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08章 锋芒毕露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11.html
    撕拉……

    大风起,刮过刀锋战擂,被无数刀刃割碎,发出布帛撕裂的声响。

    聚集在这里的人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些刀刃竟能割裂狂风,那就是能割裂护体真焰。

    这时,东烈军团的一个将领走出,站在大门处,取出一块皮革,丟了出去,落在刀刃上,随之穿透,仿佛是刺穿一张薄纸。

    “刀锋战擂的刀刃,每一柄都镶嵌着铸纹,削铁如泥,并能刺穿护体真焰!即使先天强者,也难以在战擂上久战。”

    这个将领沉声说着,看向秦墨,“你确定要开启刀锋战擂吗?念你资质非凡,又年少无知,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

    周围人群亦是响起一阵骚动,许多人都劝秦墨放弃,之前人们不清楚刀锋战擂。毕竟,这种可怕的擂台,已经数百年未曾开启,现在才明白,刀锋战擂的可怕之处。

    站在巨大铁门前,秦墨看着寒光闪烁的战擂,也不言语,身形一动,如落叶般飘起,轻轻落在一柄刀刃上,如履平地。

    “不用废话!我即提出开启刀锋战擂,就是这里的擂主,拥有挑战阵道组、先天组所有人的资格。”

    “现在,我提出,阵道组、先天组,所有东城的选手,都可以一起上,来挑战我!”

    “当然,西城的选手若想挑战,也可以一起来。”

    “不过,我有言在先,凡是踏入刀锋战擂的人,一律不可能活着回去。”

    这一番话,满场皆惊,这个少年太狂妄了,竟想以一人之力,挑战东城两组的所有选手,他以为自己是谁,就算是宗师境的绝顶天才,也不敢这么说。

    擂台四周,东烈战城的诸多少年天才,皆是冷笑不已,充满不服。

    在场东师府众人一听之下,一个个肺都气炸了,这个小孽畜太狂傲了,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墨师侄,怎能提出如此要求!”古峰主亦是脸色大变,想要出言阻止,却被宋又封拦住。

    宋又封低语:“墨师侄这段时间的实力,进境太大,他可能是想籍此,冲击宗师境的壁障。”

    嗡!

    一道剑吟响起,清脆如拔剑,却见秦墨眼眸一闪,剑芒乍现,继而一生二,二化四……。

    刹那间,无数剑芒横空,化为一柄柄剑影,笼罩整个刀锋战擂。

    这一幕,令无数人失色,只觉剑锋临体,遍体生寒。

    “八成先天剑芒!?”

    “不,不对,不仅是八成先天剑芒,并且还收发由心,能够眸生剑芒,幻化万千!”

    四周,各大势力的强者们瞳孔一缩,终于明白这个少年为何如此狂妄,敢提出开启刀锋战擂,并且,还要挑战东城所有的少年先天。

    一名剑手,能在先天境界,凝练先天剑芒,已经能被称为剑道天才。

    然而,凝练先天剑芒之路,却是无比艰辛,天赋、机缘、勤奋,皆是缺一不可。

    先天境界的剑手,能够凝练三成先天剑芒,在一座战城中,就足以引人瞩目,未来武途不可限量。

    若是能凝练六成先天剑芒,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若无意外,逆命境巅峰可期。

    而六成先天剑芒之后,每提升一成,皆是难如登天。

    无数剑手一生,都难以将六成先天剑芒,再进一步,凝练到七成。

    八成先天剑芒的少年剑手,放在任何一个五品宗门,都会被当成宝贝疙瘩藏起来,若是不夭折,天境可期!

    这个黑发少年,不仅凝聚八成先天剑芒,并且,还收发由心。

    单是这一份实力,就足以傲视先天组,单打独斗,确实无人是其对手。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秦墨的眼神,都变了,再不存在轻视,而是深深的忌惮。

    人群中,青衫少年青竹苦笑,摇了摇头,松开握着竹竿的手,喃喃道:“真想和他一战,不过,我又不想死,还是算了!”

    擂台中央,秦墨一抬眼,眸光如惊电,刺向东师府,邓家众人。

    “其他人来不来挑战,我不在意。你们东师府,邓家的参战选手,都给我滚过来,我给你们联手一战的机会。否则,立刻滚出黑色烽火台!”

    这一声喝斥,犹如两记重重的巴掌,狠狠抽在东师府、邓家所有人的脸上,令他们脸色一阵变幻,铁青一片。

    在场人群品出些味道来,大致有些明了,秦墨会突然提出开启刀锋战擂,恐怕是与东师府、邓家有莫大过节。

    联想到不久前,秦云江、冬东咚,以及熊彪的战斗,很多人心中了然,旋即有了计较,吩咐各自的门人,若无必要,不要进入刀锋战擂挑战。

    忽然,东师府副府主低吼:“秦墨,你这是什么意思?在东烈战城的地盘,挑衅东师府的地位!你是想与东师府结为死敌吗?”

    砰!

    副府主衣袍波动,一圈圈气浪扩散开来,如同惊涛一般,朝着秦墨袭去。

    然而,这股力量冲至大门,却被一道光罩挡住,难以寸进。

    旁边,东烈军团那名将领冷着脸,沉声道:“副府主,你忘了刀锋战擂的规矩吗?擂台开启,除非天境强者,否则,无法破开周围的大阵。你自重,别坏了规矩!”

    “你……”副府主又惊又怒,却是无可奈何,东师府固然势大,却不敢和东烈军团公然叫板。

    何况,周围,还有西城的诸多强者,其中卧虎藏龙,若是真的引起众怒,副府主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擂台中,秦墨冷然道:“东师府莫丁辉、奚阵雄,必须滚进来,进行擂台战,否则,就滚出这里。你们邓家也一样。给你们半个时辰准备,这是难得的机会,你们自己要把握……”

    话音未落,擂台大门已经关闭,东烈军团那名将领宣布,擂台暂时关闭。

    “所有参战选手,有半个时辰考虑,是否进入刀锋战擂,挑战西城秦墨。”

    那名将领这般说着,看向东师府、邓家众人,“西城秦墨这位选手的实力,在同阶之中,确实无比强大。我不勉强你们各自的子弟,但是,这次鹰隼试翼会,意义太过重大!东师府、邓家一直是东烈战城的表率。我代表孔大帅,希望你们能在关键时刻,做出表率作用!”

    这一番话,立时引起许多东城强者,以及所有西城人群的附和。

    东师府、邓家两拨人脸色发黑,他们狠狠瞪着这名将领,心中恨到了极点。这番言语,根本是明确告诉他们,东师府、邓家的参战选手必须挑战。

    随即,东师府、邓家两拨人皆是一阵怒哼,转身朝着烽火台深处走去,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必须在半个时辰内,做好充足的准备。

    此刻,人群则是炸开了锅,议论着即将开始的刀锋擂台战。

    “真是想不到啊!西城的先天组,竟然冒出这么一个怪物!”

    “八成先天剑芒,并且收发由心,就算是从娘胎里练剑,也不至于这么恐怖啊!”

    “秦墨虽强,但是,还是太狂妄了。东师府、邓家岂是易于,必定会准备惊人的杀招,将此子扼杀在此。”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一切的结果,等刀锋擂台战结束后,自会分晓。”

    一时间,人群分为了两派,有人觉得秦墨此举,是在自掘坟墓,凭东师府、邓家的底蕴,必定会准备可怕杀招,将秦墨这个威胁扼杀掉。

    另一边则认为不然,秦墨的实力在先天境,已是怪物级的。东师府、邓家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可能派出先天之上的强者。

    至于先天组中,或许还隐藏着怪物级的少年先天,但是,眼前的情况,明显是秦墨和东师府、邓家的私怨,任谁也不愿牵涉进来,否则,就是真蠢了。

    正在议论时,人群中竟有一个老者摆出了赌局,让人们下注。

    “来,来,来!快点下注,刀锋擂台战就要开始,时间无多喽!”

    那老者连声吆喝,背着驮着一个红布包裹,样子很是猥琐,怎么看都像一个骗子。

    可是,周围人群看到这老者,听着他的吆喝,却是脑子一阵迷糊,变是莫名其妙的,就掏出了大笔的真元石,纷纷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