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32章 谁是愚者?
    “蓝色擂台,死亡之组……”秦云江瞪大眼睛,喃喃道。

    在场古峰主等人,皆是摇头叹息,秦云江固然有着无穷潜力,终是来自焚镇那样的小地方,对于外面世界的辽阔,并不清楚。

    初选战上,蓝色擂台以全胜战绩晋级的三人,分别是庞家庞布炀、东城第一黑马墨刺,以及东师府盛冷锋。

    这三人展露的实力,现在已被公认,是宗师组四强的强有力竞争者。

    而落月峰路瀚扬,在蓝色擂台上,仅是败了一场,即是败在庞布炀的手上。

    此次宗师组比武,任何人败在庞布炀手上,都不奇怪。

    何况,柏沁凤还观看了那一战,路瀚扬仅差一点,就能接住庞布炀第三招。成为本次宗师组比武,败在庞布炀手上,唯一一个例外的对手。

    听着柏沁凤的解释,秦云江瞪着眼睛,握紧双拳,坚定道:“我不信!少爷绝不会败!”

    在秦云江心目中,那个在秦家内斗中,力挽狂澜的秦墨,是不会败的。

    古峰主等人交换眼神,皆是摇了摇头,沉默不语,他们不想打击这个淳朴的浓眉少年。

    ……

    偌大擂台上。

    “秦墨,你真是愚蠢而狂妄。竟然敢上台,与我一战?”路瀚扬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笑容,漠然看着对面的黑发少年。

    手持蚀月弯刀,路瀚扬伫立,一袭银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有种孤傲的冷峻。

    这样冰冷英俊的男子,乃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理想情人,事实上,台下许多女子已是尖叫起来,为路瀚扬欢呼加油。

    秦墨神情平静,握着佩剑,低头沉思。

    擂台四周,观战人群皆是目不转睛,密切关注擂台上的两人。

    观看过蓝色擂台初选战的人们,都清楚路瀚扬的实力,堪称是宗师境的绝顶强者,若非庞布炀那种怪物级天才,根本无法将之击败。

    秦墨一直以来的表现,固然也能称之为怪物级,但是,一个先天境的怪物,真能撼动宗师境的绝顶强者吗?很多人心中,都觉得秦墨没有获胜的可能。

    高台上,剑老人身躯微微坐正,低语:“这小子此次的对手,相当不一般,他应该会用剑了。”

    初选战的比武,秦墨固然爆发了极可怕的战力,震撼了无数人。但是,剑老却是越来越不满意,因为,他一直没有看到,这少年出过一剑。

    诚然,秦墨拥有可怕的战斗本能,并凝成剑座,拥有无与伦比的剑道天赋。

    但是,这少年的剑技,到底达到什么程度,剑老却是一无所知。

    尤其,当剑老听闻,千元宗这个宗门,并不是以剑术著称,就越发的不悦。他担心这样一个好苗子,会因为困在一个宗门,缺乏真正的名师指点,而逐渐黯然失色。

    “这小子的对手,是不是太强了点。这个青年刀手,很不一般啊!”徐柏渊担忧说道。

    “还不都怪你!若是当初,将此子带回狂冬战城,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剑老转头,瞪了徐柏渊一眼,令后者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

    擂台上。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在黑色擂台的初选战,以全胜战绩晋级。就当自己是宗师组最强梯队的一员了?而我在蓝色擂台,则是在第二大轮才杀出来,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呵呵……,确实全胜战绩,能够带给武者极强的信心,从而往往忘却了自己真正的实力。”

    路瀚扬提起那柄弯刀,平举于胸前,眼眸陡得绽放刀芒,“告诉你吧,秦墨!若是我在蓝色擂台,展现太强的实力,你还敢站在这座擂台上吗?我压抑实力到现在,就是为了在这座擂台上,与你相遇,将你彻底抹杀!”

    锵!

    惊鸿般的刀芒乍起,一股刀气冲天而起,冲散了云层。

    随即,一阵阵刀鸣扩散开来,距离擂台稍近的人群,只觉额头一凉,缕缕断发飘落,额头渗出一道血痕。

    哗……,擂台周围人群骇然失色,纷纷后退,他们既惊且惧,谁也想不到,路瀚扬仅是爆发刀气,就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此时,擂台之上,路瀚扬手持一柄弯刀,刀身如残月,流转着一片清冷刀光。

    在他身后,一道残月光影浮现,不断旋转,或圆或缺,明灭不定。

    “【蚀月无光斩】!”高台上,一位大高手低呼,认出了这种刀势的来历。

    这种刀势,乃是落月刀王一脉,最强的杀招之一,曾有传闻,在上次千年之战中,曾有绝世刀手借助这一刀,刀斩明月,致使天地无光。

    轰隆隆……,整座擂台被冰冷刀气笼罩,成为一个隔绝的区域。

    这时,秦墨从腰间,撤下【狂月地阙剑】,抬头注视对手,目光很平静,隐隐有一丝嘲讽之色掠过。

    “你压抑实力到现在,就是为了与我一战,将我击杀吗?你们落月峰的尿性,除了两面三刀,卑劣暗算,竟然还这般愚蠢,真是……”

    “既是如此,我就给你一个教训,让你们落月峰刀王一脉,好好清醒清醒!”

    随即,秦墨的右手,搭在了剑柄上,他的手修长而白皙,看起来很柔软,呈现一种玉石般的质地。

    在旁人看来,这只手根本不适合使剑,而适合抚琴。

    这只右手,微微有力,将长剑拔出些许,一缕剑光溢散而出。

    下一刻,忽然有无边光辉爆起,令周围的人群眼睛一疼,不由自主眯起眼眸,只是隐约看到,一道金焰带青的剑光掠起,随即又被光辉湮没。

    高台上,东西战城的各大顶级强者,却未被这片光辉所惑,他们眼眸陡得瞪大,有些人眼中跳动不可思议之色。

    “这一剑是……”剑老双手握紧扶手,霍然坐直了身躯,“好剑!剑动风雷!”

    而后,擂台上空,爆起狂暴的风雷之声,随之传出一道兵刃断裂之声。

    夺目光辉散去,擂台上冰冷刀气消失,路瀚扬手持弯刀,做出一个招架的姿势,却是双眼圆睁,愣愣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成了一具雕塑。

    秦墨则是站在擂台另一侧,背对着路瀚扬,手中长剑缓缓归鞘,朝着擂台下走去。

    “不过有时候,人在清醒的一瞬间,就永远不会醒来了……”

    咔嚓!

    路瀚扬手中的弯刀,骤然断裂,他额头正中,则是出现一道血痕,却是没有一滴鲜血渗出。

    随即,血痕开始扩大,从额头一直蔓延至下巴,血色开始便得焦黄,而后燃烧起来,一缕缕飞灰从伤口中飘出,继而整个人化为飞灰消散,无影无踪。

    这一幕,让人群遍体生寒,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一直窜到了头顶。

    一招!

    路瀚扬败亡!?

    落月峰,这个刀王一脉的绝顶天才,在万众瞩目下,爆发前所未有的实力。无数人都以为,这是宗师组又一强大天才的崛起。

    却是想不到,路瀚扬在展现最强战力的那一刻,被秦墨一剑毙命!

    叮当叮当……,当两截弯刀坠地之声传出,秦墨堪堪沿着擂台的楼梯,走到台下,他一如以往,腰佩长剑,平静走过。

    然而,周围人群却是不由自主,朝后退开了些许,一双双目光充满了敬畏,注视着这黑发少年走过。

    这时,秦墨驻足,转过头,看向东城一群少年宗师,目光在东师府盛冷锋身上停顿一下,而后转头,平静离开。

    这一眼,却让盛冷锋背后的衣袍,瞬间被冷汗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