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27章 黑马,又见黑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30.html
    承让

    黑发少年淡淡的话语,在黑色擂台周围回荡,四周围观的人群则是鸦雀无声,很多人屏住呼吸,尚未从震撼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此时,之前幸灾乐祸的嘲弄、讥讽,说秦墨是一场游的人们,现在皆是闭嘴,他们只觉脸颊有些疼,仿佛是被人当面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黑色擂台第一战,秦墨不仅战胜了阔剑王盛,并且,至始至终,这黑发少年都未曾出剑。

    前几日,秦墨达成九成先天剑芒,凝成剑座的事迹,早已是传得沸沸扬扬。

    现在,面对东烈战城少年宗师前四十强的对手,秦墨仅以弹指,就战胜了对手。

    “此子的真正战力,恐怕堪比我们东城前十的绝顶天才!”

    “真是可怕!他的修为,尚是先天境界,就拥有这样怪物般的战力。若是再次突破,达到宗师境”

    人群相顾骇然,他们发现至始至终,都低估了这个少年。

    黑色擂台上,秦墨已经转身,离开了擂台,独留下枯瘦青年王盛,一个人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犹自不能接受战败的事实。

    高台上,东师府府主霍麟握着座椅把手,脸色阴沉之极,他喉咙微动,与席间一人传音交谈。

    “那夜,你就该尽全力,将此子抹杀。这是一个大患!”霍麟寒声斥责。

    耳边,则是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毋须担心,我们都做足了万全的准备。此子若是资质绝艳,真得冲进十六强,届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若是进不了十六强,对于东师府也构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霍麟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秦墨走下擂台后,三座擂台的第一轮战斗,基本全部结束。

    第一轮战斗,除却秦墨之外,其他两场战斗,都在人群的意料之中,并没有出现悬念。

    也由此,越发使得黑色擂台第一战,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再加上秦墨之前,就已经声名鹊起,现在,人群对他的评价,则是达到一个更高的程度。

    不过,随着第二轮战斗的开始,人群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白色擂台上去。

    白色擂台第二战,西翎简月玑,对东城甘欣秋。

    白色擂台两端,站着两位绝色少女,简月玑的衣着一如既往,黄黑相间的无袖短衫,背着一柄漆黑长刀,靓丽而野性。

    另一边,甘欣秋一袭粉色衣袍,娇躯小巧而丰满,双袖垂着两枚金色绣球,甜美之中,又有着撩人的风情。

    两女的对峙,仿佛是一道绝美风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想不到第二战,就是西城简月玑,对上东城甘欣秋。这是提前上演的十六强之战啊!”

    “甘家甘欣秋,去年就是我们东城少年宗师第十九。据说半年前,她连续突破,实力突飞猛进,恐怕早有资格,跻身东城少年宗师前十了。”

    人群一阵骚动,既是期待,又是有些遗憾。

    以简月玑、甘欣秋在各自战城的排名,两人之间的战斗,本该在十六强中爆发,想不到竟如此早相遇了。

    白色擂台上,甘欣秋一脸笑意,甜美如饴,妙目上下打量对手,浅笑道:“月玑妹妹,我早就久仰你的名字,今日能够一战,你可要手下留情哦!”

    对面,简月玑微微颔首,轻声道:“如无必要,我不伤人。”

    闻言,甘欣秋秀眉皱起,在她眼眸深处,闪过一道不悦之色,她刚才所言,只是客套而已,简月玑反而倒是当真了。

    诚然,简月玑在西翎战城,隐为少年宗师第一,但是,同样身为宗师绝顶,彼此之间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过巨大。

    简月玑说不伤人,言下之意,岂不是认为自身实力,远在她甘欣秋之上。

    “那我可要领教月玑妹妹的惊世刀技喽!”甘欣秋一边说着,双袖鼓荡,两颗金袖球飞快旋转,竟是犹如花朵,呈现绽放之势。

    她正待率先发难,忽然之间,一道刀光乍起,仅是一瞬,已至身前,令甘欣秋俏脸大变。

    轰隆,一道强横无匹的刀气,迎面肆虐过来。空间撕拉一声,裂开一道裂痕。

    简月玑在一霎那间,已是欺身近前,玉手劈下,一记手刀直落下来。其速之快,犹如闪电,令无数观战者背脊一凉。

    甘欣秋顿时惊骇。

    一瞬间,她只来得及挥袖,将两颗袖球挡在身前。

    轰隆,无匹刀气爆发,将甘欣秋整个人劈飞出去,落下白色擂台。

    落地之后,甘欣秋莲步蹒跚,连退数十步,依然稳不住下盘,眼看着要仰天到地,却是倒在一个矮子怀里。

    这个矮子,正是高矮子。

    “慢点,慢点。大爷我才挤过来,怎么就有小妞投怀送抱啊!”高矮子一边嚷嚷着,一边紧搂着甘欣秋。

    “滚开!”甘欣秋羞怒交加,一掌将高矮子劈飞,成了滚地葫芦,滚入人群中不见。

    四周人群,却是没有哄笑声,也没有人羡慕那矮子艳福,而是沉浸在刚才一战的震撼中。

    甘欣秋竟然败了!?

    无数人眼睛瞪大,不敢相信这一战的结果,甘欣秋不仅败了,而且,还是一招败北,败得无比彻底。

    一时间,在场人群都惊呆了,无数人神情骇然,看着白色擂台上,那抹绝美身影。

    西翎少年宗师第一,竟是如此强吗?

    人群中,秦墨也很惊叹,诚然之前预计,简月玑的刀骨与自身刀芒彻底融合后,实力必定发生质的改变,却是没想到,竟是强到这等程度。

    “嘿嘿,小子,如果你和这妮子对上,胜算不足三成。除非跻身宗师境,让你当初那么尽心尽责,给她彻底补全刀骨。”银澄的心念传音,在脑海中响起,充满嘲讽。

    秦墨摇了摇头,却是不想搭理这头狐狸。

    此后,三座擂台的前七轮战斗,都没有排到秦墨。

    这样的情况,倒也不是秦墨运气好,算是比较正常的。

    因为此次宗师组的战斗,参加的少年宗师加起来,则是超过百位,分摊到黑、白、蓝三座擂台,每座擂台在初选战中,至少要进行三十场战斗。

    秦墨第一场后,连续六场没有排到对手,确属正常。

    而这前七轮的战斗,与之前人群预测的结果,则是有一半都出乎意料。

    第一轮秦墨的胜出。

    第二轮简月玑的一招败敌。

    第三轮中,青衫少年青竹也遇到强敌,竟是西翎军团的一位少年宗师,排在西城前二十强的厉峥。

    这一战的结果,竟是青竹以一根竹竿,将厉峥完败,再一次震撼了所有观战者。

    无数人惊呼,先天组的两个少年都是怪物吗?竟然有如此怪物级的战力。

    之后,前七轮最大的冷门,则是在第六轮,东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宗师,竟是在十招之内,碾压了东城前五强,邓家的邓解锋。

    这一战,将无数人的震撼,推到了一个极致!

    很多人暗中震惊,皆道此次鹰隼试翼会,实在有些邪门,从阵道组、先天组的战斗,就一直在爆冷。

    本来以为,宗师组的战斗,不会出现那么多黑马。却是想不到,竟比之前还要疯狂,一匹匹黑马就这么窜了出来,一匹比一匹黑。

    第八轮。

    秦墨开始了第二场战斗,他对面,站着一个蓝袍青年。

    蓝袍青年,名为铁岩,样貌很平凡,属于丢到人堆里,都溅不起浪花的那种。

    而铁岩在东烈战城的名气,也是籍籍无名,在此之前,甚至无人知晓。

    看着擂台上的铁岩,人群则在嘀咕,这一战应是没有悬念,必定是秦墨胜出。

    有些人则是猜测,说不定又冒出一匹大黑马,将秦墨干翻了呢?

    这个猜测,则是引起更多人的鄙夷,以为黑马是白菜吗?此次宗师组战斗,已经出现三匹大黑马了,哪里还能再出一个。

    “东烈战城铁岩!”铁岩肃容行礼,有种虔诚的意味。

    这种虔诚,并不是对秦墨,而是对即将开始的战斗。

    这种虔诚,犹如是在进行一种神圣的仪式,令人群不禁一呆,四周顿时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