他。这样有趣的小子,可别夭折在东师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