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22章 群英闪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25.html
    翌日。

    东师府举办的盛大宴会,却是提前一天结束,引起很多人的猜测。

    对于这场宴会,之前许多人就很好奇,东师府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在,这场宴会的突然结束,则越发令人奇怪。

    一些知情者则是暗笑不已,皆是嘲弄东师府如意算盘落空,还惹来狂冬战城剑老人的敌视。

    不过,事实上东师府的宴会,已经鲜少有人关注。

    此时的东烈主城,传扬的最劲爆的消息,则是西翎战城·千元宗的秦墨,在夺取刀锋战擂的胜利后,竟是再次突破,达到九成先天剑芒,凝成剑座。

    这则消息,真正令无数人震撼!

    武道强者们都很清楚,在先天境界,达到九成先天剑芒,凝成剑座,代表着何等重大的意义。

    这代表着秦墨,将来十有八九能凝聚剑魂,迈上无上剑道。

    这个少年,若是不夭折,未来必定是一代剑豪!

    从清晨开始,东烈主城的街头巷尾,都在讨论这个少年的名字,也在议论秦墨与东师府\邓家的恩怨。

    “乖乖,此次宗师组的比试,可是有看头了。秦墨曾扬言,要在比试中,一举击杀盛冷锋,真是够狂啊!”

    “嘿嘿,初生牛犊不怕虎,何况,秦墨这少年如今凝成剑座,已有这样的资本放话。”

    “东师府此次,一定会采取雷霆手段的,放任这样的少年成长下去,寝食难安呐!”

    人群议论纷纷,很多武者都清楚,先天强者凝成剑座,对于自身实力,亦是一次可怕的飞跃。

    九成先天剑芒,剑座一成,则代表着剑手自身,能够提前修炼宗师境的武学。

    先天和宗师的差距,就是修为境界的差距,这种差距的体现,一方面是真焰修为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宗师境修炼的武学,威力远远大于先天境界。

    之前刀锋战擂上,秦墨展现的恐怖修为,已经丝毫不逊色宗师强者。但是,与宗师强者想必,依然有着明显的差距,那就是修炼的武学。

    现在,剑座一成,秦墨则能在先天境,体现修炼宗师境界的武学。

    这样一来,与宗师强者之间的差距,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无数人已经能预见,此次宗师组的比试,将会无比激烈,也会无比惨烈。

    ……

    轰隆隆……

    正午,东师府上空,忽然传出阵阵巨响,一股股地气疯狂汇聚,形成地气之云。

    随即,地气迅速凝实,形成一朵朵花朵,光华四溢,缓缓落下。

    一时间,整座东师府飘散异香,并有震动云霄的长啸传出,回荡在整座东烈主城上空。

    这样的异象,让一些武道强者色变,他们想到东师府秘传的一门神功,传闻数百年来,无一人练成。

    难道说,这门神功有人练成了?

    并且,宗师组比试在即,练成神功的人,难道是盛冷锋?

    ……

    与此同时。

    东烈主城,董家。

    一座偌大的庭院内,殷红翎,董家数位核心高层齐聚,众人抬头望天,看着东师府方向的异象。

    “【流萤香功】!想不到,宗师组比试前,盛冷锋竟将此功练成了。”

    “这不奇怪!西城秦墨那小子如此杰出,对于东师府来说,是一个大威胁。东师府必定会费尽手段,助盛冷锋突破的。”

    “哼哼,本次宗师组第一,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呢!”

    在场皆是董家核心高层,无一不是大高手,互相讨论着,纷纷露出笑容,皆是胸有成竹。

    旁边,殷红翎则是有些百无聊赖,她此刻不由想到秦墨,也不知那小子准备的如何。

    忽然,殷红翎娇躯微动,转头看向屋子方向,一股恐怖的波动涌出。

    砰!

    整个屋顶背掀飞,一道巨箭之光冲天而起,直冲天际,却被庭院上空,一层层光罩挡住,连续洞穿七层光罩,巨箭之光才缓缓消散。

    董家家主一拍桌子,兴奋起身,喊道:“好!连破七层防御护罩,夜棂这丫头,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终是成功了。”

    “神弓之灵!夜棂终于掌控住了,哈哈哈,此次宗师组第一有望。”

    “好!夜棂本就是绝顶天才,再掌握神弓之灵,宗师境界难逢敌手!”

    在场众人皆是笑起来,对于鹰隼试翼会的第一,充满了信心。

    ……

    东烈主城某处,一座偏僻的宅院。

    与外面的温暖阳光不同,这座宅院内部,地面\墙壁\树木皆是结满冰霜,散发着彻骨寒气。

    一片结冰的池塘上,一个银发青年盘膝而坐,他身下是一朵冰莲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四周的一切,充满了冰冷。

    此时,银发青年睁开眼眸,砰砰砰……,空间炸开一朵朵冰花,而后,化为漫天雪花飘落。

    一瞬间,这座宅院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银发青年露出一丝微笑,似是很享受这种冰冷的环境。

    “鹰隼试翼会第一吗?她曾说过,一直想夺得第一,可惜……。现在,就让我,来代替她,完成这个心愿吧!”

    银发青年起身,脚下延伸出一条寒冰路径,他迈步而行,身上涌动铺天盖地的寒气。

    一股股寒气鼓荡,朝着整座东烈主城上空席卷,渐渐的,天空开始飘雪,纷纷扬扬……

    这样的奇景,让无数人震惊,也有武道强者感应到什么,震撼不已。

    ……

    这个时候,主城千元宗所处的宅院,秦墨则是刚刚清静下来。

    昨天回来,剑老便和古峰主等人,深谈了数个时辰,要收秦墨为徒。

    面对狂冬战城剑老人,古峰主等人都很尊敬,毕竟,这位老者不仅是前辈,并且,也是一位天境强者。

    只是,关于剑老收徒一事,古峰主等人也很为难,倒不是他们不同意,而是秦墨执意不肯。

    剑老人这时才明白,诚然古峰主等人是师门长辈,但是,却是做不了秦墨的主的。

    这种情况也不奇怪,一个五品宗门,能够拥有这样的剑道天才,那还不是高高供起。

    随后,剑老收徒无果之下,立时就找徐柏渊算账。

    虽然秦墨与徐柏渊相见,两人仅是初时惊诧一下,随即就当作不认识。

    但是,剑老人何等眼力,早已看出不对,现在收徒不成,立刻就从徐柏渊口中,得知了当初在阴鬼古道中,发生的一部分事情。

    显然,徐柏渊那时,肯定是见过秦墨的,两人还很熟悉。但是,徐柏渊最后,却自己带回来一个得意弟子,却是没将秦墨带回来。

    剑老人想到这些,顿时气得外焦里嫩,亏这徐混蛋当初还拍着胸膛保证,说一定会尽心尽力,原来都是搪塞。剑老人一出手,将徐柏渊打晕,拖着他就往外走。

    据剑老的侍从,那位灰袍老者说,徐柏渊被关在剑之牢笼里受罚,相当凄惨。

    随后,西城各个宗门的人,也是纷纷到访,秦墨无奈接待,一直忙了一夜,才是能够休息。

    房间里,秦墨躺在床上,舒了口气:“终于能休息一下了……”

    正在这时,他忽觉有异,转头看去,就见一张狐狸脸,一张矮子的大脸,就在床边近在咫尺处,直勾勾的看着他。

    秦墨吓了一跳,霍然起身,没好气道:“银澄阁下,高矮子,你们两个家伙干什么!?想装鬼吓人吗?”

    “本狐大人要吓人,还需要装鬼吗?鬼见到本狐大人,都要吓跑!”银澄咧嘴说着,却是依然盯着秦墨,目光中有着审视。

    而高矮子亦是睁着大眼,直勾勾看着秦墨,而后摇头晃脑,嚷嚷道:“真是奇了怪了,凭这小子的一颗残缺剑魂,为何凝聚剑座,能有八千九百九十九道剑形,并且,若非这小子强制中断,估计都能破九千!”

    说着,高矮子霍然转头,瞪着银澄:“你这狐狸,是不是对本大爷隐瞒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