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14章 二十年前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街道上,一辆红玉马车疾驰而过,残留一道道绚烂的色彩。

    秦墨坐在车厢中,感受不到一丝颠簸,很平稳。

    车厢另一侧,殷红翎斜倚在软塌上,宽袍云袖,美眸朦胧,唇如红玉,正端着一杯夜光杯,自饮自酌。

    与上次相见,殷红翎身上,多了一份慵懒美态,说不出的撩人。她的气息,也是若有若无,几乎察觉不到。

    “这个女人身上的隐患,似乎祛除的七七八八了,实力越发深不可测。你这臭小子,当初真是多此一举!”银澄龇牙说着,旋即沉寂下去,不再言语。

    即使以银澄的狂傲,如此近距离面对天境强者,它也不敢说,能够不露踪迹,干脆隐匿起来。

    “敢问前辈这次找我,有何贵干!?”秦墨皱眉,拱手问道。

    “前辈……”殷红翎噗得一声,差点将口中美酒喷出来,瞪着秦墨,嘴角流淌一丝酒液,那份风情令人一阵迷醉。

    “本座有那么老吗?本座虽是夜棂的小姨,但是,年龄上大不了多少,你这小子,就叫我红翎姐。”殷红翎撇嘴说道。

    秦墨亦是暗中撇嘴,暗道这女人的真实年龄,真如表面这么年轻吗?

    不过,想归想,秦墨可不敢将这个想法说出来,对于女人来说,年龄永远是大忌!

    “红翎姐,忽然找我,是有何事?”秦墨再次问道。

    殷红翎这才满意,浅笑道:“没什么,你小子在刀锋战擂上,展现九成先天剑芒雏形,本座很好奇。就找你来,聊上一聊。”

    “正好,距离宗师组比试还有七天,这段期间,你就在本座那里修炼,一举突破先天境。”

    闻言,秦墨心中则是狂跳,殷红翎说得很随意,但是,他却能猜到,此举是保护他的安全。

    “除去东师府、邓家之外,真有人要对付我?这是为何?”秦墨皱眉,直接问道。

    之前,青竹的警示,孔大元帅古怪的举动,秦墨已经明白,确实有一个黑手,在幕后想要针对他。

    现在,殷红翎这样的举动,无疑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秦墨还是很奇怪,到底是那一股强大势力,要来针对他。

    细算一下,在东烈战城,秦墨最大的敌人,应该是东师府,其次是邓家。

    再有其他,则是八品宗门以下的势力,已经不放在秦墨眼中。

    “你这小子,倒是聪明,已经有所察觉了么?”

    殷红翎美眸闪动,神情渐渐凝重,轻启樱唇,道:“关于这件事情,本座也是今天,才察觉不对,而后得知一些秘辛,就将你接过来。”

    “其实,并不是有人要针对你,而是针对鹰隼试翼会的第一。你在刀锋战擂上的怪物级表现,让人感到了威胁。”

    随即,殷红翎告诉秦墨,今天凌晨开始,整个董家都在等待一个消息。即是东烈军团突然发难,将东师府、邓家连根拔起的消息。

    因为,关于【黑炎之血】的盟约,一旦有违反,必将遭到东烈军团的毁灭性打击。

    可是,一直到正午,整座东烈主城依然是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动荡的迹象。

    这种情况,让董家高层诧异不已,以孔大元帅的行事作风,绝不可能毫无动作才对。

    细查之下,董家才探查到,昨天深夜,孔弘威召集东烈军团重要将领,准备调集七军之力,一举铲平东师府、邓家。

    然而,再接到一封神秘信函后,孔大帅忽然改变主意,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这一条消息,令董家高层震惊,也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于是,董家立刻展开调查,终于查到了一些线索。

    “二十年前,那一届鹰隼试翼会,其实并不是传闻中的那样简单。传闻中,东城大帅孔弘威,西城大帅羿武狂,两大绝世强者激战,最后平手,订下赌约,此次鹰隼试翼会,夺得第一的天才,则也决定二十年前的那场胜负。”

    “这个传闻,实则并非如此,是一个幌子!”

    殷红翎语出惊人,听得秦墨心中一跳,对于这个传闻,两位大帅可都未曾否认过。

    “事情的真相,是当时东西战城的最强少年宗师,在进行最后一战前,曾定下某种赌约。只是,最后双方两败俱伤,那个赌注则未兑现。”

    “而这一次的鹰隼试翼会,获得最后胜利的第一,则也决定那个赌注的兑现。”

    “本座知道这个消息,再结合孔大元帅的反应,就已推断出。这个幕后黑手,很可能是当年的东城少年宗师,此人绝不允许,这个赌注被西城夺走。”

    “此人的背景,必定极为可怕,否则,孔弘威也不至于不闻不问。”

    “所以,你小子的处境可想而知,太危险,还是待在本座那里,要安全的多。”

    秦墨脸色很难看,殷红翎的推断,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不小心,竟会卷入这样的漩涡。

    “多谢红翎姐,此番援手,我感激不尽!”秦墨拱手抱拳,真诚说道。

    殷红翎一阵娇笑,抿着红玉嘴唇,道:“也正好,趁着这七天,本座就指点一下,你小子的武学。看看能否再七天之内,再进一步!”

    瞧着殷红翎的神情,秦墨有种不详的预感,银澄每次训练他之前,也是一般无二的表情。

    ……

    咚咚咚……,红玉马车疾驰,转入一条更加宽敞的道路。

    前方,董家的府邸渐渐出现,偌大的弓形建筑群,气势恢宏,充满了锋锐之气。

    突然,前方的道路上,一道透明的光幕出现,红玉马车穿行而过,泛起一圈圈涟漪。而后,大道上,竟是没有了红玉马车的踪迹。

    这时,一声微不可查的细响,一个东西从车厢中滚出,趴在地上。正是银澄,它蜷缩着身体,气息若有若无,陷入酣睡。

    忽然,它耳朵一阵抖动,猛地抬头,瞪着狐眼,环视左右,罕有露出骇然之色。

    “本狐大人,怎么会出来的?难道是殷红翎所为,不对,不对,是被一股隔绝之力,生生排挤出来的……”

    “糟糕,那小子还在车厢里……”

    银澄霍然起身,朝着董家的府邸窜去,却是寻找了一圈,也不见那辆红玉马车的影子。

    并且,它动用心念传音,也是联系不上秦墨。

    “麻烦了,大麻烦了!”银澄龇牙咧嘴,神情凝重。

    ……

    轰轰轰……

    一道道地气凝为实质,化为无数道地气锁链,笼罩了一片空间。

    四周,昏暗无光,充斥着一种暴戾的力量。

    那辆红玉马车,则是在这片空间中央,车上的那名车夫,也是已经死亡。身体被一股力量腐蚀,正在缓缓消逝。

    “这是怎么回事!?”

    秦墨、殷红翎并肩而立,环视周围,两人的神情都很难看。

    “乾坤倒转,封天绝地!有强者动用地级上阶的神器,将我们拘到此处!”殷红翎容颜泛着冷意,透着杀机。

    身为天境强者,她竟然毫无所觉的着了道,实是让她颜面无光。

    “这里的力量很奇怪,正在腐蚀我的真焰,并且,真焰难以恢复,此地不可久留!”秦墨传音道。

    他心中的骇然,不仅是真焰被腐蚀,难以恢复,同时,银澄竟是不在他袖中,也即是说,那头狐狸被隔绝在外。

    这种情况,让秦墨心中的警兆,达到一个极致,知晓此地无比凶险。

    这时,半空中,一个黑影出现,不断拉大,直至如山岳般巍峨。

    黑影的头部,一双眼眸睁开,如同深潭,笼罩向秦墨,令他遍体生寒。

    “殷红翎,我和你谈笔交易如何?你出手,击杀此子,我放你离开此地!”

    一个冰冷的声音,如同传出地狱深处,回荡在这个空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