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00章 双组战开始
    “东烈李家,与主城其他三大势力不同,一向神秘低调。每一代,都只会出现一位天才,必定是惊才绝艳。此次鹰隼试翼会,李家只派出一位少年宗师。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李家是放弃的。”

    柏沁凤低声说道,告诉秦墨等人,东烈主城的一些情况,以及他们可能会遇到哪些对手。

    古峰主沉声道:“记住,碰到任何对手,都要全力以赴。你们的资质固然不凡,但是,就底蕴而言,未必比得上东城那些势力的天才,毕竟,你们还太年轻了。”

    秦墨等人点头受教,表示明白。

    这个时候,蔡明雳已是宣布,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规则。

    “规则很简单,东烈烽火台第一层,共有十二座火炬台。阵道组的人选择西面四座,先天组的人选择其他三个方向的八座。每一座火炬台,你们可以自行挑战,战至无人挑战,则点亮那一座火炬,前往第二层。以此类推……”

    蔡明雳指着巨大的黑色烽火台,平静说道:“烽火台第二层,优胜的阵道组两人,先天组四人,进行对决。优胜的三人,点燃第二层的三座火炬台。而后前往第三层……”

    这个时候,东师府的众人,看向伫立的莫丁辉,以及穿着阵道袍的少年,他们眼中有着绝对的信心。

    “阵雄,丁辉。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不容有失,务必夺得第一。”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这个中年男子样貌奇伟,穿着华贵长袍,站在东师府众人中,亦是鹤立鸡群,极是瞩目。

    周围诸多强者,亦对中年男子相当尊重,因为此人,乃是东师府的副府主之一。

    “师伯放心,此次阵道组第一,必定是我。”穿着阵道袍的少年傲然道。

    随即,他打出一道阵符,顿时,一道光路出现,从他的脚下,延伸至一座火炬台上。

    阵道袍少年踏着光路,宛如踏着天梯,一直走到火炬台上。

    “东师府,奚阵雄,谁与我一战?”阵道袍少年伫立火炬台,俯视台下人群。

    与此同时。

    莫丁辉双臂一展,一瞬间,风云汇聚,在其背后化为一对风云羽翼,扇动之间,已是掠上一座烽火台。

    “东师府,莫丁辉,谁与我一战?”莫丁辉同样伫立火炬台,俯视台下。

    这一情景,让台下人群一阵骚动,东师府这两个少年太狂妄了,如此目中无人,真以为能够力压群雄吗?

    一时间,无论是西城众人,还是东城各大势力,皆有不忿之色,西城的少年武者们早是按捺不住,纷纷掠向那两座火炬台,报名排队挑战奚阵雄、莫丁辉。

    不过,一些势力的强者们则很警惕,东师府乃是东烈战城的四大势力之一,此次如此高调,必定是有备而来。

    “这帮人手脚好快!”

    “挑战莫丁辉的,都排到第40多人了。”

    “挑战奚阵雄的,也到20多人了。”

    秦墨、熊彪和冬东咚三人,本想到火炬台上,将奚阵雄、莫丁辉直接揍下台。却是想不到,三人还未有所行动,挑战的人数已是排了几十位了。

    算一算时间,秦墨三人摇头放弃,各自选了一座火炬台,前去报名。

    “墨哥儿,你放心。那个奚阵雄,到烽火台第二层的时候,我一定把他轰下台去。”冬东咚挥舞着胖拳保证。

    秦墨笑着摇头,却是让胖少年小心,若是不敌,立刻认输。

    转头,看着秦云江,后者神情很沉静,事实上,自从遭遇风雷宗大变之后,浓眉少年一直如此。

    见此情景,秦墨暗叹一声,道:“云江,莫要思虑其他,与对手全力一战。若是不敌,不要逞强,知道吗?”

    “是,墨少爷,你放心。”秦云江点头,随即,他紧了紧双拳的绷带,朝着一座火炬台走去。

    “咦!这是……”

    与秦云江擦身而过之时,秦墨心中一跳,感受到一种奇异的气息。霍然转头,看着秦云江的背影,露出惊异之色。

    耳边,则是传来银澄同样的惊疑:“咦!这个小子身上的气息,好奇怪!看起来,与熊彪这头人熊的对练,这小子终于要完成那套对应的古兽武技,真是有些期待呢!”

    秦墨沉吟片刻,朝着西北角的一座火炬台走去,报名排队。

    “第7号。”领取了令牌,秦墨发觉,这座火炬台下,已是聚集了数十个少年武者。

    人群中,秦墨赫然发觉,那个青衫少年的身影,腰间插着一根竹竿,宛如与周遭一切融为一体,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不过,秦墨则是一眼,就察觉到青衫少年的存在,因为他的“耳闻如视”,只要见过一次的人,就能轻易找出来。

    “墨兄。”青衫少年也是同一时间,注意到秦墨发现了他,脸上浮现诧异之色,旋即微笑打着招呼。

    “青竹兄。”秦墨亦是点头,“没想到会在同一火炬台碰上,等一会儿,还要领教青竹兄的绝学。我是7号,你是几号?”

    “我是8号。”青竹亮了亮手中的令牌,却是苦笑:“墨兄,领教的话就别提了。在先天组的对手中,我最不愿遇到的对手,就是墨兄你了。”

    “此言差矣,武学一道,最快的提升途径,就是与旗鼓相当的对手一战。”秦墨眉头一皱,不赞同的说道。

    青竹苦笑摇头,也不多言,与秦墨闲聊起来,仿佛是一对相识多年的好友。

    交谈中,秦墨赫然发觉,青竹对于此次鹰隼试翼会的参战者,竟是了如指掌。

    “此次鹰隼试翼会,诚然最强一列的武者,都聚集在宗师组。但是,阵道组、先天组也是藏龙卧虎,隐藏着能够挑战宗师的可怕天才。”

    “东师府的奚阵道,莫丁辉,邓家的邓励风,以及雪藏的阵道天才邓绝鹰,东烈军团的徐禹封,巫环豪,皆是东城最顶尖的天才。”

    “而西城方面,阵道组、先天组,恐怕就要被墨兄,还有你的几个朋友包圆了。”

    青竹很认真说着,却是没有半点溢美,也无半点贬低之意。

    秦墨也听得很认真,惊讶的看着青竹,忽然道:“西城方面,青竹兄不要妄自菲薄。我有种感觉,凭你的战力,足以抗衡宗师强者。”

    “墨兄说笑了。”青竹笑了笑,道:“与墨兄交手,我并无把握,但是,我务必要挺进先天组前五。还是换一个火炬台吧。”

    说着,青竹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秦墨瞪大眼睛,他没想到青衫少年说走就走,直接就换了一座火炬台挑战。

    砰!

    忽然,一道拳劲冲天而起,凝练如柱,将一道身影轰飞,咚得落在地上。

    “6号挑战失败。下一位,7号,百息之内,上台挑战。否则,视为弃权。”火炬台上,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

    四周的人群一阵骚动,已是有人认出,6号是东烈主城一个五品宗门的弟子,天资绝俗,修为是先天八段,在先天强者中,乃是赫赫有名之辈。却是想不到,落败的如此惨,瞧着身上的伤势,似是根本没有抵抗,一招即败。

    “一招落败,台上是谁?”有人色变,惊呼道。

    “似乎是东烈军团的……”

    在场东城的少年武者们,看着台上一位雄伟少年,似是想起了此人的身份,露出畏惧之色。

    这时候,火炬台上,那位老者已是数到第40息,秦墨不再停留,纵身一跃,掠上台去。

    偌大的圆形火炬台,直径约莫百丈,一位铁塔般雄伟的少年,穿着乌黑铠甲,抱拳而立,伫立在火炬台中央。

    地面,有着斑驳的血迹,弥漫着血腥味,那少年的拳头上,还沾着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