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04章 夕阳下的惊变
    从密室中出来,秦墨看了看天色,阳光斜照下来,洒在他俊秀的面容上,泛起一种难言的神采。

    “真是想不到。你小子竟然拒绝了这笔交易,你知道那三件宝物的价值吗?”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

    秦墨低头,笑了笑,道:“当然知道,若是有万年玉髓,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踏破先天,跻身宗师境。再修炼【空蝉御虚神抄】,则能使我在宗师境,将九成先天剑芒操控娴熟,收发由心,再配合【星芒扳指】,足以在宗师初期,匹敌宗师后期的绝顶强者。”

    语气一顿,秦墨补充道:“匹敌的可不是一般的宗师后期强者,而是那种甲等上品资质,修炼至宗师后期境界的绝顶天才。”

    “你小子既然这么清楚,还会拒绝?鹰隼试翼会优胜的奖励,也不及这一半。至于虚名,荣誉,你小子可不是在乎这些的家伙。”银澄撇嘴,并不赞同,若是换成它,说不定就答应了。

    秦墨笑了笑,轻声道:“若是与虎谋皮,我还会考虑以下,至于邓家,却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家族,我不想理会。况且,身为武者,总有些东西,是要坚持的,就比如这件事。”

    银澄愣了愣,黑发少年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有着不容置疑的决心,令它无法反驳。

    紧了紧衣袍,秦墨朝着火炬台走去,“走吧!先天组的比试,我确实有些厌烦了,尽快解决掉所有对手,跻身宗师组。”

    “哼哼……,你小子现在说话的态度,有几分本狐大人孩童时的霸气了,不错,不错!”

    一人一狐相互调侃着,走向远处的那座火炬台。

    ……

    与此同时。

    黑色烽火台深处,远离那些火炬台,一处偏僻的角落里,一位美丽少女正依偎在秦云江怀中,娇躯颤动,不停抽泣。

    “晚晴,别哭了……”秦云江抚着少女的香肩,欲言又止,一声叹息。

    上午的比试结束后,秦云江就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风雷宗曾经的恋人晚晴。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这个偏僻的角落,少女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着他,一个劲的哭,一边述说着风雷宗发生的种种事情。

    晚晴告诉他,风雷宗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因为东师府的强压,风雷宗作为一个八品宗门,不得不妥协。

    而她之前的所为,亦是被长辈所迫,并不是她的本意。

    秦云江搂着少女,感受着她熟悉的体温,熟悉的芬芳,他什么也没说。

    咚咚咚……

    战鼓擂响,远远传来,令秦云江身躯一震,低头道:“晚晴,比试就要开始了,我要走了。”

    闻言,晚晴娇躯颤了颤,抬起头,容颜梨花带雨,咬着红唇,轻声道:“云江,我们之后,还会见面吗?”

    “见面?”秦云江怔神,笑道:“过去的事我并不在意。今天见到你,我已经放下了。此次鹰隼试翼会后,如无意外,我会跟着墨少爷,前往西翎战城。而晚晴你的根,却在风雷宗之内,若是与我牵涉过密,势必遭来东师府的报复。你我之间,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最后一句话,秦云江说得很艰难,他本就不是薄情之人,相反极重情谊。在风雷宗,与少女的山盟海誓,又怎会忘记。

    只是,浓眉少年却很清楚,两人从此不见,是对少女最好的选择。

    “从此不见吗……”晚晴俏脸苍白,挤出一丝笑容,“是的,对于你我来说,从此不见,是最好的选择。云江,以后你,要多保重!”

    秦云江点头,诚挚的祝福:“嗯。保重……”

    话音未落,少女却昂起头,用她的红唇,封住了他后面的话语。

    午后的阳光,越过厚重的墙壁,洒落在这对男女的身上,勾勒出一轮华彩,莫名的有一丝哀愁蔓延开来。

    ……

    咚咚咚……

    黑色烽火台上空,战鼓不断回荡,四周的人群越来越多,已是拥挤的水泄不通。

    在场的人群很清楚,下午的比试会更加精彩,会决出十二座火炬台的真正胜者,点亮火炬,通往烽火台第二层。

    诚然,上午的比试中,十二座火炬台中有八座的选手,已经彰显足够强大的实力。

    可是,东、西城的众人很清楚,肯定有强大的天才,未曾参加上午的比试。比如东烈四大势力之一的邓家,尚未有一名邓家子弟出现。

    还有四大势力之一的董家,虽然此前董家表示,不参加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但是,董家高层并未公开宣布这个决定,谁能保证这样的消息,不是董家故布疑阵呢?

    而西翎战城方面,亦是可能,会出现极黑的黑马。

    总之,十二座火炬台的最后十二名优胜者,尚未有定数,一切都不好说。

    ……

    砰!

    秦墨握着【狂月地阙剑】,神剑并未出鞘,闪电刺出,冲出一道无匹剑气,将一个对手轰飞。

    “7号秦墨,连胜第44场。”

    督战的老者喊道,语调有些走样,充满了震撼。

    从上午到现在,秦墨一直是连战,从未坐下来调息过。却是每一战,都在三合之内解决对手。

    待到日头西斜,秦墨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取出佩剑,也不出鞘,与对手交战。则是无人是其一合之将。

    对于这样的可怕连胜纪录,这位老者已是麻木,他清晰认识到,秦墨的对手不在先天组。至少,不是在烽火台第一层。

    ……

    与此同时。

    其他七座火炬台,上午保持连胜的选手,下午也是一样,无人撼动他们的连胜之势。

    而剩下的四座火炬台,情况也是一样,依然没有一个强大的少年出现,形成独霸之势。

    这个时候,西南角的一座火炬台,秦云江连续三拳,轰飞一名少年武者,达成第30场连胜。

    站在场中,秦云江浑身升腾焰气,其中混杂着一股子狂暴的气息。

    单以真气修为,他的境界并不高,刚刚达到大武师七段,但是,他施展无名兽拳时,所迸发的威力,却是连先天九段的强者,也是难以承受。

    “按照墨少爷所说,与彪少爷对练,所修炼的这种兽拳,乃是一种古兽武技,博大精深。我能够修炼有成,实是天大的幸运。”

    “不过,墨少爷也说了,我在这门兽拳的造诣,已经神形兼备。但是,还缺乏真正关键的一步,才能画龙点睛,在这门古兽拳技上,真正的登堂入室。”

    “只是,真正的关键一步,究竟是什么?墨少爷为何不直接告诉我,反而要我在战斗中体会呢……”

    脑海中,秦云江回忆秦墨的指点,很是迷惑不解。

    正在这时,台下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四周人群的目光,骤然聚焦过来,落在一个登台的少年身上。

    这个少年,穿着一袭长袍,外套软甲,英武俊逸。他步履很慢,却是几个呼吸,便踏入火炬台中。

    “邓家,邓励风!邓家的子弟终于出动了。”

    “邓励风选择的火炬台,竟是秦云江的那座,有趣!”

    “确实有趣,是想战败这匹黑马,一举成名吗?”

    人群议论纷纷,皆是看了过来,这一战实是令人期待。

    火炬台上,邓励风伫立,看向督战的裁判,道:“别浪费时间,快宣布开始!”

    闻言,担任裁判的老者眉头一皱,对于这个少年命令的语气,感到十分不悦。但是,考虑到邓家的威势,老者并未说什么,径直宣布开始。

    “焚镇,秦家,秦云江。我知道你的底细!”邓励风冷笑,漠然道:“一个小家族的旁支子弟,也配和我动手,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从这里滚下去。否则,接下来你就躺着离开这里。”

    秦云江皱眉,没有说话,双臂一震,摆开架势。

    “不知死活!”邓励风一声冷斥,拍掌打出。

    轰隆!

    一股狂暴掌风呼啸,宛如一股飓风降临,直袭而去。

    砰……,秦云江双臂颤动,传出一阵骨骼爆碎声,跨步而出,一拳迎了上去。

    紧跟着,拳掌碰撞,秦云江身躯剧颤,忽觉全身气血不畅,竟是凝滞起来,拳力立时弱了五成。

    “糟糕!怎么回事?”

    下一刻,秦云江整个身躯被轰飞,搽着地面,一直滑行数十米,撞到边缘的石柱上,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