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33章 简单技巧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36.html
    “哼!?”

    高台上,落月峰一位核心长老霍然站起,看着远处秦墨的身影,眼中跳动炽烈杀意:“秦墨,你敢在当众击杀我宗核心弟子,落月峰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这位核心长老拂袖而去,剩下的比武也不看了,率领落月峰门人,飞速离去。

    看着落月峰众人掠去的背影,东师府霍麟眯着眼,眸中掠过一道精芒。

    落月峰众强者的离去,并没有影响浮岛人群的情绪,无数人还沉浸在刚才的一战中。

    事实上,接下来的战斗,与落月峰已经毫无关系,门下绝顶天才当众被斩杀,再继续逗留,只会成为人群的笑柄。

    此时,秦墨四周,古峰主等人已经拥了过来,众人皆是一脸惊喜。他们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秦墨的战力竟是可怕到这等程度。

    “少爷,我知道你一定能赢!”秦云江说道,浓眉少年眼中,有着无比的信心。

    “乖乖,墨哥儿,你那一剑太酷了!差点把我吓尿了,到底是什么剑技,之前没看你施展过啊!”冬东咚兴奋的哇哇叫唤,搂着秦墨肩膀,向四周众人宣告,秦墨是他的好友。

    古峰主等宗门长辈,皆是满脸笑意,纷纷拍了拍秦墨肩膀,却是没有说什么。

    此次鹰隼试翼会,从先天组,到宗师组的比武,秦墨的表现已经太惊人了,远远超出千元宗长辈的预期。

    此时此刻,古峰主等人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任何鼓励的话,任何溢美之词,都是没有必要的。

    高台上。

    剑老吐了一口气,如同饮了一杯美酒,惬意的靠在椅子上,旋即他脸色一沉,狠狠瞪了徐柏渊一眼。

    “剑老,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等到鹰隼试翼会结束,我向小墨负荆请罪,让他来当您的弟子。”徐柏渊哭丧着脸,连声赔罪。

    剑老依然沉着脸,不言不语。

    “剑老,刚才墨小哥的剑势,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奴眼拙,没有看出深浅。”

    身后,剑老的随从,那名灰袍老者开口,及时帮徐柏渊解围,让后者喘了口气。

    “那种剑势,其实没有什么……”剑老露出笑容,他嘴里是说没有什么,事实上,他的言下之意,确实很有些什么。

    “这小子之前,与东城那个铁岩一战,使用的指技,乃是一种运剑法门,能够使剑势威力激增。刚才那一剑,说穿了,就是以这种指技,催动九成先天剑芒,再注入全身真焰,破开对手的防御,一击毙敌。”

    “使刀的那个小子,固然修为远胜秦墨,但是,在先天刀芒的境界上,确是比不上秦墨的。所以,一旦防御被破开,九成先天剑芒入体,真焰焚烧五脏六腑,自是死成飞灰。”

    剑老说到这里,吁了口气,喃喃道:“这种技巧,并没有什么……”

    徐柏渊、灰袍老者不禁傻眼,这种技巧确实没什么,但是,能够办到的,又能有几人?

    另一处,浮岛的那栋阁楼中。

    黑袍女子的一双玉手,平放在书案前,手指动了动,却终是没有提起笔,在白玉书册上,添上一个新的名字。

    旁边,东圣海见此情景,脸色一白,浑身不由一颤,连忙捂着嘴巴,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该死的小墨,害得哥哥我有吐血啦!”

    东圣海嘴角溢血,含糊的嚷嚷着,无奈提起笔,在《奇榜》上,将秦墨的名字划去,又翻到前面数页,重新将秦墨的名字添了上去。

    “该死的小子,下一场战斗,你若不动用全力,哥哥我和你没完。”东圣海气急败坏,他尚是第一次,为一个人吐了这么多次血。

    对面,冷先生失笑摇头,远远看着被一群人簇拥的秦墨,他脸上露出深思。一年多前,他可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焚镇会出现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

    “等到鹰隼试翼会后,可要和墨兄弟好好套一套交情!”冷先生嘴角翘起,露出令女人都嫉妒的绝美笑容。

    ……

    秦墨与路瀚扬的一战后,十六强战接下来的比武,则呈现一种怪异的现象。

    似乎受到秦墨这一战的冲击,剩下的选手们纷纷爆发惊人战力,不断刷新了人群的认知。

    东烈战城·铁岩,对阵西翎·封封戟。

    这一战中,铁岩展现恐怖的拳势,连续三拳,每一拳皆如岩龙临世,直接将封绝戟轰飞,胜得无比干脆。

    这样的惨败,令封绝戟深受打击,此战之后,就离开浮岛,销声匿迹。

    接下来的一战,东烈战城·墨刺,对阵西翎·孟一拳。

    这一战,本来无数人都认为,应是一场龙争虎斗。因为,两人皆是以全胜战绩,挺进十六强的,具有极可怕的实力。

    本次宗师组最强黑马·墨刺,西翎战城的未来拳豪·孟一拳,这一战让无数人期待。

    可是,战斗的一开始,就呈现一面倒,墨刺展现怪物般的战力,竟是在十招之内,轰飞了孟一拳。

    此后的另一场战斗,则由东师府盛冷锋,对阵青衫少年青竹。

    这一战,观战人群不敢胡乱猜测,担心青竹和秦墨一样,是先天组杀上来的又一个先天怪物。

    而事实上,这场战斗确实惨烈,青竹凭一根青竹竿,竟是爆发出宗师后期的实力,与盛冷锋打得难分难解。

    然而最后,青竹终因修为不足,后力不继,全身布满伤口,惜败淘汰。

    ……

    盛冷锋和青竹一战的结果,让西城的武者们非常沮丧,因为直至这一战为止,只有简月玑、秦墨杀入八强。

    之前被看好的孟一拳,竟也是黯然败北。

    若是八强战中,有六名东城少年宗师,简月玑、秦墨的处境就太不妙了。

    很多人心中嘀咕,若在八强战中,分组一个不好,简、秦两人分在一组,这是任何西城武者都不愿看到的情景。

    “桓泽,你这小子要加油啊!干翻邓家的那个鱼腩!”

    “没错!桓泽,就算赢不了,也要将邓解锋受伤,我们西城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一时间,周围的西城武者们,纷纷给桓泽打气,希望银发青年能取得一胜。就算无法取胜,也要击伤邓解锋,减缓八强战中简月玑、秦墨的压力。

    擂台上。

    邓解锋脸色阴沉,对于这些高昂的欢呼声,他怎么听怎么刺耳。

    “击伤我?击败我?你们这些人太天真。”邓解锋冷笑,“每一次鹰隼试翼会,邓家从来都是四强之一,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这般思忖着,邓解锋低头,看着掌心的一个神秘印记。

    这个神秘印记,乃是与邓家结盟的一个恐怖强者,打入他体内的力量烙印,能够发挥难以想象的威力,足以使他的战力暴增一倍。

    握紧手掌,邓解锋心中大定,暗中冷笑:“你们看着吧,我真正的战力爆发,有多么可怕!十六强战,才是我邓解锋崛起的一战!”

    抬头,看着银发青年桓泽上台,缓缓走到擂台另一侧,邓解锋狞笑一声:“真是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一样!喂,死人脸鱼腩,快点开始比武,让我立刻结束战斗。”

    “立刻结束战斗!?”

    对面,银发青年桓泽笑了起来,如同冰雪的寒,他站立之处,已是悄悄结上一层冰霜。

    “你这个提议,很不错呢……”

    说话间,桓泽抬起一只手,猛地挥出,一霎那,一股冰风暴席卷而出,宛如一股冰之洪流,席卷整座擂台。

    擂台周围,距离稍近的人群,立时头发、眉毛上,蒙上了一层白白的冰霜。

    轰隆隆……,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停歇之时,整座擂台已是银妆素裹,一块冰雕矗立在擂台中央,赫然是邓解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