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05章 古兽变
    轰隆……

    又是一道掌风袭来,凶猛霸道,撞在秦云江身上,将他轰进石柱中,却是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邓励风的掌劲固然强大,乃是先天九段巅峰的修为,但是,想要对秦云江造成伤害,却是难以办到。

    因为秦云江的身体强度,经历与熊彪的对练,已经是变态的强悍,即使比不上熊彪,亦是相当于古兽血脉的身躯。

    “嗯?果然如我们邓家调查的一样,你的身体强度堪比地武,还蛮经打的。”邓励风冷笑,“也不错,正好有一个沙包练手。”

    “怎么会?我的力量还在衰退,怎么会这样!?”秦云江瞪大眼睛,心中惊骇,他感到体内的力量迅速衰退,竟是提聚不起三成的力量。

    这样的变化,让秦云江难以置信,这绝不是疲倦造成的,因为从上午到现在,他根本没有动用多少力量。

    况且,如今秦云江的恢复力,亦是惊人快速,只需休息片刻,就能恢复耗损的力量。

    砰!

    此时,邓励风手掌凌空摄出,遥遥一抓,迸射一股气劲,将秦云江从石柱中抓了出来,掐着他脖子,遥遥举到半空。

    台下,观战的人群一阵惊呼,没想到秦云江这样的黑马,竟在邓励风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很多人心中嘀咕,邓家果然藏了一手,邓励风能轻易压制秦云江,实力远比传闻中的要强得多。

    “愚蠢的小子,还没想明白吗?本少爷真是好奇,你这样天真,是如何活到现在的?”邓励风仰头,笑容森冷,鄙夷说道。

    身在半空,秦云江被掐着脖子,满脸涨红,他隐约猜到了什么,却是不愿去想明白。

    忽然,眼角余光一动,他看到台下人群中,一个熟悉的倩影,正是晚晴。

    人群中,少女正依偎在一个青年怀中,甜美浅笑,似是注意到秦云江的目光,抬头看来,却是一笑,充满了鄙薄轻视。

    这个笑容,秦云江太熟悉了,正是在风雷宗,宗门将他关押前,晚晴曾露出的笑容。

    那个吻!?

    她的嘴唇上,抹了散功散!?

    这一瞬,秦云江双目如赤,风雷宗如此待他,晚晴如此对他,他都不曾想过报复。可是,为何到如今,这些人还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这是为什么……

    浓眉少年心中狂吼,他不明白,为何曾经亲近的,相信的那些人,要如此对他!

    一时间,半空中,浓眉少年发出一阵咆哮,犹如绝望垂死的野兽,回荡在半空。

    邓励风冷笑,脸上露出快意的神情,他对这个浓眉少年,充满了鄙夷和愤怒。

    一个山镇小家族旁支的小子,竟然拥有这样的天赋,这样强大的力量,这是邓励风不能容忍的。

    而邓家为了夺取先天组第一,却要布置周密的计划,来针对这个卑微的小子。

    只因为,邓家的高层得出结论,凭他邓励风的战力,能够战胜秦云江的把握,只有四成。

    所以,邓家借用美人计,让晚晴唇上涂上百倍剂量的散功散,散去秦云江的力量,再由邓励风出手,一举成功。

    这样的计划,可谓是无比周密,但是,邓家赫然发觉,在秦云江身上,散功散的功效,并没有那么快发作。足足等了一个下午,才让邓励风上台挑战。

    砰砰砰……

    邓励风一手探出,遥遥掐着秦云江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是不断劈出,轰出一道道劈空掌劲,将浓眉少年当成沙包,肆意的轰击着。

    “你的身体再强,又能如何?就算能够承受住一千掌,那能承受一万掌吗?一万掌不行,两万掌呢?我就不信,劈不死你……”

    ……

    与此同时。

    阵道组的一座火炬台上,冬东咚抬头,看着远处半空,秦云江被吊打的情景,胖少年的眼睛顿时红了。

    在焚镇,除却秦墨之外,与冬东咚关系最好的,就是秦云江。三人一起练功,一起进万仞山冒险,那段岁月是胖少年最难忘的。

    “云江!?”

    冬东咚身形一动,想要离开火炬台,却是一道阵纹闪烁,擦着他脸颊而过,划出一道伤痕,鲜血渗了出来。

    对面,站着一个少年,穿着白色阵道袍,站在一座阵法中央,眼神如鹰,紧紧锁定冬东咚,如同苍鹰捕食时的目光。

    “怎么?比试才刚开始,就想走?”白袍少年冰冷开口。

    冬东咚沉着脸,道:“这场比试我放弃,闪开,我有事要做。”

    “呵呵,比试既已开始,是你想放弃,就放弃的吗?”白袍少年冷笑道。

    “小子,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若是不小心,你就会如你的朋友一样,葬身于此!”

    “关于你朋友的下场,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我兄长早就准备,将秦云江那小子击毙于此。”

    “至于你,西城阵道天才冬东咚,也同样会死在我,邓绝鹰手上。”

    邓绝鹰说着,双手一挥,身周大阵旋转,一道道阵纹盘旋而出,朝着胖少年疯狂袭去。

    冬东咚脸庞抽搐,浮现暴怒之色,这是胖少年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愤怒。

    “滚开!我要去救我兄弟!”

    胖少年咆哮,双手飞速挥动,出现一道道残影,抓扯出一道道地气,直接凝成阵纹。

    一瞬间,两个小型阵法,已是在他手中形成,疯狂盘旋,迎了过去。

    轰隆!

    火炬台上,一股股地气冲天而起,震动四方。

    人群纷纷抬头,看向阵道组的那个火炬台,皆是暗惊不已,如此强烈的冲击力,这是玄级阵法碰撞的声势。

    ……

    同一时间。

    另一座火炬台,一道剑柱冲天而起,将一个身影直接冲飞,落下台去。

    秦墨握着【狂月地阙剑】,抬头看去,半空中秦云江的身影有些渺小,却是清晰映入他的眼中。

    “云江!”握紧长剑,秦墨漠然道,“接下来的比试,我弃权!”

    督战的老者一愣,连忙道:“你可要想清楚,接下来没有多少挑战者了,你只需再坚持一个时辰。”

    话音未落,一道剑芒乍现,令老者当即闭嘴,冷汗瞬间渗满额头,沿着脸颊流淌下来。

    那道剑芒,是从黑发少年的眼眸中迸射,璀璨夺目,已是凝成实质。

    老者乃是宗师强者,自是明白,眸生剑芒,凝为实质,代表着什么。

    “邓家……”

    秦墨冷然自语,迈前一步,左手握剑于腰际,右手紧握剑柄,呈拔剑之势。

    一刹那,整个火炬台剑气弥漫,秦墨整个人,如同一把即将出鞘的神剑,锋芒毕露,剑气隐有冲霄之势。

    督战的老者立时退开,远远推到边缘,他脸色苍白,真正感受到一种恐惧。

    之前,老者就猜测,秦墨的战力,可斩宗师。现在,则是确实印证了这一点。

    “糟糕!这小子要斩杀别的台上的选手吗?这下要出大乱子了!”老者心中惊骇。

    忽然

    半空中,传来一道兽吼,其声如雷,震动云霄。

    这一声吼叫,令秦墨拔剑之势立顿,霍然抬头,看向半空。

    这时,耳边传来银澄的心念传音:“小子,不用动手了。秦云江那小子,终于进入‘古兽变’的状态。就是不知道,是哪一级别的古兽变!”

    只见,半空中,秦云江仰天长啸,浑身爆发如潮血气,一声吼出,一道气柱冲天而起,贯入云层,天空的云层立时沸腾起来,被吼出了一个大洞。

    吼……

    秦云江身周的气血,越发浓烈,他只觉胸膛生出一股炽热,如岩浆一般滚烫,直冲脑袋,令他脑海一片空白。

    砰!

    掐着他脖子的掌劲,立时被震散,如潮血气包裹着他的身体,而后形成一对血气之翼,在背后轻轻扇动,缓缓朝着地面落去。

    咔嚓……,秦云江轻盈落地,双目呈现一片血色,紧盯着前方的邓励风。

    “你……,这是怎么回事?”邓励风脸色大变,他不能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的秦云江,给人的感觉,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狂暴的凶兽,散发着致命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