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499章 东烈烽火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02.html
    夜晚。

    千元宗所在的宅院,出奇的安静,并没有为“山河谷”试炼的胜利而大肆庆祝。

    因为,鹰隼试翼会即将开始,千元宗门人都没有打扰秦墨等人,让他们好好沉淀心绪。

    对于千元宗来说,此次“山河谷”试炼中,秦墨等人的表现,着实是喜出望外。

    但是,这终究只是序曲,真正的考验即将来临。

    ……

    一个小院落里,秦墨坐在房间里,高矮子、银澄皆在其中。

    “【红日大昼功】?想不到这门功法真的流传下来,东烈主城还真是隐藏了高手啊!”高矮子嚷嚷着,抬手就将一瓶玄级丹药灌了下去,“咯嘣咯嘣”嚼个不停,如同吃糖豆一样。

    秦墨、银澄皆是一咧嘴,这矮子已经灌了三瓶玄级淬体宝丹,竟然没有被撑爆。

    “你这混蛋,少吃一点。以为本狐大人的丹药不要钱吗?全部记在账上。”狐狸恨声说道。

    “行了,行了。待本大爷身体恢复,抢他十个八个的六品宗门,里面的宝物统统给你。”矮子这般说着,口气极大,说起洗劫宗门,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鸟!?

    秦墨暗自摇头,道:“高兄,说说【红日大昼功】吧。”

    话音落,高矮子、银澄则是沉默下来,一个矮子一只狐狸的眼神都很闪烁,似是不想多言。

    见状,秦墨微微皱眉,猜到殷红翎修炼的功法,恐怕牵涉到很大的秘密,让他们有些忌讳。

    “本大爷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这门功法,乃是你们人族的绝世武学。若是能修至大成,堪比惊世战体,大概和本大爷差不多吧。”

    高矮子这般说着,旋即一瞪秦墨,道:“喂!墨小哥,你倒是快点修炼啊!快点突破先天境,本大爷还等着,你帮我施针,破解体内封印呢!”

    “你以为突破先天,和吃饭一样简单吗?”秦墨没好气回应。

    说起给这矮子施针,秦墨就郁闷了,因为一根【子午流注针】扎下去,竟然刺不穿这矮子的皮肤,反而生生刺断了针。

    要知道,以地焱配合金色真焰,炼制的【子午流注针】,即使是地境绝武,甚至是逆命境强者,在散开功力的情况下,也是能顺利施针的。

    可是,这矮子的皮肤之硬,竟比地金还要硬。难怪银澄会说,即使这矮子力量被封印,也是很难被害的。

    因此,秦墨推测,修炼达到宗师境后,以更高境界的修为,炼制的【子午流注针】,应该能够刺破这矮子的皮肤。

    “你小子努力一点,争取在鹰隼试翼会期间,一举突破先天境。这样一来,本狐大人体内的寒毒拔除,也能加快了。”银澄也是催促。

    闻言,秦墨不禁翻起白眼,对于这两个货很不待见。真以为宗师境界,是想突破就突破的吗?若是太过激进,从而心魔纷生,很可能停滞在先天境界,长达数年之久。

    不过,秦墨也确实渴望,在鹰隼试翼会期间,突破先天境界,一举跻身少年宗师,他迫切需要变强。

    “宗师境吗?希望先天组中,能够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不要等到宗师组。”秦墨喃喃自语。

    同一时间。

    另一处院落里,房间中传出雷鸣般的鼾声,熊彪因为体型太壮硕,直接躺在地上,陷入熟睡。

    窗户旁,秦云江伫立,看着夜空明月,怔怔出神:“鹰隼试翼会吗?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站在台下,为我呐喊助威呢!”

    脑海中,不禁浮现一抹倩影,以及在风雷宗,与少女一起观看日出日落,一起练武的情景。

    浓眉少年低头,握紧双拳,猛地用力,拳头血气涌动,浮现一道道兽纹,迸发隐隐的兽吼之声。

    ……

    翌日。

    东烈主城,点将台。

    主城中央,一座巨大的黑色烽火台,即是点将台。

    传闻,镇天国建成之初,第一代栾皇在此铸造这座烽火台,一旦点燃,整个镇天国可见冲天狼烟,代表着举国皆兵。

    咚咚咚……

    烽火台上,战鼓擂动,满城皆闻,来自两大战城的诸多势力,齐聚于此。

    烽火台周围,亦是挤满了人,整座主城近半武者,都汇聚在这里,为了目睹那些顶级强者、少年天才的风采。

    “此次鹰隼试翼会,不同以往,不简单啊!”

    “确实不简单,涉及到东、西战城大帅的赌约,势必比以往激烈十倍!”

    人群议论纷纷,谈及东西大帅的赌约,很多人津津乐道,这个赌约也是一个传奇。

    据传二十年前,那一届的鹰隼试翼会上,东、西战城各出现一位绝世天才,两人皆是一路横扫,败尽各路天才,打到最后的烽火台之巅。

    可是,这最后的一战,却是出现了问题,两人战至最后,竟是双双筋疲力尽,各自跌下烽火台,几乎是同时落地。

    于是,此战的胜负,则成了东西战城争论不休的事端。

    最后,由东、西军团的大帅商议,以百面骰来投掷,决定二十年后,此次的鹰隼试翼会上,哪一战城获得最后的优胜,则同时决定二十年前,那一战的胜负。

    一场鹰隼试翼会,决定两届胜负,其意义无比重大!

    “别吵了,东师府的人来了。”

    “据说此次鹰隼试翼会,东师府暗中是拼上全力,也要拿下阵道组、先天组、宗师组的三组第一。不知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为了压倒那三大家族,东师府可以卯上了。”

    伴随着人群的议论,一支队伍从大道上走来,皆是穿着宽大长袍,这是东师府的制式长袍。

    正在这时,另一条大道上,一队人出现,皆是明盔净甲,骑着重铠神驹,气势凌人,轰然而至。

    “邓家的人也到了,据说,此次邓家也放出风声,至少要拿下两组的第一。不知道隐藏了几位天才。”

    “你看,邓礼菲、邓励风身旁,那个穿着阵道师长袍的少年是谁?”

    “邓家有阵道天才吗?怎么从没听说?”

    一时间,人群窃窃私语,很多人都非常兴奋,这些大势力在鹰隼试翼会上,果然都亮出了雪藏的天才,看来此次盛会真是一场龙争虎斗。

    这时候,东烈战城,西翎战城的各大势力,亦是纷纷赶来,情景极是热闹,可谓是八方汇聚。

    黑色烽火台前,一座校场上,一位金盔统领踱步而来,周围军士纷纷举起武器,行以军礼。

    在场各大势力的强者,亦是纷纷行礼,态度相当尊重,不敢怠慢。

    这位金盔统领,乃是东烈军团七大统领之首-蔡明雳,由他主持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相当适合。

    “西翎战城的诸位,远道而来,还恕我东城招待不周。”蔡明雳站在校场前方,抱拳说道。

    在场西城众强纷纷回礼,表示客套。

    随即,蔡明雳脸色肃然,漠然道:“不过,此次鹰隼试翼会,非同小可。即使各位远来是客,我们东城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话音落,全场气氛凝滞,在场东西双城的强者之间,皆是剑拔弩张,针锋相对。

    这时,西城人群中,一个穿着铠甲的将领开口,道:“我们西城此次前来,也希望你们东城别太弱,让我们的年轻一辈赢得太轻松!”

    这个将领,是西翎军团十大统领之一,位高权重,负责此次盛会期间,与东城的接洽。

    蔡明雳冷然笑了笑,猛地击掌,顿时,黑色烽火台上,战鼓擂动,其声震天,一片肃杀。

    “墨哥儿,原来此次鹰隼试翼会,还牵涉到二十年前,那场盛会的最后胜负结果!”冬东咚咋舌不已,得知这个消息时,很吃惊。

    秦墨微笑不语,他也是不久前才知晓,难怪东西城的各大势力,皆是如此重视此次盛会。

    “奇怪!东烈主城最强的四大势力,似乎没有看到第四势力派出的年轻天才。”目光扫过东城人群,秦墨有些好奇。

    这时,从旁人口中,秦墨才知晓,东烈主城的第四势力,并无人参加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