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536章 八面战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139.html
    从房间里出来,走进来时的那条通道,如雷的战鼓声轰轰传来,这是八强战即将开始的擂鼓。

    忽然,秦墨脑袋一沉,那头狐狸凭空出现,趴在他头顶。

    “银澄阁下,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浮岛上强者环伺,贸然出现,容易暴露你的行踪吗?”秦墨奇怪问道。

    “你这臭小子,别顾左右而言他……”银澄龇牙咧嘴,恨声道:“你什么时候练成的?竟敢瞒着本狐大人,亏我当时大发善心,将【锻神八法】传授给你!”

    秦墨撇了撇嘴,这狐狸的脸皮之厚,也是堪比城墙了。当初传授他【锻神八法】,分明是不指望他能全部练成,并且,这分明是彼此之间的一笔交易,哪里是这狐狸大发善心了。

    “我何时瞒着你了,是今晨醒来,有所感应,三具分身就自然而然融合了。应该是修炼【千幻柔指】的缘故,加速了三具分身融合的速度。再加之连续战斗的刺激,对于斗战圣体来说,实战本来就是最好的催化剂!”秦墨这般回应道。

    事实上,自从【锻神八法】修成,凝聚第三具分身-神魂分身后,秦墨就未刻意修炼三大分身。

    因为银澄告诫过,若是在先天境界,就将三大分身合一,会使得冲击宗师壁障,越发的艰难。

    本身,斗战圣体想要冲击宗师境,就比一般先天强者难上十倍,若是再将三大分身合一,冲击更高境界的难度之大,难以想象。

    对此,秦墨也很清楚,但是,却是未想到,练成【千幻柔指】,再加上昨日的初选战的战斗,今晨醒来,他便感到三大分身开始融合了。

    这种融合,犹如是水到渠成,根本不受秦墨的控制。

    “哼!三大分身融合,真正练成【锻神八法】,对于你来说,可不是好事!”银澄眯着狐眼,慎重告诫道:“总之,如非必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要动用这个东西。”

    “一旦这个东西真正形成,你冲击宗师境的难度,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本狐大人也无法预料。知道吗?”

    秦墨微微颔首,轻声道:“我知道,如非必要,我不会施展这个东西的。只是,真正遇到强敌,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或许会控制不住战意……”

    “嘿……,控制不住战意,斗战圣体确实如此,随便你吧,既是身为武者,何必顾虑那么许多……”

    这头狐狸咧嘴笑着,身形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秦墨站在通道中,静立片刻,摇了摇头,转身朝着擂台方向走去。

    ……

    咚咚咚……

    浮岛中央,战鼓擂动,声声震天。

    一座全新的圆形擂台,再次摆放在中央,周围有着数百名阵道大师忙碌,布置着一道道防御阵法。

    接连两座擂台被毁,使得东烈战城的工作人员,相当的颜面无光。

    因此,这一次擂台的筑造,可谓是下了狠心,不仅擂台的质地,乃是以玄级中阶的石料铸成,在擂台四周,还不知了六六三十六道防御大阵。

    “他·娘·的,看这一次,谁能毁坏擂台!”

    “就算是地境武者,也别想损伤擂台分毫!”

    这群工作人员脸庞狰狞,他们可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材料,才铸成这座擂台的。

    擂台两侧的休息区,晋级八强的选手,已经相继出现。

    秦墨赶到西城休息区时,却是意外的看到,冬东咚手中拿着一份对阵图,接过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第一战:庞布炀对墨刺,第二战:董夜棂对铁岩,第三战:我对盛冷锋……”扫了一眼名单,秦墨眼皮狂跳,“这是八强战的对阵图?竟然对东城的人如此不利?”

    这份对阵图的前两场,根本就是东城少年宗师的内战,并且,还是最强梯队的内战。

    秦墨咋舌不已,暗道东城的人群恐怕要骂娘了,这样的分组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冬东咚悻悻一笑:“这是我自己拟的对阵图……”

    秦墨:“……”他心中想骂娘了,这个时候,好友竟开这种玩笑。

    随即,冬东咚振振有词,告诉秦墨,东城那边很多人也是这么干的。

    “有时候,人的执着信念,是能改变分组的。”胖少年很深沉的说道。

    “如果说人的信念,在此西城的人数,肯定比不上东城吧?”秦墨没好气的开口。

    顿时,冬东咚张了张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时候,远处高台上,一个黑箱子摆放在那里,孔大帅亲自上前,打开箱子。

    砰……,一个物体冲出,悬浮于半空,散发光辉。

    那个物体,竟是一个骰子,呈八个面,质地是由一种兽骨制成,喷薄着浓烈的杀气。

    “【八面战骰】!”

    “八强战的【八面战骰】,终于取出来了。”

    无数人低呼,其中很多东烈战城的人们,更是一个个目光炙热。这件【八面战骰】,乃是东烈军团的战宝,寓意血战八方,一旦战宝开启,则战斗无人可以干预,即使天境强者也不行。

    半空中,【八面战骰】旋转起来,每一个面开始发光,一个又一个名字出现。

    随即,战骰的其中六个面,光辉逐渐收敛,而另外两个面,则是光芒越盛。

    砰砰……,两道光冲起,在擂台上空凝聚,形成两个人的名字。

    第一战:西翎·秦墨,对阵西翎·桓泽。

    “什么?秦墨对战桓泽?”

    “第一战,是西翎战城的两大黑马?”

    “终于要有一个大黑马要败北了吗?”

    人群一片轰然,在场西翎战城的武者们更是脸色惨变,仿佛看到生平最不愿见到的事情。

    而东城的武者们则是欢呼雀跃,这才对嘛,总不能一直是东城少年宗师的内战嘛!

    冬东咚脸色刷白,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场对战,就是这一场。

    “墨哥儿……”冬东咚哭丧着脸,看着好友。

    秦墨笑了笑,拍拍胖少年的肩膀,身形一动,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擂台上。

    片刻,桓泽沿着擂台的阶梯,一步步走上来,走得漫不经心,一如他此前的每一场战斗。

    可是,周围的人群却是鸦雀无声,再没人像之前的战斗,嘲笑着银发青年,质疑他会败在擂台上。

    十六强的最后一战,桓泽击毙邓解锋,仅是展现其实力的冰山一角,却已经让人感到绝望。

    擂台上,秦墨注视着这个对手,深深感受到桓泽体内,蕴含的那种恐怖的力量。

    这个青年,比秦墨此前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强大的多。

    “秦墨,我终于等到了,在这座擂台上,与你一战!”对面,桓泽笑了起来,如雪一般冰冷,“此次鹰隼试翼会,我来参加本来纯是凑数,取胜不取胜,根本没有意义。可是……”

    桓泽盯着秦墨,冰冷笑道:“你却从先天组杀了上来,真是太好了!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在万众瞩目之下,将你彻底击败,让你一败涂地!”

    这番话一出,满场皆惊,很多人心中猜测,难道桓泽和秦墨之间,有着极大的恩怨?

    秦墨一怔,眉头微皱:“我与你应是初见吧?”

    “我们确是初见,也没有任何仇怨。别啰嗦了!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将你在这座擂台上冰封了……”

    桓泽双眸跳动冷光,双手交替挥出,一股股彻骨寒气肆虐,笼罩整座擂台。

    擂台四周的人群,皆是仓皇后退,许多人退得慢了,双脚已被寒冰冻住,吓得他们一跃而起,鞋也不要了,光着脚飞速退去。

    一瞬间,擂台四周数十丈的区域,已经空无一人。

    此时,整座擂台被冰封,一个巨大冰罩笼着擂台,形成了一个密闭的冰之牢笼。

    冰之牢笼中,漫天冰雪飘起,雪花纷纷现,由指甲大小的雪花,迅速扩大为手掌大小的雪片……

    紧跟着,一朵朵雪花呈现,小的直径丈许,大的则有十丈有余,将整个冰之牢笼填满。

    擂台上,秦墨、桓泽的身影,已是若隐若现,模糊不清。

    这情景,令高台上众多大高手色变,他们之前就预计过,桓泽的实力无比可怕,乃是宗师境的一个怪物。

    却是没有想到,桓泽真正的爆发实力,竟是恐怖到这种程度。

    “冰狱之体,修炼最契合的【玄冰真功】,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拥有堪比那些战体的恐怖战力!”剑老人低语,对于秦墨的处境,深深担忧。