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鹰啼小宴
    正午,东烈主城大元帅府,举行一场宴会鹰啼小宴。

    这是一场惯例宴会,每次鹰隼试翼会阵道组、先天组结束后,大元帅府都会举行一场宴会,邀请阵道组、先天组的所有选手参加。

    这是一份荣耀!

    并且,在宴会上,大元帅会亲自出席,颁布双组前五的奖励。

    不过,这一次的鹰啼小宴,气氛很压抑。

    因为宴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数位天才,无疑是秦墨、熊彪、秦云江、冬东咚,以及青衫少年青竹。

    这五位少年昨日的表现,可谓是冠绝同辈,在先天境界无可匹敌。尤其,秦墨在刀锋战擂上的怪物级实力,更是震撼了无数人。

    对此,宴会上的东城少年天才们,脸色都是相当不好看。

    毫无疑问,本次鹰隼试翼会的开端,在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上,东烈战城已是一败涂地。

    不过,在宴席上,东城的天才们依然是不甘示弱,与西城众人叫板,宣称即使阵道组、先天组不如西城,却也不打紧。

    因为,七日后的宗师组比试,西翎战城必定会一败涂地。

    面对东城天才们的叫嚣,在场西城少年们则是避而不答,只是谈及昨日双组的战斗,秦墨五人是何等威风,打得东城众天才抬不起头来。

    对于七天后的宗师组比试,西城少年们皆有自知之明,单以东、西战城的少年宗师数量,东烈战城远远超过西翎战城,前者是后者的三倍有余。

    并且,在最强梯队的人数对比上,东烈战城更是西翎战城的四倍。

    如此悬殊的差距,西城少年们自是很清楚,宗师组的比试,西城能够占据前五的两席,已是了不起的战绩。

    因此,在场西城少年们,对于宗师组比试绝口不提,只谈阵道组、先天组的比试排名。

    一时间,宴席之上,两大战城天才们你来我往,打起了口水仗。

    席间,冬东咚、秦云江则是相当拘谨,听到不时有人谈起他们,不时有人过来敬酒,还有美丽少女透来撩人的目光,让两个少年缩手缩脚,毕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熊彪则是置若罔闻,对着桌上的食物发动扫荡,吃得不亦乐乎。

    秦墨则和青竹聚在一起,两人低声交谈,仿佛是相识多年的好友,相谈甚欢。

    这五个人,俨然形成一个圈子,在在场众天才中,也是成为焦点。

    “墨兄弟,你要小心自身的处境。你现在的处境,远比你想象的要危险!”青竹嘴唇蠕动,忽然传音说道。

    闻言,秦墨眉头一挑,诧异地看了看青竹。

    关于秦墨的危险处境,其实并不是秘密,恐怕是整个东烈主城,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毕竟,就在昨日,刀锋战擂上,秦墨一举击毙东师府、邓家的三大绝顶天才。

    这一战,无疑是狠狠打了东师府、邓家的脸面,势必会遭到两大势力的报复。

    并且,在这一战中,秦墨还展现了超凡的剑道天赋,明确告诉人群,假以时日,只要他不中途夭折,必定会成为一代剑豪!

    这两方面的原因,东师府、邓家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

    只是,青竹此言,似是有弦外之音。

    秦墨皱眉,道:“青竹兄的意思,除去东师府、邓家之外,还有势力想对付我?东烈主城的?”

    “墨兄弟果然聪明绝顶,就是这样。”青竹点了点头,道:“你或许不知道,昨夜刀锋战擂的战斗,如此轰动的事情,整个东烈主城的人们,固然都在讨论你的名字。但是,关于你其他方面的一切,却是鲜少有人得知。你不觉得奇怪吗?”

    “被人刻意压下了?”秦墨皱了皱眉,“这种做法,恐怕是东师府所为。”

    青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墨兄弟,关于【黑炎之血】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黑炎之血】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秦墨这般说着,猛地心中一跳,脸色难看起来。

    “墨兄弟竟然知道?”青竹露出惊异之色,而后凝重点头:“既然墨兄弟很清楚【黑炎之血】,自然会知道当初,东烈军团和四大势力的盟约。昨夜,刀锋战擂上,东师府、邓家联手,给莫丁辉三人服用【黑炎之血】,这样的行为本该彻底激怒东烈军团。但是,直至现在,东烈主城境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关于孔大帅的为人行事,我很清楚,他断不会默不作声。所以,极有可能,是有另一个可怕黑手,在推动这一切……”

    说到这里,青竹语焉不详,只是警告秦墨小心。

    秦墨点头感谢,心中则是掀起惊涛骇浪,关于【黑炎之血】的秘密,他知道的很详细。却是想不到,东师府、邓家擅自使用【黑炎之血】的事情,东烈军团竟是毫无反应。

    正在这时,孔大元帅出现,率领一批将领,与在座众天才相见。

    一时间,宴会上的气氛,热闹非凡,达到一个顶点。

    这一场鹰啼小宴,一直到傍晚时分,才是结束,在场众人纷纷散去。

    在离开时,秦墨却被叫住,被带到帅府深处的书房,与孔弘威相见。

    这样的会面,出乎秦墨的意料,而这次会面的时间之短,更加出乎秦墨的意料。

    从一进门,孔大帅端详了秦墨一会儿,随即,取出一块令牌,递给秦墨。

    “若是下次能重逢,年轻人,凭这块令牌,能够调动我麾下所有军队,为你做一件事。”

    随后,孔大帅便送走了秦墨。

    握着这块令牌,秦墨心中浮现莫大的警兆,孔大帅此举,透着太大的深意,也透露一股极度不详的信息。

    难道说,鹰隼试翼会期间,还有人敢在东烈主城内部,布置绝杀陷阱,来击杀他?

    “怕什么!?有本狐大人在,就算是天境强者想要杀你,也决计不可能!”银澄这般保证。

    ……

    咚咚咚……

    马车在街道上行驶,秦墨等人坐在车厢里,冬东咚询问孔大帅单独召见,是不是奖励秦墨某件罕有的宝物,亦或是强大的武技。

    “你以为是羿大元帅府上吗?孔大帅不揍我一顿,就算不错了。”秦墨没好气道。

    冬东咚悻悻笑起来,想想也确实,此次鹰隼试翼会的双组战,东城可谓是毫无面子,孔大帅又岂会奖励什么宝物。

    正说着,一阵急促马蹄声响起,从后面传来,转瞬就赶了上来。

    随即,秦墨所乘的马车,立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秦墨心中一震,难道说在东烈主城街头,会遭到突袭?

    这时,一个慵懒动人的声音传来:“墨小子,到姐姐车上来。”

    掀开车帘,就见一辆红玉马车,拦在前方,秦墨见状,不禁自嘲摇头,他真是想多了,原来是殷红翎到了。

    随即,在冬东咚瞪大眼睛的注视下,一股恐怖的力量摄来,直接将秦墨束缚,拉进了红玉马车里。

    “你们几个小子,告诉你们师长,就说墨小子这段时间,就住在我那里。”

    殷红翎的声音响起,红玉马车行驶起来,其速如风,转眼之间,已是消失在街尾。

    瞧着街道尽头,烟尘飞舞的情景,冬东咚张大嘴巴,转头看向秦云江,愣愣道:“当街被美女玉车劫走,乖乖,墨哥儿真是了不得。我这辈子,若是能被这样劫走一回,也是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